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人物故事 人物專訪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下)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下)


314追尋金錢難買的快樂

在這十幾年來推動事業當中,有幸跟隨日常老法師學習,讓我了解生命的真相為何,活著的意義為何,以及生命究竟是如何運作。前面提過,我在人生中遇到的最大困擾是,不曉得活著要做什麼?我很幸運,不必為五斗米折腰,不必為三餐忙碌;但是相反地,我陷入另一個迷惘當中:如果不必為三餐忙碌,到底我這一生要做什麼?能做什麼?在向日常老法師學習的過程中,我明白了一件事:一個人活著,最重要的是「尋找快樂」,或者說「尋找幸福、避開痛苦」。然而我們往往看不清什麼是真正的快樂,誤以為眼前的滿足即是快樂,又常為了眼前一點小利益,帶給未來的自己很大的麻煩。所以你必須了解如何為自己帶來真正的快樂,沒有副作用的快樂,長久的快樂。前提是,首先必須對生命有正確的認識。

認真來說,其實生命包含了肉體與心靈兩部分。當肉體與心靈兩相比較時,很快會發現,人真正的快樂來自於心靈的滿足,而不是感官的享福。舉例來說,如果你對自我很滿意,即使睡在堅硬的床鋪上,吃的是稀飯加花生,你依然會感到很歡喜。反之,假設你剛與男(女)朋友吵了一架,就算你現在坐在高檔餐廳裡吃牛排、喝香檳,你是否感到心神不寧、食不知味?因此,我們可以清楚知道,真正的快樂來自心靈的滿足和撫慰。也許你會覺得,有一些人天生就是幸運,或有一些人天生就是不幸,但是什麼是運氣?如果你把它定義成一種不可知的變數,我們的生命就會看似毫無保障。然而,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很確定、也相信人的命運不是運氣造成的,是我們過去行為的影響力導致今天的好運或厄運。也就是說,今天我們所做的事情,決定了未來遭遇的狀況。當我們理解這一點,就可以肯定,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今天遇到的厄運,是過去錯誤行為造成的,該還的就還,人就輕鬆了。然後,從今天起,好好的做,就像把錢存在銀行一樣,時候一到,本金利息全部回收,日子就會過得很好,就會好命。當我們這樣看待生命時,生命是從上一世到這一生,從這一生到下一世,無限延長。我們的肉體會死亡,可是心靈的部分會繼續存在。這時你會發現,生命有個可以期盼、努力追尋的長遠目標,當你的人格達到毫無瑕疵,所做的行為完全正確的時候,你所感覺到的,就是絕對的快樂。

那麼,如何得到快樂的回饋呢?那就是「利益他人」,帶給別人快樂,有一天你會得到別人快樂的回饋,一切都非常公平,非常清楚。如果生命是如此運作,那你這一生能做什麼、該做什麼,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這一生不是來享樂的,而是一趟學習、進步、改善之旅。當你用這種角度去建立人生價值觀時,突然間你會感覺到自己非常篤定,這一生不再迷惘,任何困難、挫折都無法擊倒你,因為你會歡喜接受迎面而來的試煉,並且積極創造自己的未來。表面上,當我們去利益他人、幫助別人時,彷彿自己吃虧;實際上則不是。利益他人、幫助別人,正是你為自己的未來創造美好回饋的遠因。你也可以自私,但請你自私得有智慧一點。在建立生命價值觀之後,你會變得非常快樂,而且覺得人生充滿希望,甚至不害怕死亡。如果這一生做得夠好,在面臨死亡的那一刻,你會以一種興奮、期待、準備去領獎的心情面對。

以上就是這十幾年來,我跟隨日常老法師所學到的生命內涵。也因為領悟到這樣的內涵,讓我前半生迷惘的心情得到一個完整的解答。如同我一剛開始所言,小人物也有讓自己生命發光、快樂的方式,我們不一定要成為社會的頂尖分子,不一定要很幸運、賺到很多的財富、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我們的生命價值,建立在自我肯定上,同時結合一群人的力量對社會做出利他的貢獻,然後歡喜的期待,將來這一切必定會回報到自己身上。有一天,自己會過得比今天更好。

關懷生命 大家都是贏家

除了有一位像日常老法師這樣的精神導師引領外,你還需要真心實踐,才能夠產生效果。當真正實踐時,你會發現,如果只憑藉個人力量,最後仍會隨波逐流;這時就必須結合群體的力量,有共同的認識、理想,同心協力、互相扶持。像福智團體對理想和目標的堅持,不但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還可能扭轉頹勢。接下來,將這幾年來福智團體所做的事情,舉幾個例子與大家分享。

第一,是關於米的故事。米對臺灣人來講,是極有感情的一種糧食,這從很多用詞中都出現「米」和「飯」,可見一斑。例如,職業就是你的「飯碗」;如果你好吃懶做,人家就罵你「米蟲」;還有「吃飯皇帝大」一詞。關於米延伸出來的食物,煮熟的米,乾的叫「飯」,軟的叫作「粥」,包起來的叫「粽子」,拍打得糊糊的叫「碗粿」,還有一種叫「粿仔」,加上糖之後稱為「麻糬」。另外,產米的水稻田不僅提供糧食而已,還提供臺灣一種豐富的生態。水田裡有泥鰍、蟲和鳥,甚至水田曬乾後,鳥會在田裡築巢;我們常看到的青蛙、蝌蚪也都是在水田裡生長,然後白鷺鷥就在水田裡吃青蛙。除了糧食、生態之外,其實水田也有調節氣候的作用,且對減少抽地下水有很大的貢獻。現在我們漸漸因為水田越來越少,下雨時沒有一片土地把這些雨水存起來,結果水很快就流掉了,因而得去抽地下水,造成整個地層下陷。

由於近代飲食習慣西化,食用麵粉的機率大幅提高,米的銷售量大約以每年減少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速度下降。加上農藥、化肥長期的破壞,土地貧瘠以後,更生產不出糧食,只得把化學肥料的用量加倍,造成成本增高,再加上最近WTO開放外國米進口,更是雪上加霜。在這樣的情形下,弱勢的農民也只能用米炸彈來表達心中的憤怒與抗議。對福智團體來說,我們遭受的打擊比一般農民還大,因為我們推動有機稻米,以有機方式耕作,成本遠較一般耕種方式更高。回想民國九十一、九十二年時,正好有機米的技術漸漸成熟,加上氣候適當,所以有機米大豐收,原本很高興,誰知竟遇上WTO開放,米價下跌,有機米整個賣不掉。這時我們開始思考該怎麼辦?以前是米種不出來,現在是種出來,卻賣不掉,如果不替農民想辦法,以後就沒有人要種有機米了。因此我們發動民眾努力吃米飯,除了努力吃米飯外,也想辦法研發很多的加工品,例如米做的餅乾,我們稱它為「米餅」。以前餅乾是麵粉做的,現在我們在餅乾裡加上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米,就變成米餅;還有米果,就是百分之百用米製成;以及麵包,我們總共研發出三十幾種米麵包、米吐司,都加入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米在裡面;另外還有米饅頭、米包子,當然還有五穀粉、米漿等這些加工品。為了鼓勵大家吃米飯,我們也製作出素食炒飯,努力推廣。經過一番努力,從九十一年到九十四年為止,米的消化量增加了三倍,因此與我們合作的有機米產銷班,數量也擴增到近二十多班,有將近三百多公頃的水田在種植有機米。日常老法師曾教誡我們:「絕對不要抱怨,拿出辦法來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抱怨是沒有用的。」所以我們貫徹這樣的精神,想辦法替米找出路。這是關於米的故事。

第二,再介紹另一個故事。原本環保工作和經濟發展一直是對立的,要維護環境,經濟就會受打擊;要發展經濟,環境難免會被犧牲。但其實環保和經濟是可以兼顧互利,以下就是一個成功案例。臺灣有一種特有生物叫赤蛙,是一種很迷你的青蛙,成蛙的身長也才四公分。蛙類本來就很脆弱,如果棲息的農田有噴灑農藥、化肥,或者棲息的沼澤被污染,立刻就會死亡。因此,蛙類變成一種環保的指標,土地有沒有被污染,只要看這地方的蛙類分布狀況就知道了。像臺灣這幾年使用大量的農藥、化肥和除草劑,土地已經變得十分惡劣,大部分的蛙類早已死亡;剛提到的赤蛙因為特別小,受到的傷害更大。本來赤蛙是臺灣當地的特有品種,從基隆開始,整個西部平原都是赤蛙分布的區域。但是到了大約民國九十一年,赤蛙幾乎快要絕跡,目前只剩下三個地方有赤蛙。在北部的三芝,有位楊老伯的蓮花田發現有赤蛙存在,臺北市立動物園的年輕工作人員非常興奮,於是與楊老伯商量,為了保護臺灣的生態,請他不要施用化肥、除草劑、農藥。像楊老伯這樣老一輩的人沒聽過環保,也不知道什麼叫生態,他在乎的是蓮花,而這群年輕人在乎的是赤蛙,所以雞同鴨講。但是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仍不放棄,表示願意資助楊老伯,請他不要噴農藥;而楊老伯已經七十幾歲了,他完全無法理解這群年輕人為什麼不關心蓮花,反而關心赤蛙,還送錢給他,希望他不要種花。雙方的僵局持續了兩年,後來動物園的林組長認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要取得平衡。所以林組長找上福智的慈心基金會,希望我們幫忙。我們到現場觀察後發現,要先進入楊老伯的心靈世界,才有可能轉變他的想法。所以我們天天去田裡陪他聊天。

剛開始,楊老伯不太搭理我們,不論我們如何灌輸他關於生態的意義,對他而言,他在乎的只有蓮花。於是我們向他保證:「如果你不噴藥,不管蓮花長得大或小,開花或不開花,甚至有瑕疵的,我們全部買下。」楊老伯不相信世間怎會有這種事。因此我們遊說楊老伯到基金會參觀,一再保證說:「楊老伯,我們絕對會幫你把花賣掉!」有一天,他終於被我們說動了,願意來看看基金會這群人是在做什麼。不過他也沒白跑一趟,順便帶了六個桶子,每桶各裝了十束蓮花,每束各有十枝。他告訴我們:「今天去基金會,順便把花寄在你們那邊賣,一個桶子要押金八十塊。」他一來,花就放在基金會門口,沒多久,六十束蓮花全部賣光,桶子還給他,押金也不用付了。他這才相信,並答應隔年不噴農藥,花賣給我們。所以我們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但是不噴藥,馬上出現病蟲害,楊老伯會不會偷噴藥,我們也不能保證,所以我們想跟他交個長久的朋友,請他不要噴除草劑。然後我們帶義工去幫他拔草。起先他不太相信城裡人,以為只是做做樣子,可是我們從頭拔到尾,而且隔壁田的荷花鑽到蓮花田來,把蓮花蓋住了,我們還幫他除荷花。工作到一半,不見楊老伯人影,我們繼續除草;後來才知道,他跑回家準備了一桌飯菜請我們吃。自此,雙方開始建立友誼。病蟲害的情形,到了那年的九月、十月,情況才逐漸好轉,此時田裡的天敵出現,生態展開平衡。例如烏龜出現了,還有夜盜蛾的天敵──虎皮青蛙也出現了。楊老伯的觀念也在改變中,開始注意起生態。有一天,他興奮地打電話叫我們趕快去田裡,原來有一隻紅冠水雞在蓮花田裡築巢孵蛋了。

後來動物園的林組長說,從這件事中他也學到了不少,不只要關心赤蛙,更要關心人的心靈;如果不從心靈著手,事情是推不動的。林組長可以在楊老伯的田裡蹲上八個鐘頭,但他不了解楊老伯的心在想什麼,因為眼中只有青蛙;楊老伯以前心中只有蓮花,經過這次事件後,他也開始關心生態。比方說,他曾經向鄉公所申請水泥田埂,申請很久都未批准,最後成功了;可是現在他已經建立環保意識,當他知道如果以水泥田埂取代土質田埂,赤蛙就沒地方可棲息、挖洞時,他又向鄉公所撤回要求,結果被鄉公所人員臭罵一頓。甚至楊老伯其它的旱作田地,也開始改為有機種植,也因此結交了一群朋友,公共電視曾經將楊老伯的這段故事搬上螢幕。播出後,陸續收到一些迴響,有些社區覺得這樣做很好,請動物園工作人員輔導成立溼地社區。最令我們興奮的是,這個案例在民國九十三年被列入世界動物園及水族館保育方案白皮書裡,在全亞洲裡算是一個很成功的案例,也為臺灣爭光。它的成功之處在於「原地復育」,通常被污染的地方都要到其它地方復育,因為原地已經被破壞了。要讓原地成功復育,必須是環保與經濟互相共生,非敵對關係。從這個案例中,我們學到要去關懷每個生命的立場。在物質的世界裡,充滿競爭,永遠只有爭奪與對立;可是在心靈的世界裡,只要我們願意去關懷每個生命,為其他生命著想,最後大家都是贏家。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上)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