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人物故事 福青同學 父母恩情常在

父母恩情常在

178我爸爸是婦產科醫生,媽媽原本是老師,後來當家庭主婦,我是老大,有兩個妹妹。以前覺得我是蠻孝順的人,爸媽叫我做什麼事,雖然會嘀嘀咕咕,但還是會勉強自己去做。直到今年寒假去教師營當義工後,發現我不會觀察父母的恩德,因為師父說:「父母為我們把屎把尿,永遠不嫌髒,世上永遠關愛我的就是父母親。」還有一位師兄說每次他回家時,媽媽都會燉一大鍋東西給他吃,可能是牛肉或焢肉,雖然已經吃素很久了,回去後都會拉肚子,但每次都會很開心的吃完。所以當完義工後,決定好好觀察父母親的恩德。發現父母親對我有生育之恩、養育之情、教育之切。

生育之恩

因為爸爸是婦產科醫生,以前我常會在產房、嬰兒室走動。經過產房時會看到母親被推進產房後,發出很淒厲的叫聲,覺得生育是很痛的。我連眼睛痛或指甲發炎都覺得不舒服,更何況生育的痛比這大上千萬倍?護士把剛出生的小孩洗一洗,抱給媽媽時,看到媽媽非常滿足的笑容,凝望著小孩那種關愛的表情,每個母親都是這樣的關愛著我們。我媽媽對於我什麼時候受過傷、身上有多少傷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相對於我,卻都不了解媽媽的身上有哪些傷痕,頭髮為什麼白了。

養育之情

我從小身體不好,媽媽為了照顧我,把工作辭掉了,全心全意的照顧我,為我料理三餐,費盡心思煮好吃的給我吃。高三時,覺得營養午餐難吃又不衛生,就要求媽媽幫我帶午餐,媽媽也答應了,每天中午就騎著腳踏車送便當給我,同學都會圍在我旁邊看我今天要吃什麼好料的。媽媽常說早餐剛吃完,又要想中餐吃什麼,中餐吃完後,放學回到家又是熱騰騰的晚餐,雖然不是滿漢全席,但是一點一滴都是媽媽用心做出來、最健康、最營養的餐食。

教育之切

媽媽很愛護我,但教育很嚴。以前脾氣很倔強,一生起氣來就不講話,不管怎樣逗我,我就是不講話,媽媽一生氣,就叫我到廁所前罰站,不准吃飯,要我想我哪裡做錯了再跟她講,想出來才可以吃飯。因為這樣,我才懂得分辨善惡,而且分辨得很清楚。

爸爸則是用身教教我,他非常的孝順。阿嬤生前有嚴重的失智症,認不得誰是誰,還要輪流到兒子家住。有一次,阿嬤來我們家住時,爸爸知道老人家都很喜歡拜拜,趁下班後,叫我開車載大家到北港拜拜,後來爸爸去上廁所,剩我陪阿嬤,上完廁所回來後,阿嬤就說:「那是你五叔喔!」我那時有點嚇到了,阿嬤竟然都不認得我們了。可是爸爸很有耐心、很溫和的說:「我是妳兒子。妳最疼的那個、最細漢的那個。」有時阿嬤半夜起床,不認得自己在哪,就會把爸爸搖醒,問爸爸你是誰、我在哪裡,爸爸都沒有一點不耐煩,陪阿嬤聊天或看電視。我感覺到爸爸正用身教教我什麼是孝順!

寒假回家時,有一次幫媽媽腳底按摩,爸爸坐在旁邊,心裡突然生起平常我都幫媽媽按摩,很少幫爸爸按摩。因為爸爸比較內斂,我說要幫他按摩時,他都說不用、怕痛等等。想說今天也來幫爸爸按摩,於是就抓起爸爸的腳,看到爸爸一臉驚訝的說:「妳是不是摸錯人了?」我說:「沒有啊,就是想幫你按摩。」幫爸爸按摩時,看到爸爸腳指甲內的污垢,想到爸爸因為覺得有機很好,所以買了一塊田跟媽媽一起種有機,從拿筆到拿鋤頭,我跟妹妹都覺得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是他覺得這對我們健康很有幫助,對大地健康也很有幫助。爸爸有時要我們一起去農耕,農耕完就腰痠背痛。但是爸爸每天早上上班前都去農耕,五六點就去田裡工作,沒把我們叫醒,默默的為我們努力。我抬起頭看到爸爸的白髮,爸爸是家裡年紀最小的孩子,但卻是親戚裡頭髮最白的,爸爸為什會變這樣呢?雖然他平常很少說,但爸爸一輩子的努力都是為了我們。

有一次跟媽媽通電話,媽媽跟我說妹妹傷了她的心。因為覺得平常很少陪小妹唸書,有一次坐到她旁邊陪她唸書,她就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唸到一半,大妹晚自習回來了,小妹就跟大妹說:「二姊,二姊,你終於回來了,要不然媽媽坐在我旁邊讓我壓力好大。」媽媽聽到後覺得很難過,平常沒辦法陪妳做功課,只是想好好陪妳。我那時聽到也覺得很難過,想到我從小到大一定有很多不知不覺講什麼話或做什麼動作傷過媽媽的心,但媽媽也不會跟我說。就像媽媽不會跟小妹說妳哪裡做錯了,而是默默的把苦吞下來,再把所有最好的東西給我們。我覺得很懺悔,也希望可以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父母親,只要他們想要的東西我都願意給他們,他們不想要的、會傷害他們的東西都去除掉。

今年生日,爸媽打電話問我說:「妳想要什麼生日禮物?」但我覺得生日的主角不是我,而是父母親,所以就問他們:「你們想要什麼禮物?」因為爸爸去南部開會,所以我就分別打給兩個人,我以為他們會說要好好念書、要念英文、要運動等等,因為這是他們常常對我說的,但很神奇的是兩個人的答案不約而同的說:「我希望妳能健康快樂的長大,是我最大的願望。」我聽到時非常感動,父母親的心,時時刻刻都放在我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