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人物故事 福青老師 阿爸的老工廠

阿爸的老工廠

etian002我家是一個傳統的機械零件加工廠,座落在高雄大社觀音山腳下一個小工業區裡面;工廠裡的機器不停運轉,砂輪機的聲音總是蓋過了說話聲。我剛出生時,爸爸就創業了,小時候就在工廠裡玩、學著做事。二十幾年了,這間老工廠,在我心中有著許多童年的點滴和成長的畫面。

童年的遊樂場

這個工廠是我童年的遊樂場。小時候常常跟弟弟、妹妹一起騎著小小的三輪車穿梭其中,拿著用泥巴做的「麥當勞套餐」請爸媽吃,爸爸媽媽總是忙碌得不可開交,但還是會抽出空檔陪我們玩耍。

我們從小學四、五年級就開始幫忙做事。從簡單的點數量、品管到操作機器,都是家裡的小孩一定要會做的。

辛苦的父親

近日工廠趕貨,爸爸忙到腰都快直不起來了,晚上回來就拼命的推拿手臂。自從我開始上班以後,就很少到家裡的工廠幫忙,爸媽也體諒我假日要辦活動,即使不忙也需要休息,所以幾乎都不會開口要求我。這天剛好休假,媽媽開了口,所以我又踏進了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工廠。

在爸爸的辦公桌上有一支架好的放大鏡,還有架高的手電筒,看起來是很專業的裝備。一踏進工廠,看見爸爸坐在桌前,把手伸到放大鏡後面,原來是要把刺到手指裡的鐵屑夾出來。爸爸說:「妳弟不在家,沒人幫我夾。」這短短的一句話,聽在耳裡有點心酸…...,好希望能多為爸爸分憂解勞。

雖然現在的機械零件加工都已經電腦化了,但還是有些步驟得靠手工,才能做出漂亮的裁切面和精準的角度。在多重繁複的工序中,我負責把快完成的零件上,被刀子切過的不平整面敲平;這動作看似簡單,但是有很難體會的「眉角」。成品做不好的話,被扣錢不說,可能造成機器無法運轉,產生危險。

過程中,爸爸會先做一遍給我看,我再照著做。他戴著一副老花眼鏡,光看我的手勢,就知道敲的地方是錯的,說:「你都沒敲在該敲的地方。」我揣摩了一下,再試一次,爸爸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講。」看來還是沒過關。

老實說我爸是個沒什麼耐性的人,卻對我特別有耐心,嘴上說不知道怎麼說,還是花了很多唇舌,想辦法跟我解釋。來來回回做了幾次之後,提醒了很多要注意的細節,我這才抓到訣竅。其實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程序,在做的過程中也體會到,這跟心靈的學習一樣,只學外相的動作是不行的,還要學到精髓才行。

涓滴積攢 餵養我長大etian001

記得大學以前,常在工廠裡打工賺「自己的」零用錢,現在想起來覺得很可笑,一家人有什麼好計較的。一整天下來,我坐在小板凳上敲敲敲,腰酸、腿酸……,抬頭看到坐在我面前的媽媽,竟然可以一直做、一直做......。再看看我手上這個小小的零件,可能只賺個幾毛錢,而我的爸媽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攢,撐起了這個家。

想到這間二十幾年的老工廠,還有年邁的爸媽,投注了多少日以繼夜的汗水,餵養我長大,眼淚禁不住在眼眶裡打轉,湧現了許多歉疚和感恩的心情,感謝他們為我所做的一切。

願報父母深恩

一天的疲憊之後,一家人聚在餐桌前共享晚餐。我覺得這一次的「打工」很不一樣,父母辛苦的身影彷彿印刻在我心上,以後不論忙不忙,都希望能多關心爸爸媽媽,多陪伴他們!

爸媽為我們忙了一輩子,這份深恩要如何報答呢?輪迴中還有什麼不辛苦?想到這裡,現起了一份決心,我要更努力的學習,成就圓滿的生命,唯有如此,才能報答爸爸媽媽對我的恩德,真實地帶給他們希望和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