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專題 新世紀生命價值觀 死亡九分鐘 Return from tomorrow

死亡九分鐘 Return from tomorrow

我並非要你相信什麼,我只是想單純地將我所信的告訴你,何況對於下一個生命會像什麼樣子,我自己也沒有概念。我只能說我所看見的——管窺而已。但從那一刻起,有兩件事讓我完全信服:第一,我們的知覺意識在肉體死亡之後,並沒有消失——事實上,它變得比往常更敏銳;第二,我們在世上如何過日子、建立什麼樣的關係,這個影響是深遠而無限的,比我們所瞭解的還重要得多。

book1書名:死亡九分鐘 Return from tomorrow
作者:喬治.李齊(George G. Ritchie)著/陳健民譯
基督教中國主日學協會,1988出版

< 內容簡介 >

本書是美國精神科醫師喬治.李齊在二次大戰期間,親身經歷瀕死經驗之後,所寫下的精彩過程,以及其對生命產生的重大影響。李齊因為瀕死經驗,為自己帶來非常不一樣的生命目標,李齊將所有的生命重心,都擺在為別人付出,不論是幫病人禱告,或是從醫學轉為精神科醫生,都是為了有更多的機會幫助周圍的人。因為認識無限生命的主體在心靈,我們便會用更寬廣的角度來面對自己的生命及面對周圍的人,生命方向完全不同。

< 內容介紹 >

故事由李齊醫師踏進他在利趣門紀念醫院的精神科診療室展開。李齊醫師這一天約診的病人是四十多歲的胡烈德,他因強烈的焦躁沮喪而前來看診。胡烈德堅信從出生至今,全世界的每個人都在設謀陷害他──母親遺棄了他、一連串不穩定的領養生活、許多剝削人的老闆、一個痛苦不堪的婚姻。就在這節骨眼上,胡烈德又罹患了肺癌,只剩下四個月的生命。他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未來了!來看診試圖改善人際關係,現在看來只是在浪費時間。

然而李齊醫師告訴他:「正好相反,這些事按目前而言,比過去的情況更急迫了;你的未來全看你如何迅速地處理這些關係。這比你想像的還要緊多了。」於是李齊醫師試著跟胡烈德分享,他二十歲時經歷過的短暫死亡及其啟示。

他說:「我並非要你相信什麼,我只是想單純地將我所信的告訴你,何況對於下一個生命會像什麼樣子,我自己也沒有概念。我只能說我所看見的——管窺而已。但從那一刻起,有兩件事讓我完全信服;第一,我們的知覺意識在肉體死亡之後,並沒有消失——事實上,他變得比往常更敏銳;第二,我們在世上如何過日子、建立什麼樣的關係,這個影響是深遠而無限的,比我們所瞭解的還重要得多。」

二次大戰期間,於德州營區服役的李齊,不幸染上肺炎。他一心想要離開營區,趕回家鄉利趣門,以赴維吉尼亞醫學院開課的日期,病情卻在此時急遽惡化。在一次昏厥醒來之後,他心急地奔向利趣門,卻發現自己並非腳踏著地面,而是在灌木的頂端遨翔,更怪異的是,所有人都看不見自己,對自己的問話沒有反應。李齊這才意識到,自己失去了物質的身軀,一種與世隔離的可怕寂寞感淹沒了他,於是他又瘋狂奔回營區,去尋找自己的軀體。當他終於看到在床上躺著的,全身以被單覆蓋著的自己時,「死亡」這字,首次配合著所發生的事而臨到了我。但我沒死呀!若我死了,我怎會是醒著呢?而且在思想、在經歷著呢?

此時他驚覺,在他所處的病房中,出現了不斷增強的光,這光較全世界的燈泡合起來還亮,他發現,這是一個用光凝成的人。他確信祂是耶穌。奇妙的是,憑藉著心底深處那種神秘的確信,我知道這個人愛我。由這位身上湧流出一種遠較能力還強烈的無條件的愛,並且這愛知道我身上每一件不可愛的事,但這愛仍然接納我、愛我。同一剎那,往事如電影般地倒帶,從出生開始的每一幕、生命中的每個細節,無論是好、是壞,都在瞬間真實地顯現在他眼前。而且每一幕裡都跑出一個問題:「你如何運用你的一生?」按著你所分配到的寶貴時間,究竟你完成了什麼?

李齊心急地反問自己:難道我從未做過永恆而有價值的事?難道我從未摒棄以自我的興趣為中心,而做些別人認為有價值的事?然而光對於他既不責備也不斥罵,只是愛著他,問他:「你藉你的一生愛過多少?你曾否愛別人像我現在愛你一般?全然地?毫無條件地?」

隨後,光靈帶著李齊到不同的地方去遊歷。他目睹了成千沒有軀體的人,生活在與活人共存的空間中。有些人生前染上了煙癮或酒癮,雖然現在沒有形軀,無法再和物質世界接觸,習性卻已根深蒂固,一再想靠近活人攫取煙酒,結果是陷於永遠無法滿足的痛苦中;有些人則因自殺,死後內心不安,不斷地尾隨在無法聽見的親人後面道歉不已。光靈告訴李齊:「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他又隨著光靈來到一片遼闊的平原,平原上擁擠著一群鬼魅般的無形人,他們在憤怒中互相糾纏、扭打,有如身處悲慘地獄。然而李齊同時發現,這個不快樂的平原上,到處盤桓著一些生命體,他們似乎是用光造成的。原來這些爭吵不已的靈魂,沒有一個是被遺棄的;他們被注意著、看護著、陪伴著,然而他們之中卻無人知道這種情形。這讓李齊明白了:無論是肉體的嗜好,物質性的慾望,或者自我的全神貫注──只要有什麼東西擋住祂的光,那就造成了隔離。

光靈又帶著李齊造訪一處宏偉的知識殿堂,這是宇宙思想的中心,生活在其中的人沈浸在知識的追尋中,渾然忘我,這種寧靜、光明,簡直就像在天堂!然而李齊發現,這些毫不自私且不斷追尋著的靈魂,竟同樣有看不見耶穌的毛病。原來,一個渴求真理的傾向,也可能令人遠離真理祂自己?──祂就站在他們當中,然而他們依舊埋首在書籍與試管中追尋祂……。

最後光靈顯現給李齊看,在無限遙遠的地方,有一座光輝萬丈、廣闊無邊的城,城中的一切彷彿都是用光造成的。有兩個光明的人物,以光的速度凌空飛來。這光之國度令李齊無限渴慕,他思考著:是否這些光芒四射的靈魂正是一生以耶穌為生活核心的人?是否我終於看到了那些在凡事上尋求祂的人?他們追尋得那麼認真、親近,以至於變得全然像祂? 

光靈告訴李齊他必須回到他的軀體,以完成他這一生的使命,於是在百般不捨中,他又活了過來。這死而復生的經驗,使李齊的生命產生極大的轉變。對於死亡,李齊不再害怕。過去的他是個極其內向害羞的人,現在他卻能對完全陌生的人打招呼,就像是認識了好一輩子似的。由於光靈,他嚐到了未曾經歷的一種無條件的愛。他相信,神是要教他懂得如何去愛別人。在當上精神科醫師以後,李齊每天都會提早到辦公室為當天的病人禱告。

故事最後,深受啟發的病人胡烈德也轉變了。雖然他的肉體更虛弱了,但過去的焦躁易怒已轉為平靜,笑聲中也不再摻雜著愁苦。他告訴李齊醫師:「就像我們以前所讀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現在我晚上常常睡不著,但我幹什麼你知道嗎?我為那些上班的傢伙們禱告──希望這公司有個好年頭,生意茂盛、利潤多得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