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專題 觀功念恩

賴學長:為父親洗腳

2012050701MrLai

賴學長說:孩子孝順,是在累積資糧、累積福報。有福報,智慧就會好;有福報,幫助別人,做很多事,人際關係也會好。

常師父推動文教,希望幫助所有人心靈提升和淨化,以孝悌為本,提升心靈品質,達到「仁」。論語 • 學而篇:「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因此師父很重視孝悌的學習。十幾年前,福智團體思考如何推展孝順,舉辦「洗腳報親恩」活動。賴學長想起小學時為父親洗腳,五十多年來,仍是內心至為深刻的記憶,憶念著父親的為人處事,也體會著師父深邃的心意。

我的父親是一個商人,對孩子的品德和教育都很關心。在我小時候,晚上父親下班、吃過晚飯,有時就會告訴我說:「你過來,來幫我洗腳。」

我當時算是聽話吧!父親說要洗腳,就替父親洗腳。回憶起來,其實他是透過洗腳在教我,而不是自己要享受。

剛開始父親要我洗腳,都沒有說要怎麼洗,只說「來洗腳」。那時候是冬天,小孩子也不太懂事,就提了一桶水去幫父親洗腳。

父親腳一放下去就提起來,說:「你摸摸看,洗腳用這樣的水可以嗎?」我摸摸看,的確是冷水。父親就說:「怎麼樣才能讓人家感覺舒服一點呢?」我想:「啊!應該要加熱水。」還記得第一次加了熱水進去,父親又把腳伸起來,說:「你摸摸看。」我一摸……欸!好像又太熱了一點。他說:「你要讓人家感覺適當、適中。」所以我又加了冷水,再摸摸看,再請父親把腳放下去。

然後開始為父親洗腳。
父親說:「你這樣洗會乾淨嗎?」
我說:「這樣洗不就好了嗎?」
他說:「要拿肥皂來,才會乾淨。」
所以我又把肥皂拿來,先抹肥皂洗一洗,我認為這樣就可以洗好了。

父親問我:「你洗好了嗎?」
我說:「洗好了。」
他說:「腳趾縫都沒有洗。」
腳趾縫就是腳趾的中間。小時候也很粗心嘛!

我就透過這樣去觀察、了解、待別人想,像水溫呀、做事情要細心呀、要觀察……。回想起來,我覺得這都是父親透過洗腳在教我。

洗完之後,就說:「洗好了!」父親把腳抬起來,他又問:「這樣好了嗎?」
我說:「好了呀!」
他說:「你覺得這樣腳濕濕的,就好了嗎?」
我想說:「喔!應該拿乾毛巾來為他擦腳。」
我擦完,他就說:「你擦完了嗎?」
他說:「腳趾縫沒擦乾。」我就再擦乾。

就這樣慢慢學。父親真的很仔細地教我做事的過程、步驟。我在內心裡留下最深的印象是──父親不只是教我怎樣洗腳而已,在整個過程中都會關心我,問我在學校的情況啊、學習的狀況啊。小時候的我也說不出來,但感受到父親很溫馨、很溫情的感覺。

父親的個子跟我差不多高,以前也學過柔道,段數很高,所以他的腳很厚、很重。在我小小的心靈裡,感覺到父親的腳又厚又重,有一種安全感。

我覺得洗腳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現在的父母親跟孩子比較疏離,看到很多父母和孩子回家後都在看電視,彼此之間的接觸和互動越來越少。像我們小時候,為父親洗腳,父親跟我談話,這種親子之間的接觸和感覺,不是透過書本可以傳達的。親子之間透過這樣的互動,父母可以對孩子表達關心、鼓勵;孩子也在對父母孝順、恭敬。

回想我的父母親,尤其是我父親,比較嚴厲,對我們的要求是:要對所有人都很恭敬,看到長輩一定要招呼;跟伯伯呀、叔叔呀見面,一定要打招呼、鞠躬。我覺得這是從小的薰習。

實踐孝悌、恭敬父母的基本內涵是在父親身上學到的,這是師父提倡品德教育的功德,可以把學習到的經驗與大家分享,也幫助我回想父親很深的用心。

師父的教育,令很多人有很深的體會和受用。透過洗腳,親自體驗,學習對父母恭敬、服侍父母親,是教孩子孝順的一個好方法。孝順,不只是想著說:我要去為爸爸媽媽做什麼,能夠以感恩為基礎,培養一顆感恩的心,會更好。

洗腳報親恩活動推行至今已經十幾年了,廣及世界各地華人地區,感動無數人的心。也幫助孩子和家長學習師父引導的品德教育,甚至於佛法中最高的慈悲和智慧。

媽媽愛心百分百

媽媽愛心100我們這一輩的人,小時候如果做錯事,父母親會拿棍子打。記得我七、八歲時,有一次,媽媽講了一句話,我回嘴,媽媽就拿起一把細細的竹枝打我。她一直打,我一直哭,媽媽說:「你再哭我就再打!」我還是哭個不停。媽媽看我如此難以管教,就把我關到大門外,叫我不要回來了。我不停地敲門,要媽媽放我進門,這時候,鄰家的小孩都圍在旁邊看熱鬧,我就是這樣長大的。

那時候我們都不敢做錯事,而且從小對父母就很孝順。記得我剛當完兵到社會上工作,第一次拿到薪水是一萬多元,我自己在身邊留了兩千元,作摩托車的加油錢,其他一萬多元都交給媽媽。在出家之前,我工作了兩年,期間一直都是如此,因為我對媽媽百分之百的信賴。

現在有些人說,「打小孩,小孩就不會孝順」,我倒覺得未必如此,這要看你怎麼教。為什麼社會問題這麼多?就是因為上一代良好的價值觀失去了,所以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也失去了平衡。小時候父母親帶我並不是單單靠打,而是在最嚴格的要求底下,他們有最真誠的愛心。

一直到現在,對於小時候和媽媽相處的情形,印象都很深刻。小時候我常常跟在媽媽身邊,媽媽用縫紉機做裁縫,我就坐在旁邊看;清晨四、五點起來,媽媽起灶升火,我也跟著在旁邊丟柴火;有很多媽媽會做的工作,我現在都會做,就是小時候跟在身邊學習的。從我有記憶開始,一直到我出家之前,每天早上,媽媽都會煮稀飯給我吃,因此現在每次吃到稀飯,都會想到媽媽。媽媽對我付出的愛心是百分之百,沒有怨言的。

我小時候常常坐在媽媽旁邊聽她講話,媽媽可能講這個人怎麼樣,那個人怎麼樣….你可以感受到那顆心的特質,每句話都有一顆心的作用在裡面,甚至於她熬的每一碗粥都有一顆心的作用在裡面。記得以前生病的時候,媽媽都會幫我熬中藥,那中藥好苦好苦,我很討厭喝,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很珍惜,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懷。

我出家的時候最捨不得的人是媽媽,可是她在去世之前,告訴我一句話,她說她這輩子最快樂的事,就是有一個孩子出家了。她說因為這件事,她可以安心地走了。最關心你、對你的前途最照料的也是媽媽。

傳統社會就有這種好處,你會覺得生命充滿了一切。因為有媽媽的愛心,長大以後我告訴自己,我也要學習著對別人關愛,當別人有困難的時候,我必須要給他方向,給他希望,這都是從媽媽的愛心得到的啟示。

本文摘自2001年1月6日 台北大專班 如證法師開示

念親恩 幸福傳家

0054

開學才兩個禮拜,我又要回新竹了,但這次是陪阿嬤回家。

阿嬤原本住在台南,去年阿祖往生,家裡只剩阿嬤一個人,爸爸與姑姑決定輪流照顧阿嬤。

阿嬤上個月住在台北姑姑家,這次適逢元宵燈會在新竹舉辦,要接阿嬤回新竹。然而當天晚上姑姑要加班,沒辦法陪著腳不方便的阿嬤,在和爸爸談話時,正好提到這件事,於是我決定陪阿嬤回新竹。

這次返家要訂火車票、取票、和爸爸約定抵達新竹的接送時間,隨著這些事逐一完成,終於和阿嬤一起搭上返家的火車,才發現不太知道要跟阿嬤說些什麼。

記憶中,我總是扮演「接受者」的角色:過年時,阿嬤拼命地煮東西塞給我們吃,好像我們一年中只有這時才有機會吃飽一樣;領紅包的時候,小孩子總是絞盡腦汁想著要說什麼吉祥話,卻發現只說得出身體健康、新年快樂,這種一般性的祝賀。

這次有機會和阿嬤一起搭車,才發現我不太了解阿嬤!忙碌了一輩子,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休息,我面對一個對我、對整個家族有大恩的人,卻不知道怎麼關心她,怎麼和她說說話。想到這裡真是慚愧的無地自容。

於是我打電話向爸爸求救,想說可以問問爸爸小時候的事。就這樣,在這一個小時的車程裡,我發覺到,原來已經不用再為家裡的事操煩的阿嬤,關心爸爸小時候的方式,就像現在關心我們一樣。這真是一顆恆久不變的心!

回到了新竹,全家出動去看花燈,主要是希望阿嬤可以透透氣、散散心。正看得起勁時,會場開始放煙火,在天空中爆發美麗的弧線。這時媽媽突然很無厘頭地問我:「浩正,你覺得幸福是什麼啊?」一時之間,我竟答不出話來。

燈會掛滿了大紅燈籠,全家坐在小吃攤上吃東西,看得盡興也差不多要回家了。這時媽媽突然又問大家:「你們覺得幸福是什麼啊?」穿著毛衣、毛帽還有毛手套,胖胖圓圓的阿嬤突然說:「我感覺喔,安咧就是幸福啊!」

當下我才知道,原來想讓對我有恩的人感到快樂,並不困難,我只要常常陪著她,用她反反覆覆關心我的方式關心著她,甚至只要坐在她旁邊講幾句話,她就會很開心了。

「我感覺喔,安咧就是幸福啊!」

阿嬤講完這句話時,雖然沒有煙火在夜空中綻放,可是全家人都很有默契地一起笑了。

 

政治大學 財政系二年級 吳浩正 

 

最幸福的生日

0059

今年的生日很特別,是這二十二年來最幸福的生日。當天收到了許多親朋好友的祝福;然而與往年不同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實質上的禮物,也推掉了同學邀約的慶生飯局。雖然少了這些,但我很快樂。

日子過得很快,我在大專班學習已經兩年多了,生日這天,我的心比較不像往常一般浮躁,雖然內心仍然渴望著禮物、大餐,以及感官上和實際上的享受。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靜靜地祈求和發願,回想著每年生日的情況,以及一年來的成長。我很努力地思惟所有經歷過和學習到的,突然間念頭轉到了觀功念恩的內涵。就這樣想起了母親。一直以來我都習慣於專注在自己身上,沒有想過生日的意義,生日代表著我出生來到這世界上,而前奏是母親含辛茹苦懷胎十月,真正該被慶祝以及關注的是──母親。

就這樣我很深刻地去憶念從小到大的一切,回憶如幻燈片般在我眼前放映著。忙碌工作的母親為了我的發育,在我國小時,總是在下班後還要不辭辛勞地下廚房,為我準備營養的便當。在國中極為叛逆的階段,儘管母親已經筋疲力竭,對我的教導也從來不曾鬆懈過一絲一毫。付出她生命中無數的歲月,只為了把我拉拔長大。憶念至此,已經淚流滿面,那樣無悔的愛除了佛菩薩、老師,還有可能這樣為我付出的只有家人了。

於是我買了一朵花送給媽媽,同時獻上一個大大的擁抱。雖然沒有說出太肉麻的話,但「我愛你」已經涵蓋了所有的感恩。能有這些轉變,在大專班的學習是個重要的轉捩點,因為學習了觀功念恩,所緣的不再是自己,而是身邊那些看似平凡卻對自己有無比恩德的人們,只是單純的憶念他人的恩德就可以感到無比的幸福。

今年生日真的很幸福,因為對母親觀功念恩,更貼緊和媽媽的關係。同時我也默默地發願,希望以後每年的生日都要這樣過,更體貼母親也更幸福地過下去,還要更堅持在法上的學習。

 

聖約翰大學 機械與電腦輔助工程系 四年級 林庭毅

 

觀功念恩找回幸福感

0056

我是被阿公阿嬤扶養長大的,可以說是隔代教養。阿公阿嬤都會用他們過去的觀念教導我,但是有時候有些過去的觀念會跟現在的觀念產生衝突。小時候沒有辦法理解,所以跟阿公阿嬤之間有一些隔閡存在,再加上尚未好好學習,對阿公阿嬤就顯得很沒禮貌,為什麼同一件事情要說那麼多次?跟阿公阿嬤相處總讓我覺得很不耐煩。

小時候阿公就教我很多世間的道理,讓我的人生方向不要有錯誤,但總覺得自己心裡缺少了什麼。阿公往生之後,我接觸到團體,一開始有一點排斥,不過在很多老師和同學的鼓勵與關心之下,讓我開始接受,也開始學習了。學習一年多左右,我才更清楚地了解到,當初心裡面缺少的東西是什麼,也更了解心靈成長和學習的重要性。我很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好好孝順阿公,現在家裡只剩我和阿嬤,我很想好好地照顧阿嬤,盡好做孫子的本份。

然而一開始也不懂得該怎麼跟阿嬤相處,而且還發現自己其實很不瞭解阿嬤。漸漸地透過學習,改變觀念,並且對阿嬤觀功念恩,慢慢地跟阿嬤有些互動了。

譬如說阿嬤很會做菜,有哪些不太會做的菜,我就會跑去問她;有空的時候我就跑過去跟她聊聊天,還可以聽她說說以前的故事,原來阿嬤的生命這麼豐富,每一次都讓我聽的津津有味。

有一次家裡沒有煮午餐,我問阿嬤想要吃些什麼?就去附近的素食店買阿嬤喜歡吃、也比較容易下嚥的菜。回家後跟阿嬤一起吃飯,看一下電視、聊一下天,問問阿嬤這次買的菜合她的胃口嗎?阿嬤就會說什麼菜很好吃,什麼菜咬不太動等等,這樣我下次幫忙買便當的時候,就可以注意一下。這些看起來像是生活中的小事,但都是我學習關心阿嬤的下手處。

 

聖約翰科技大學 資管系四年級 黃貞碩

 

二個法寶

heart tree 01

師父給了我們兩個法寶:「觀功念恩」和「代人著想」。

「觀功念恩」,多去看別人對你付出的恩德,這樣人家講話會比較聽得進去。就像先生多體諒太太、太太多體諒先生,家庭的問題就解決了;觀功念恩就是從周圍的人開始做起。學習聽話,聽懂了、聽對了以後,再去尋找跟他互動的方法,解決他的問題,如此才能夠開始幫助周圍的人。

如果我們內心真實地發展出慈悲,別人對我們的感覺會不一樣。

人最難做到的一點,就是去除對他人的討厭。其實會有這些苦惱,都是來自於對別人的討厭。人與人之間的許多問題,往往對方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因為討厭他,所以覺得他討厭你,兩個人就這樣卡死了。

「觀功念恩」,就是先改變對他人的看法,先接受他、正面地看待他,慢慢的,就會感受到對方內心真實的狀態。

有一些人能力很強,實際上心裡很苦。世間有句話說:「高處不勝寒」,有時候能力強的人是很需要被關心的。當一個人處於憤怒之中,覺得:「我可以處理一切!」、「我不需要任何人理會我!」其實他的內心很脆弱,因為內心無所依憑,就用生氣來表達自己。

在這世界上,意志力最堅強、心力最堅強的人,就是那些對人慈悲的人。日常老法師有一個功德:慈悲的傾聽。每一次我去師父面前,師父就只有一句話:「請坐,有什麼困難,請講。」不管有什麼困難的事,師父都不會抱怨,連皺個眉頭都不會。師父常常都說他很快樂,在圓寂前還每天誦般若經:「唉呀!太感恩大家,剛剛讀般若一個理路通了,內心歡喜啊!快樂啊!」我問師父:「為什麼你那麼快樂?為什麼任何問題都有辦法解決?」師父說:「因為我有後台,我的後台老闆是誰?佛菩薩啊!」真的,這樣的生命最快樂。

本文出自 20061024 如證法師對科學園區學員開示

自淨其意-老比丘的故事

111在《雜寶藏經》上面,有一個老比丘,他是老年以後才出家的。通常修學佛法,年紀大了比較困難;年輕的時候就容易,為什麼?因為真正修行要拿出全部精神,平常我們世間都說:「啊,等退休。」那時候要修學佛法,已經來不及了!年輕的時候全部精神放下去都不一定,等到你年老了還有希望嗎?但是這個老比丘,他年輕的時候沒有好好地把握機會、善根,到了晚年才進入佛門當中。他雖然晚進去,這個人倒是好樂之心非常強。

佛世的時候,僧團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很多人固然看見老年出家,很憐憫他、同情他。但是就有這種年輕人,常常看見:「欸,這個傢伙老朽了,怎麼樣都不行啊!」總歡喜開他玩笑。可是這老比丘本身卻是非常認真、非常恭敬、非常虔誠。他不會像我們普通世間的人,往往倚老賣老,這是非常壞的大毛病!普通人年紀大了以後,有很多老的習慣,但是他沒有,他總覺得修學佛法了,世間的東西用不上,應該全部精神要像年輕人一樣,跟著他們去學。但是儘管他心理有這樣的準備,這體力還是不行,所以他處處地方總不如人家,年輕人常常開他玩笑。雖然人家故意開他玩笑,他總歸逆來順受,還誠誠心心地照人家說的去做。

有一次,年輕的比丘在一起,看見他就說:「欸,這個老傢伙來、來、來。」想給他開開玩笑,而且經常歡喜這樣。他們本來幾個年輕人在開玩笑,看見這個老比丘來了以後,大家故意裝得很莊嚴地在那裡講法。這個老比丘過去了,看見他們講法,就好歡喜地過去。過去了以後,他很恭敬仔細,很羨慕這些年輕人講法。其實,這些年輕人都是調皮搗蛋的,看見老比丘來了,說:「好,你那個老上座,來、來、來!」這個上座有幾種,僧年也是個上座,換句話說年紀大,或者戒臘上座,或者智慧上座。就是說他年紀雖然輕,出家雖然晚,但是他智慧很高,或者開悟了,這叫智慧上座。因為人家是開他玩笑,所以雖然他年紀大、出家晚,卻說:「你這個老上座,來、來、來!歡迎!」然後坐在這裡,就給他講法,他聽得歡喜、高興啊!那些年輕人肚子裡都在笑:「這個老傢伙,老上當!」

然後有一位年輕人就說:「來、來、來!告訴你!讓你證得四果,佛告訴我們法要證果的呀!」他好高興,好歡喜!「就這樣,你坐在那個角落裡邊!」然後這個老比丘,就非常恭敬地坐在這個角落裡邊。 有一個年輕人拿了一個鞭子,就是我們現在禪堂裡面用的那個香板,給他頭上面「叭!」一下,說:「好,這個加持你,使你得須陀洹果──初果。」這完全是開玩笑,但是這老年人卻是至誠恭敬地、一心一意地聽他們。結果一棒下去啊,他真的開悟了,證了初果。哎呀,他好歡喜啊!年輕人覺得開他玩笑而高興,這個老比丘因為開悟了,非常恭敬、非常歡喜、高興地下座感謝他們。結果大家一樣地歡喜,但是內情完全不一樣。

結果,年輕人又說:「哎,你不要急,這個只是初果,還有二果。」「好、好、好!」跑到這個角落裡面。然後那個年輕人是後面笑得笑壞了,覺得這個老傢伙怎麼這麼糊塗,會上那個當,還這麼高興。這個老比丘心裡面是真歡喜,證了果怎麼不歡喜啊?把生死了脫了,見到這個道相,一心恭敬從這個角落跑到那裡去。然後另外換了一個人,拿著香板,頭上又「吭!」一下,說:「加持你,給你二果!」就這樣,如此這般在四個角落裡,敲了四下,證了四果羅漢。

你們去看看,這是真實的故事。這個說明什麼?「意業」很重要,很重要!就是他心裡上面自己已經成熟了。佛法這個東西處處告訴我們:內學,內學!你學了法,自己內淨心意。我們現在真正最大的毛病──學了法是專門當做照妖鏡看別人,看所有的人都是妖怪。除了這個以外,然後自己的我慢心是越學越大,那個大得不得了!跑到任何地方,看看他不對、看看他不對,只有一個地方沒看見。應該看的地方就是沒看見,大家錯就是錯在這裡。

(本文摘錄自舊版廣論9卷A 日常法師開示)

觀功念恩,快樂錦囊

109什麼是觀功?什麼是念恩?

觀功:看到別人的功德(優點),自然會生起珍惜對方、想要效學的心。

念恩:念恩的角度有三:

一、顯而易見的深恩
像是父母、師長對我們的恩。他們是全世界最關心我們的人。世界上還有哪一個人可以像父母這樣關心你一輩子?嘮叨你一輩子?

二、觀察可見之恩
因為有他的存在,所以我可以得到好處,這即是互助,就是於我有恩:感恩有老闆,我才能擁有這份工作;感恩有人種有機,我們才得享受清淨的飲食;感恩有國家,我們才能安居樂業。這樣的恩是要刻意觀察,才能體會的。

三、逆境可見之恩
如果沒有人扯我後腿,我怎能練腿勁?對方給我逆境,正可以幫助我生命成長。人所有的能力都是在逆境中培養出來的。 看別人的功德,別人不一定有好處,但自己一定有好處;看別人的過失,別人不一定受害,但自己一定受害。

觀功念恩可以啟發我們那顆善良、溫暖、代人著想的心。 無限生命中學會觀功念恩,你的世界會變得很快樂,因為身邊就不會再有討厭的人了。

觀功念恩的know how

004我們可以怎麼做?

你有口袋的話,就像我這樣口袋裡放一些紙,想到什麼(觀功念恩)就寫一寫,晚上時候再抄一抄就好了。或者準備一個小本子也可以,突然想到幾句話覺得相應的,你就把扼要的地方寫一下,回去再抄一抄就可以了。

認識團體功德

一定要認識團體的功德,認識到團體與你之間的關係,觀功念恩就容易了。比如說,來這邊看到你們,我很高興,為什麼高興呢?因為你們幫了很多人,為什麼你們幫了很多人我會很高興呢?因為你們幫的這些人都是我想幫的人,不高興那要幹什麼?

而且你們幫了這些人,這些人造了善業對我們會不會有利益?有的,真的有的!所以看到你們就覺得很高興,覺得你們造了很多的善業。你們透由這樣成長提升,生命也可以改善。你們下面的這些人生命也可以改善,善法的力量也可以增益,諸佛也會歡喜,所以你用整體的角度來觀功念恩,那力量特別強,真是是這樣,很好。

結合業果

如果觀功念恩再加上業果的話,那力量更強。像是有一些事情本來沒人做,那別人推給你,你會覺得很煩:「都不做,推給我做,好傢伙!」可是回頭過來想一下,推給你做,有什麼不好?「你不做我來做,我可以累積功德!」「你讓我有機會做那不是很好嗎?我可以增加承擔心,又可以累積功德,多麼好啊!」會不會很快樂?

這個需要去思考,不去思考的話,產生不了力量,一定要去思考。以我自己為例,我事情真的很多,去了這裡不去那裡,那邊的人就講話,去了那裡不來這裡,這邊人就講話,你去這裡多講幾分鐘,那邊的人也會講話。我來高雄,回去以後咳嗽更嚴重了,那邊人就講:「叫你不要出去,你要出去。」可是你又不能不出來。每一次出來的時候,看到大家那麼渇望,你不講幾句話你又會很難過,看你們難過,我也難過。「世事難兩全」,真的就是這樣。

以前我碰到這種事情時,我都會怪別人,譬如我想幫助這個人,他不讓我幫,我就會怪:「都是你搞的,你不曉得我在做什麼事業嗎?」回去咳嗽咳的更厲害,被人家講:「你看!叫你不要出去,你又要出去,你看,出去咳的更厲害吧!自找的」心裡就會覺得:「哇啊!真是好心沒好報。」

可是你了解業果的話,感覺就不一樣了。感覺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呢?因為有一種承擔的感覺。「沒關係,他不了解沒關係,至少善業我做到了,他不了解沒關係,至少我該完成的事我完成了。」所以,這苦誰來擔?就我來擔嘛!能夠幫別人承擔這種苦,是多麼的神聖莊嚴啊!多麼好的事情啊!

造善業一定感得樂果的!然後你承擔那麼多人的痛苦,那麼多人的痛苦都匯歸到你頭上來,然後你很快樂的把它承擔下來:「沒關係,我來承擔!」等到下一生你再來的時候你的痛苦誰担?全部的人幫你担了!你說對不對?

(節錄自2006年11月11日 如證法師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