Back 首頁 人物故事 偉人故事

海倫凱勒 Helen Adams Keller

海倫凱勒是二十世紀偉大的作家與教育家,紐約前鋒論壇報尊崇她為美國二十世紀四大偉人之一。海倫所扮演的角色是無可取代的,因為只有親身經歷過三重痛苦──眼不能看、耳不能聽、口不能說──而又克服、超越了這些痛苦的人,才能真正明瞭殘障者的感受以及需要。她是上帝派來撫慰、協助不幸者的天使,更給一般人莫大的啟示。

生命的轉機:蘇利文老師的出現

海倫凱勒因為在19個月大時的一場大病,讓她失去了聽力和視力,從此陷入了寂靜黑暗的世界裡。這時的海倫完全無法與外界世界溝通,只能以亂踢和尖叫來表達內心的需求,直到6歲時,改變她一生的恩師──蘇利文老師出現為止。她說:「我的老師來到我家的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她使我的精神獲得了解放。」「老師帶給我的愛心與希望,使我踏入了思想的光明世界。」

蘇利文老師的用心

蘇利文老師說:「我知道海倫凱勒有不平凡的能力。」在沒有任何教育經驗可以遵循的情況下,以無比的愛心、耐心和毅力引導海倫。靠著師生兩人不屈不撓的意志力,海倫逐漸學會了手語、點字讀書、唇讀、學說話,甚至是啟發了海倫凱勒的心靈世界。

堅持努力,突破學習上的困難

學習的過程中,無數次的失敗和疲憊使海倫凱勒心力憔悴,但是她說:「每一次的失敗都激勵我下次要做得更好。不要想著今天的失敗,要看到明天的成功。只要堅持,就一定能成功。如果沒有這些磨難,又怎能享受到征服障礙的喜悅呢?」「雖然我的生命中有很多缺憾,但我也有如此多的方式觸摸到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世界是美好的,甚至黑暗和寂靜也是如此。我學會了一種處世態度;無論處於什麼樣的環境,都要不斷努力,都要學會滿足。」

第一位畢業於高等院校的視聽障者

海倫對一切事物總是抱持著好奇心與新鮮感,求知慾非常旺盛的她,從小便立志:「有朝一日,我要上大學!我要上哈佛大學!」由於自身的障礙,海倫的學習過程比常人困難許多,她必須在課前將所有課文打成點字預習,課間則藉由蘇利文老師陪同,以飛快的指語來傳達教授的講說,非常地辛苦。此外,海倫凱勒在求學過程中,仍不斷思考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我努力求取知識,為的是日後能夠活用,為社會人群貢獻一點力量。這世界上應該有一、兩件事是適合我做,而且只有我才能做的」「沒有極高的目標,那來極大的成就。」經由勤奮不輟地學習,1904年,海倫終於以優等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Radcliffe女子學院,成為第一位畢業於高等院校的視聽障者。

堅定利他的志向

海倫凱勒:「蘇利文老師把一生的精力花在我的身上,鼓舞了我服務人群的心志。」畢業後開始到世界各地演講,她總是受到當地人的歡喜圍繞,原本臉上暗淡的盲者或常人,在接觸海倫之後,內心似乎被注入了無限希望與光明,不覺泛起了笑容。 海倫將一生獻給了盲人福利和教育事業,她極力在世界各地爭取興建盲人學校,為促進盲人治療計畫而奔走。她不僅在全美巡迴演講,並曾訪問35個國家,經常去醫院探望病人、接待來訪的盲人、回覆雪片般飛來的信件。她正面積極的人生觀、不畏艱難的堅強意志感動了全世界,她的愛心更是留給世界的寶貴財富。

史懷哲 Albert Schweitzer

史懷哲不但是集哲學、神學、醫學、音樂四個博士學位於一身的歐洲才子,更是二十世紀人道主義的最佳典範。他在非洲行醫的犧牲奉獻,對生命的憐憫和關懷,以及貫徹始終的毅力至今仍為後世所景仰、推崇。

學習歷程

史懷哲與老師的關係良好且密切,從認識一直到老師過世,都維持很好的關係。史懷哲會成為20世紀人道主義的巨擘,是因為背後有一群非常好的老師在幫助他。

從小,史懷哲就會對於聖經中的故事向父親提出疑問,看得出他對於求得事情真相不馬虎的態度。5歲開始跟父親學習鋼琴,開啟了他對樂器的興趣。

到慕尼斯達上中學時,史懷哲原本課業表現不佳,而威曼老師認真的教學態度和有趣的課程設計,啟發了他的讀書興趣和奮發求學的態度。這是史懷哲第一次遇到一位身體力行的教育工作者,直到老師去世前,他每年都會去探望老師。

史懷哲十五歲的時候開始與尤金孟許老師學習管風琴,經過一個禮拜苦練,讓老師刮目相看。老師指導史懷哲研究巴哈作品。十八歲時又與魏多老師學習,日後成為著名的管風琴大音樂家、及巴哈研究專家。後來史懷哲寫了《巴哈》,使他名聞全歐,此書可說是師生共同研究產生的。魏多全心全意教導史懷哲,還想讓他繼承自己的衣缽。因此,史懷哲決心至非洲行醫之初,最大力反對的就是魏多老師;但到了最後,最大力支持史懷哲的,也是魏多老師,魏多老師更曾多次幫他舉辦音樂會募款,以便籌集行醫的資金。 

  1. 史特拉斯堡的大學生活:
    於聖湯瑪斯神學院主修神學、哲學,同時也繼續學習音樂。不僅須兼顧學業,另外又需騰出時間到魏多老師那學管風琴,雖然疲憊卻孜孜不倦。當時德國大學,三年修業結束並不能取得學位,尚須花5、6年時間做研究提論文才行,22歲的史懷哲,為了同時拿兩個學位,夜以繼日的用功。後來在24歲取得哲學博士學位,26歲取得神學博士學位。史懷哲兼具牧師、音樂家、作家各種身分,獲聘斯特拉斯堡大學教授,28歲當上聖湯瑪斯神學院史上最年輕的院長。
  2. 重新求學:為了成為醫生,到非洲去幫助當地的病患,以30歲的年紀到斯特拉斯堡大學醫學院登記入學。求學的同時,他同時擔任傳教工作及在大學兼課並舉辦演奏會賺取生活費。史懷哲在37歲終於通過醫學院畢業考試,拿到醫學博士。

非洲行醫

21歲時史懷哲下定決心: 「30歲以前要把生命獻給傳教、教書與音樂,要事能達到研究學問和藝術的願望,那麼30歲以後就可以直接進入一個立即服務的方向,把個人奉獻給全人類。」

從38歲起,到90歲過世,史懷哲非洲叢林裡前後共計53年,他以「向生命致敬」為宗旨,終生不渝。他在蘭巴倫,燃起人道主義的炬火,光芒照耀全世界。史懷哲總共去了蘭巴倫十九次。在非洲他建設醫院,治療病人,管理行政。在歐洲他透過演奏管風琴、寫書和演講為醫院籌款。

1949年(75歲),史懷哲遠渡大西洋,為了替醫院募款而到美國演講。當治療痲瘋病的藥研究完成、證實有效之後,他遠渡重洋的大量訂購這種新藥回非洲,以便治療越來越多的痲瘋病人。因為史懷哲的醫治,原本形同活殭屍得痲瘋病患的生活已經出現轉機,臉上再度出現了喜悅的笑容。

史懷哲他有永不枯竭的精力與永不厭倦的毅力,他凡事親力親為,有些人看到博士不僅要管理醫院,連一些看起來瑣碎的事,他也自己作。常有人對史懷哲說:「你像是蠟燭的兩端點火,這樣忙碌的生活,身體怎受得了?」史懷哲說:「哦,可以的,只要蠟燭夠長的話!」博士到了八十、九十,還是照樣幹著活兒,連他自己都吃驚,他只能說:「這是恩寵」。

重要成就

諾貝爾和平獎 (78歲)
1953年10月31日,史懷哲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當別人問他要怎樣運用這筆獎金時,博士很篤定的回答:「當然用在蘭巴倫的醫院囉!」

一生奉獻

老博士雖然精力過人,但死亡終究不可避免。他直到90歲在監督土人工作時,因心臟麻痺而倒下。十天後辭世,遺體就葬在醫院附近的墓園,夫人海勒娜的身旁。

他曾說:「人生對我這種人來說,和只為自身而活的人相比,實在是自討苦吃。然而,這種人生將更豐富、更美好、更幸福,因為這不是普通的生存,而是有血有淚的人生。」這是史懷哲環顧自己曲折傳奇的一生,所下的註解。他也說:「吾人必須共同背負起籠罩在這世界上的不幸與悲哀的重擔。」這也是他一生的最佳寫照。

對後世影響

史懷哲被尊為非洲之父,因為他的緣故,從此前往非洲支援醫療奉獻的醫師及各國致贈的醫藥品源源不絕。 此外,全世界有50多國(包含台灣)設有「史懷哲之友」聯誼會,宣揚史懷哲「尊重生命,世界和平」的思想,並刊登他的著作。

他的奉獻使成千上萬人追隨他的人道理想和「向生命致敬」的準則。不只是醫護人員,還有許多人因為受到他的啟發,到非洲或貧窮國家奉獻自己。

史懷哲名言

  • 就像白光中其實含有繽紛的色線般,所謂『尊敬生命』,也同樣概括了所有的道德規範─愛、仁慈、憐憫、專注、和平、寬恕。
  • 人絕不能只為自己而活。我們必須了解,所有的生命都是有價值的。我們終將團結起來,心手相連。

福智創辦人-上日下常老和尚

about us sf日常老和尚西元1929年出生於清淨純樸的江蘇省崇明縣,從小父親即教導他背誦四書五經,並鼓勵他出家利益眾生。

西元1947年隨叔父來台,爾後畢業於台灣台南工學院土木系(成功大學前身)。

世間第一等人是出家人

由於心中始終不忘「世間第一等人是出家人」的庭訓,西元1965年老和尚於苗栗獅頭山元光寺出家,出家後,老和尚受持戒律精進修行,並深入研讀經論,廣學禪、淨;且長年親近海內外佛教界各方大德,遍學大小乘佛法,一生持戒嚴謹。

老和尚於海內外弘法不遺餘力,尤其致力於《菩提道次第廣論》、《南山律在家備覽》、《大般若經》等之弘傳。西元1992年創辦福智團體,並成立持戒精嚴之比丘、比丘尼僧團,帶領僧俗二眾建立教法、住持聖教。

開展「福智法人事業」

生命的提昇需以心靈為主,物質為輔,但現今社會偏重物質追求,導致心靈空虛。老和尚悲愍眾生,感念人類升沈的樞紐在教育,故戮力推廣德育,於西元1997年發起成立「福智文教基金會」,推廣多項活動,舉凡教師及教育行政主管、大專青年、工商企業主管等生命成長營隊,在社會各層面皆產生極為正面迴響。老和尚亦關懷眾生健康及生態環境的保護,他向弟子指出,農藥、化肥泛濫使用,已經使人類的健康亮起紅燈、土地酸化、甚至危及後代子孫的安,為了免於這種痛苦的結果,他引導弟子回歸自然,開始種植有機蔬果來護生養地。

西元1997年創辦「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協助許多農友從依賴農藥及化肥的慣行農法轉為有機耕作,普獲政府及各界的肯定。進一步更將台灣有機產業與生態保育、全球環境暖化等重要議題整合,樹立許多成功的典範,希望為有情生命創造清淨的生活環境,也為後代子孫留下一片淨土。(西元2012年,弟子眾們承繼老和尚之悲願,成立「慈心有機驗證股份有限公司」,以更落實並提升有機驗證的標準與信心。)

除了有機護生,老和尚更察覺食品化學添加物氾濫,嚴重危害大眾身體健康,在1998年,由在家弟子成立里仁公司,開發健康安全的加工食品及環保生活用品,形成了生產者、銷售者、消費者,三者之間誠信互助的良善循環,目前全台已有86家直營店,以「自然、健康、平實」商品特色,持續以「誠信、互助、感恩」的經營理念深耕台灣,並成為有機農業及產業最堅強的後盾。

老和尚以多年的修學體驗,認為良好的環境是教育的關鍵,2000年於雲林縣古坑鄉創辦福智教育園區,其範圍涵蓋國小、國中、高中,未來亦將擴及至大學,並規劃終身學習園區,希望能真正達到孔子所言:「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的良善淳厚社會。

永不投降的常敗將軍

日常老和尚一生致力於弘揚宗喀巴大師所著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並以《菩提道次第廣論》為基礎,開展各項福智法人事業,過程中經歷了非常多的困難挫折,但他總是以「常敗將軍」自勉,絕不氣餒。

老和尚於西元2004年10月15日圓寂,但其慈悲與智慧仍不斷啟發引領著弟子,持續在人間播灑人心真善美的馨香。

甘地 Mohandas K. Gandhi

聖雄 甘地,用慈悲心及堅毅的生活信條,帶領人民邁向獨立。

印度人在英國統治時期,在律法、人權及生活上皆受種種不平等的待遇,因不忍手足生活在痛苦壓迫之下,甘地起而帶領印度人邁向獨立。靠著甘地的悲心及自我約束的意志力,在努力了47年後印度終於宣告獨立。其身後留下的,不僅是印度的獨立,還有他的精神︰一種全然為他人、不忍他人苦的精神。他曾說︰「若是任何一個人為此(獨立)受傷或犧牲生命,都是不值得的。」而他自己卻不畏犧牲性命,用堅毅的態度,步步踏實地實踐他的志向。印度詩人泰戈爾贈予他「聖雄」的尊稱,意為合聖人與英雄於一身。

甘地的個性

甘地中學時,有次英國督學來學校視察英文教育,抽考五個英文單字,甘地很快的便把其中的四個寫出來,但是怎麼樣也拼不出「茶壺」這個字,這時候老師走到甘地的後面,頻頻用腳和眼神提醒甘地,要甘地偷看同學的答案。此時的甘地覺得這是不正當的行為,即使考滿分也沒有意義,因此便坦然的把試卷交上去,後來才知道全班同學都作弊,都得到一百分,只有他堅持原則,所以成績比較差。雖然如此,甘地仍然不屑去做這種不正當的行為,一心只想靠自己的努力獲取高分,上課時甘地專心聽講,回家後在尚未溫習或預習好功課之前絕不看其他的書。但甘地不輕賤教他偷抄的老師,仍然敬重老師,甘地:「我天生看不見長輩的過錯,我學會服從長輩的囑咐,絕不處處計較他們的所作所為」。

用慈悲心完成志向

甘地為了印度的獨立,前後努力了四十七年之久,甘地入獄多次,總共二千三百三十天。有一次,一個審訊員探訪甘地後說:「如果一個人的行為,令人敬仰,他所到之處,即成聖地。監獄只能束縛他的身體,束敷不了他的精神。」

甘地所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也面臨了非常多的挑戰,包含英國與印度人之間的衝突,及印度人之間印度教徒及回教徒本身互相仇視的問題,這種種事件都會挑戰甘地非暴力的立場。甘地就會以絕食的方式來明志。

他一生絕食的次數達十四次這麼多。有一次甚至長達二十日之久。多次入獄、絕食帶領印度人爭取獨立的甘地,深受人民愛戴,且願意因甘地的絕食而放棄武力、停止暴動,甚至英國政府也感佩甘地的精神而願意讓步,終於在1947年印度宣告獨立。甘地沒有官職,沒有軍隊,本是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卻用他的言行改變了歷史,創造了奇蹟。

真理與真愛

甘地說︰「在達到真愛與真理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不斷的與苦難、挫折搏鬥,如果沒有超然的耐心和毅力,就絕難克服這些障礙,要屏棄心中的惡念,向真愛、真理邁進,人生才有價值,生命才有意義。要在天地間做一個完人並不容易,在未來人生道路上,必須越過峻險的高山,橫渡深廣的海洋,這崎嶇緜長的道路,仍有待我們一步一步踏實的走完它。請大家與我一同向真理之神祈禱:『請在我們的言行中,給予真誠的愛吧。』」

甘地也說:「以牙還牙只會使得整個世界都盲目。」「如果我們用謀殺和流血來得到自由,我寧可不要。」「當我絕望的時候,就會想起在歷史上只有真理和愛能得勝。」

甘地從來沒有對人絕望過,在南非時,有一位印度人對政府告密,還公然反對甘地。可是當這個人變得一文不值、有病在身的時候,甘地還是去拜訪他,並且給他經濟援助。甘地曾說:「信任敵人從不擔心,即使敵人欺騙他二十次,我也準備信任他第二十一次,因為我絕對相信人性。」最後,甘地是被一個偏激的印度教徒連開三槍,彌留時,口中還唸唸有詞向神禱告,稱神的名字而含笑長逝。

甘地的小故事

甘地的實踐力很強,以德服人。有一個媽媽帶著她的女兒,找甘地說:「甘地先生,你可不可以叫我的女兒不要吃糖?」甘地說:「好,你兩個禮拜之後再來找我。我要自己先不喜歡吃糖,才能叫別人不要吃糖。」

孔子 Confucius

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魯國鄒邑(今山東曲阜)人。

孔子對中國文化的影響

自古以來,不少君王豪傑開創了歷史上不凡的事業,但其影響力卻未見長遠。孔子出身布衣,但直至今日,仍有一個又一個的讀書人為其精神所折服,這完全是因為他對自身的理想、宗旨的堅持。以一般人的眼光來看,孔子一生都在失敗中,但即使是生命最困頓的時刻,他仍不忘持守一位君子的節度,不論是顯達或潛沉,都依「禮」而行。這樣的氣度風範,正是他帶給代代的華人,最珍貴的禮物。

孔子家世

孔子父親早逝,由母親撫養長大,自幼家境清苦的他,時常擺設家中的禮器,裝作是正式的祭祀,以為遊戲。就如《論語》中有「十有五而志於學」之語,從十五歲開始,他便心心念念於學習。相傳,只要聽說哪裡有明白周代禮樂的高人,孔子都不遠千里前往拜訪。透過這樣不懈的努力,他好學知禮的名聲逐漸的傳揚於各國。

但當時魯國混亂的政局,並沒有給孔子太多在政治上實現抱負的空間。他雖然一度擔任要職,可是國家內有大夫「三桓」與魯君的政爭,外有強齊虎視眈眈,諸凡這些因素,都讓孔子難以繼續在魯國大展身手。在這種狀況下,五十餘歲的孔子痛心的決定離開故鄉,周遊列國,尋求實現理想的機會。

周遊列國

在春秋時代的中國旅行,並不如我們想像般容易,除了惡劣的自然環境,更要冒著為連年戰亂所波及的風險。但孔子與一群弟子為完成志向開始周遊列國,希望讓天下重新依循美好的禮樂制度,使天子以至於人民皆能安居樂業。孔子實現理想的方式,是透過修養自身的德行,推己及人──「內聖外王」。

為了這個理想,孔子跟他的弟子們在十五年內,走遍了齊、宋、衛、楚等國。有時候,國君雖然敬佩孔子的學識,但卻未必真實認同他的志向,孔子最後也只能選擇離開;一些掌握權力的人更未必給予孔子應有的尊重,因此在十五年間他多次面臨斷糧等種種危及生命的困境。縱使如此,孔子的心從來都不曾被眼前的成敗所困,沒有在失敗的時候失去動力。他始終相信,如果能找到一位賞識千里馬的伯樂,他可以憑著胸中的才能,重新恢復周朝的黃金時代,他曾經把自己比喻為一塊美玉,正在等著識貨的買家(〈子罕〉:「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孔子的名聲傳到了各地,逐漸有一些對自己的生命有所期待的年輕人,聚集到他的身邊跟著學習,《論語》對他們師生之間互動,即有非常動人的描述,他們常常彼此討論生命目標、理想,還有實踐的方式。在這些弟子中,很多都是很有德行、很有能力的人,像子貢、子路、顏回等等。孔子用他的理想,引領這些弟子,「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孔子的志向,就是建立一個大同世界。透過講學,孔子引導了學生的生命方向、讓他們生起對社會的責任感。弟子們也沒有辜負孔子的期待,在亂世之中,堅持老師的教誨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