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變得晶瑩又美麗

539福智青年 天空之旅 讚頌音樂會

妙讚歌雲,不同於世間的歌唱,讚頌結合了信仰的力量。

因為在內心深處立了正確的宗旨,所以,學讚頌、唱讚頌,都是一種心靈的提升,都能為生命帶來不可思議的力量,不論他是青年學子還是白髮長者。

為了傳送佛菩薩的慈悲與智慧,為了策發人心趨向善法,福智讚頌一首一首流布人間。日常老法師開示,讚頌時,內心必定要存有崇高的信念,古聖先賢已闡明其中的精神。儒家的「仁」是以「禮樂」表達,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即是以「詩」興志,抒發崇高的生命目標;而且以「禮」立足,建立完善的典章制度;最後以「樂」完成,呈現至善的圓滿格局。所以,「移風易俗,莫善於樂。」教化人心,改善風俗,音樂具有最大的潛移默化之功。但是,「仁而不仁如禮何?仁而不仁如樂何?」若未把握仁的志趣所在,所謂的禮樂將成荒唐。

因為有這樣深厚的內涵與力量,一群福智青年(全台各大學福智青年社團或福智大專班的學員),因著讚頌,啟發了對於高遠理想的追求和堅持;乘著讚頌,唱出心中的禮讚和感動,感受佛菩薩的祥和,喜悅,震撼,清澈,光明。

福智青年讚頌團於二○○九年三月成立,因為美好的樂音來自於美好的心靈,所以師生一次次的練唱、一次次的共學,揣摩著讚頌意趣,每個音、每句詞,都願能深入體會師長的心意。透過一次次的練習,一次次的打磨習氣,一次次的相互驗收,希望自他都能真實傳遞師長的心音。為了讓更多年輕人受用讚頌,二○一二年更成立樂團,展現更豐富的面向。

每年五月的「感恩禮讚」和十二月的「心靈圓舞曲」,會結合「天空之旅讚頌音樂會」,有同學深刻的學習分享以及深情的讚頌演唱,是福青校園的年度饗宴。二○一二年開始,則將「天空之旅」獨立成純粹的讚頌音樂會。五月,一場在嘉義中正大學,一場在台北政治大學舉行。十二月二十九日最後一場,各地福智青年齊聚台北科技大學,聖潔而真切的旋律,溫暖了歲末的嚴寒。每首讚頌由台上先唱一遍,台上台下再一起唱,共同憶念著佛陀和師長,全心全意唱著,全然被感動著。

有人聽了,覺得讚頌像偉大的心靈太極拳,行家發揮出來,可以撼動乾坤;就是初學者,模仿幾個招式也可以滌淨心靈,感動人心。每次用心揣摩,都會有更深的意境可以探測,真的是耐人尋味,令人回味無窮。

師長勉勵:不要忽略來自心靈的力量,請守護它,發展它,壯大它!在學習讚頌的過程中,年輕的心被洗滌、被淬煉,立下大志,誓願永遠追隨佛陀,追隨師長,一路攀向生命的高峰,變得晶瑩又美麗。

一心利他就很快樂 李 芃(東吳大學日文系):

自己原來的生命並沒有特別的目標,「生平無大志,餓不死就好」,只要過得輕鬆愉快,不用那麼辛苦,有一份工作能夠溫飽就很滿足了。

遇到師長之後,才發現我的生命格局就是小小的,師長的生命格局是很大的。師長的生命是緣著很多人的狀態,一心想要為著他們好,他們自己的生命因為這樣就很快樂。

遇到師長之後,才開始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覺得應該要追隨著師長走,因為他們的快樂就是我想要的快樂。跟著去走之後,發現生命中多了很多幸福的感覺。

一條幸福到底的路 林恩亘(文化大學舞蹈所):

以前很嚮往鎂光燈舞台,別人的掌聲和肯定,是我向前走的動力;可是,我不知道我真正要的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最高可以到哪裡。而讚頌幫助我,看到師長背後有一顆美好的心,他的生命是非常高遠的一種狀態,而且他在前面讓我有方法可以一步一步走向他。比如我不會祈求,透過讚頌,我可以學習用師長的方法祈求。例如立志,唱著「覓幽蘭」,讓我碰到境界時會生起一種決斷──我要一一踏破!因為我的生命目標不是眼前這樣而已,應該還有一條更高更遠、會幸福到底的路。

一切迷惘頓時平息 陳郁文(台灣大學電機系):

以前對自己的生命方向非常迷惘,不斷懷疑:我現在做的事真的有意義嗎?我現在念的書真的有意義嗎?我想幫助很多人真的做得到嗎?遇到師長之後,我轉變了!我知道有人真的做到,並告訴我是怎樣一步一步做到的。

唱讚頌的時候,讓我想起:師父的恩德就是這樣在我生命中發生;我和同行間就是這樣在歡喜的學習。當想起這些時,心中的歡喜是很真實的!它會進入到我的內心,會化成我下一次繼續堅持的力量!現在,自己愈來愈確信:「我就是要走這條路,走到底!」

胸中的志心萬丈延 阮宇璿(台灣大學日文系):

今年寒假,決定放下一心追求的留學計畫,因為已經找到了這一生最想要做的事──我要學法、我要承擔師長的讚頌事業,做一切讓師長歡喜的事。

感恩師長,幫我建立了宗旨,突破窄小格局;讓我看到生命因為有佛法,因為一心祈求,因為想要把最好的給別人,如此去實踐可以有多麼的快樂。感謝師長,教導我什麼是對師長三寶最熱烈的祈求與思念、立下最宏大的誓願,教導我什麼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美景,教導我怎樣才是生命真正的勇士,教導我在每個孤獨的時刻都有師長相伴。讚頌引領我到光明的地方,我因為學習了讚頌而明白法的美好。

吹散了心中的陰霾 張雅雯(華梵大學中文系):

以前我是個音痴,只要一開口唱,大家都會叫我閉嘴。有一天我聽到「歡樂頌」,內心湧出無數的感動,我決定要好好學讚頌。每天晚上我都向師父祈求、祈求、再祈求,有一天我發現我能唱讚頌了,真的很開心。

曾經發生一些事,讓我高中畢業後離開福智。大二,在福青讚頌團的表哥邀請我參加「天空之旅」,不知道為什麼,每一首讚頌都讓我哭了。有感動、有懺悔、有對師父的思念……之後,我回到團體了。大三,我加入福青讚頌團,我向師父發願,希望我能透由讚頌,把像我一樣迷失的小孩帶回師父身邊。

臨終阿嬤變得安詳 林書瑋(銘傳大學大傳系):

我的阿嬤前陣子往生。在阿嬤臨命終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好趕回高雄看她,她正在經歷非常痛苦的時刻。在很無助的時候,我想到,應該要向師長祈求。然後我在阿嬤旁邊,輕輕的跟她說:「阿嬤,我唱歌給您聽。」我就開始唱讚頌,在唱的過程,阿嬤本來很痛苦掙扎的樣子,突然停下來了,變得很安詳。在阿嬤這一生的最後一刻,我竟然可以這樣幫助到她,我覺得很感動、很感恩。

本文出自 福智之友第一0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