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人物故事 人物專訪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上)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上)


312現任:福智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學歷:臺南市立中學
   臺南第一中學
   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學士
   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研究所計算機組碩士

經歷:亞洲摩托羅拉公司開發部門高級工程師
   東元電機公司電子廠課長
   東元資訊公司研發處副處長

榮譽:教育部績優文教基金會(2000)
   教育部傑出論文獎(1977)

前言

「我的學思歷程」的歷任主講者,都是各行各業的領導者,有非常高的成就,對社會也有非常多的貢獻,相較之下,我算是一位小人物。但是後來我認真想想,在各行各業裡有如此顯赫成就的人士,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算是中等或中下等成就的人,或許我一生走過的歷程,反而更貼近多數人的人生經驗,提供另一種參考模式。

回想自己這一生,雖不是社會上的高成就人士,但是擁有一群好朋友,彼此的看法和理想一致,所以憑藉我們這一群人的力量,也能對社會做出一定的貢獻。最重要的是,我們對自己的生命感到非常滿意,非常快樂。

天才兒童立志逍遙過一生

民國四十年,我出生於臺南市的一個小康家庭,上面有兩位哥哥、兩位姐姐。根據兄姐的說法,我小時候很聰明,他們都稱我為「天才兒童」。聽說我還未入學就已經會進位加法,所以父母對我非常疼愛、非常重視,而我也自以為長大後一定會飛黃騰達。父母送我去一所很特別的小學就學,可是我生性懶散,很不喜歡讀書,就憑著那點小聰明,還算應付得過去。回憶自己在求學過程中,好像不曾拿過第一名,但重要關頭都能順利過關。

初中聯考時,我以低空掠過第一志願,考上臺南市立中學(今臺南市立大成國中)。當時我自忖,高中要考個狀元肯定沒我的份,但是考上臺南一中應該不成問題。所以考高中時,基本上沒什麼準備。果然成績不太理想,但是考上了臺南一中就是。後來考大學時,其實我搞不清楚為何要上大學,只知道高中畢業了,順理成章就要考大學。不過這次考得不太好,只考上臺大土木系,算是生平第一次不順遂,因為我的好朋友們都考上臺大電機,只有我在土木系,心裡老大不快。幸好臺大有個轉系的制度,大一升大二時可以轉系。我這一生真正認真讀書,大概只有準備轉系的這一年。由於轉系只算總分,所以我什麼都讀:微積分、物理、化學、國文、英文,包括國父思想也讀。要準備的科目實在太多,我乾脆在睡覺前讀微積分,讀法是躺在床上用心算去算題目,算到累了,書本直接蓋在臉上睡覺,隔天再起來算。經過一陣苦讀,大一結束後順利轉到電機系。後來大二時「恢復正常」,又不讀書了。那時還覺得奇怪,自己的成績怎麼會那麼糟糕!大二下學期稍微認真一點,拿到臺大書卷獎,表示還過得去。結果大三、大四又不讀書了。

那時候我給自己設定的生命目標是「生平無大志,逍遙過一生。」與周遭汲汲營營的同學相比,我既不想出國,也不想創業,最想留在學校當教授,因為我覺得教授的日子過得很快活,一年十二個月裡只需工作八個月,寒暑假不必教課,教了五、六年以後還可以休假一年,世界上到哪裡找這麼好的職業!當年我的教授一週只上八到十二堂課,不過他們在研究室裡的辛苦,是我沒看到的另一面。那時以為教授很輕鬆,所以立志當教授,從來也不準備托福、GRE考試,因為沒想過出國。但是大學畢業後服兵役時,看到很多同學、好朋友通通在準備出國考試,所以我也跟著唸,參加考試。後來我大哥知道了,當時他正好人在美國,就幫我申請獎學金,也申請到了。後來退伍時,我收到美國大學的獎學金,這意謂著我必須出國唸書,沒有退路了。但是我真的非常痛苦,這與我的志願相違背,從來沒想過我的下半生要待在美國,跟一群不認識的老外生活,用不太好的英語和人打交道。當年和現在不一樣,一旦出國唸書大概就不會回來了。所以我暗暗下了一個決定,寫了一封信給美國的學校,把獎學金退掉。沒多久我大哥就打電話回來,狠狠臭罵了我一頓。不過,我心裡有數,越洋電話很貴,這通電話不會罵太久,罵完我就自由了。

後來我驚覺不能再這麼混下去,想當教授也得有當教授的條件,起碼必須拿個博士學位才可以,於是積極準備考電機研究所。可能我天生沒有讀書命,當我想認真準備研究所考試時,父親因生病來到臺北,我送他去臺大醫院檢查,結果是胃癌,馬上安排開刀。然而開刀時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根本沒辦法進行手術,只好縫合。接下來是癌末的照料,但沒多久父親就往生了。那時原本已經心灰意冷,心想研究所也不用考了;當時一位與我很要好的朋友許舜欽,現在是臺大資工系教授,我們兩人是室友,他睡上舖,我睡下舖,剛好他也要考研究所,因此他對我說:「你就當作是陪考,陪我去考吧。」我們就一起去考研究所,沒想到雙雙考上。

五子登科的生活

讀研究所時,我遇到一個女孩,很喜歡她,所以很認真交往,後來決定廝守終身。那時我想到結婚後必須買個房子,若有小孩後,還需要養育費和教育費等,一切都需要錢。這時才發現,臺大教授的日子過得很逍遙自在,物質生活卻非常清苦。所以我的姐姐常數落我,說:「清涼清涼,吃飯淋鹽(臺語)。」意思是說,日子過得悠閒,可是很窮,吃飯只能配鹽巴。既然要結婚組織家庭,就不能再像單身時那樣,只顧自己逍遙自在。那一瞬間,我的人生價值觀全都驟變了,開始覺得「錢」很重要,一直想著如何賺大錢。

幸好當時我唸臺大電機研究所計算機組,學的是微處理機設計。當時微處理機剛開始發展,Intel8080甫問世,換言之,我的所學剛好是那個年代最尖端、最熱門的科技。因此當我一到外面找工作時,很快就進入一家美商公司,做設計工作。那時臺大的助教一個月薪水六千元,我一跳槽到業界,薪水馬上調成一萬八千元,以當年來說算是相當高薪,因為當時買一棟房子大概只需要一百萬元左右。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可以說過著得意、逍遙的日子,因為美商分派工作採責任制,只要你在約定的時間內完成即可。那時因為年輕,一接到工作就日夜趕工設計,完成之後交差,剩餘的時間都是自己的,非常輕鬆。其次,美商公司的假期特別多,所有美國人該放假的日子,我們也跟著放假,還有臺灣的國定假日,我們也比照辦理。早在民國六十幾年,美商公司已經實施週休二日制,再加上年假,真是合乎一句話:「錢多、事少、離家近。」從大學開始,我就騎腳踏車上學,即使在外商公司工作,仍騎腳踏車上下班,因為公司就在我家附近。就這樣約莫過了六年時光,一路從助理工程師升為工程師,最後升到資深工程師,已經到頂了。就在這時,我遇到另一個困難。

當工程師做設計的人,如果不轉往管理階層發展,最高的職位就是資深工程師或總工程師而已,薪水再怎麼優渥,離飛黃騰達總還是有一段距離。但是在我的記憶中,我是天才兒童出身,一定要飛黃騰達。當時我的一個同班同學,是某家大公司董事長的兒子,畢業沒多久就接掌他老爸的公司,那時我的目標是至少像他一樣當上老闆,才叫飛黃騰達。因此,我遇到一個難題:到底要不要創業?如果留在美商公司,薪水雖然好,早就達成「五子登科」(房子、車子、銀子、妻子、兒子)的目標,可是離飛黃騰達還有一段距離。一方面,不甘心就這樣度過一生,想去外面闖一闖,看看自己能不能功成名就;另一方面,又有一點害怕,因為當時我將近三十歲了,原本過著安穩的日子,一旦離職創業,若是成功當然飛黃騰達,萬一失敗,四、五十歲又回來當上班族,豈不是很糗?況且,創業很辛苦,與我的「生平無大志,逍遙過一生」宗旨相違背。

命中註定錢財滾滾天上來

想來想去,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就找算命先生看。心想,如果確定創業會成功,再去試;如果結果是失敗,就不要試了。後來算命先生問我:「年輕人,你有什麼困擾?」我和盤托出。說完,他摸摸我的頭,摸完之後下了兩個斷語:「第一,你一定會成功;第二,你是天生勞碌命,甭想逍遙過一生。」我追問:「怎麼樣才算是成功?」算師先生回答「家財萬貫」。我又問:「那家財萬貫是多少呢?」算命先生說「富甲一方」。我再問:「那富甲一方到底是多富有?你講清楚嘛!」後來算命先生終於說:「賺個幾十億大概沒問題。」我聽了差點昏倒,因為我的野心不大,心想能賺個幾百萬就了不起了,當時一棟房子才一百多萬元,如果我能賺個一千萬,就可以在臺北買五、六棟房子吧。沒想到算命先生說的遠超過我的想像,不是上千萬,也不是上億,是幾十億!幾十億在我那個年代來說是天文數字,所以我決定聽從算命先生的話,但是只聽一半,那就是「我一定會成功」,會賺幾十億;但是我絕對不要成為勞碌命。人為五斗米折腰,如果有那麼多錢,為何還要勞碌?

算完命,我開始思考,既然註定我會成功,就表示錢會從天上掉下來,那何必還要辛苦創業?因此我決定不靠自己的勞力賺錢,就讓錢從天上掉下來好了。但是,要讓天上掉下錢來,總要有個方法,所以我應該找個輕鬆愉快的工作,好讓錢可以透過某個管道自動流進我家。那時大約是民國七十年初期,房地產正要起步,所以我跟太太商量,把家中儲蓄全部拿去買房地產。當年流行預售屋,先拿出一點錢,就可以簽下一戶房子的合約。一年後,房子還沒蓋好,還不用繳很多錢,但是房價已經往上漲了,這時把房子轉手,一下子就可以賺很多錢。我和太太的儲蓄足夠一口氣買好幾戶預售屋,滿一年後再把房子轉手。當時投資了一兩年的房地產生意,平均每年賺個一兩百萬沒有問題。果然,錢從天下掉下來。

當時很開心,可是後來算一算,還是賺得太慢了。如果一年賺一兩百萬,十年賺一兩千萬,等賺到一兩億不就要五十年、一百年。當時我的年紀已經三十出頭,怎麼可能在有生之年賺到一兩億?這表示說,讓我富甲一方的真正答案不是房地產,一定還有別的做法。所以我再思考: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今天買,明天就能賣的?這樣賺錢的速度比較快,不用苦等一年。後來想到:「對,就是股票!」今天買進,明天就能賣出,賺錢更快。所以我再度跟太太商量投入股市,經太太同意後,記不清楚是哪一年的開春,過完年我回臺北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買股票。我記得,那時股票的指數是八百點,從我買股票那天起,不曉得什麼原因,天天漲停板,過沒多久就漲到一千點。當時幾乎每間號子都在慶祝,我心想這些投資人的格局真小,從八百點漲到一千點就開香檳,又沒賺多少錢,離幾億還很遙遠呢!當時的股市專家一致分析,漲到一千點之後必定會回彈整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的幾十億該怎麼辦?因此我決定不採信這套理論,繼續投資下去;後來果然被我猜對了,股票指數繼續往上狂飆。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中)

讓生命發光-盧克宙總幹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