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廣論專區 【story】袞巴瓦、內鄔蘇巴

【story】袞巴瓦、內鄔蘇巴

2 4 FB

袞巴瓦是阿底峽尊者的主要弟子,本名自在幢,還有一個名字是阿蘭若師,很有名吧!他也是年少出家,準備上山靜修閉關,突然聽到阿里來了一位大班智達,想了想:「我還是不要去閉關了,趕快去找這位大善知識。」所以他就去找阿底峽尊者,值遇了阿底峽尊者,隨學多年,同時也兼任許多事務。所以現在大家在法人事業各項承擔,不要覺得委屈,看傳承祖師都是這樣的,連種敦巴尊者都放馬,沒有一個修行者是到善知識面前只學法,不做這些的

 

所以他也兼任許多事務,透過尊者的加持,在心中生起了圓滿道次第的覺受。據說他有廣大神通,這不是傳說,是真的,但是從來不以此為重,而以圓滿道次第為主要修持。在阿底峽尊者示寂之後,就依止種敦巴尊者。曾任幾個大寺院的住持,大弘阿底峽尊者圓滿的教授。住世六十七歲,示寂後往生兜率內院。阿蘭若師的主要弟子有內鄔蘇巴、奔公甲,有名吧?很猛喔!

 

內鄔蘇巴,是袞巴瓦的主要弟子。相傳他是普賢菩薩的化身,擁有與生俱來的堅固三摩地,不用修就有,而且不待他人策勵就能生起強烈、純正的出離心。他出家之後就在袞巴瓦的座前聽受眾多的顯密教法,師徒之間不待言語,就是不用說,他倆就明白對方是怎麼回事。這對師徒倆默契到什麼程度呢?聽一聽。有一個人介紹內鄔蘇巴說是與生俱來擁有三摩地的比丘,袞巴瓦聽了這個消息就彎著身體驚嘆道:「哎呀!太神奇了!太好了!」上師一聽到弟子就這麼歡喜。「像這樣的人,或者是不需要上師而自己可以一直進修;或者也需要一位上師吧!」在說這樣的話時表示了喜悅的態度。所以有一位叫作釋迦戒的,也是一位善知識,他回到寺院之後就對內鄔蘇巴說:「你不要住在這裡了,快到熱振寺去吧!」就是袞巴瓦住的地方。「那個寺中的大德袞巴瓦在掛念著你。」內鄔蘇巴尊者一聽到袞巴瓦的名字,內心非常地感動,感動到全身的毛孔直豎,當下就發願說:「我能和具足阿底峽尊者師徒二者教授的這樣一位善知識見面,可以得到整個菩提道次第的教授,那再好不過了!」

 

他發了這樣的誓願,來到了那座寺院要求拜見善知識袞巴瓦,可是那裡的人說:「袞巴瓦尊者正在閉關,你現在不能去打擾他。」他就繞行袞巴瓦住的靜室三匝,然後在靜室北面一個井邊頂禮三拜,發願說:「哪怕我此生縱或不能作為大德您的應化有情,我來生也一定要做您的應化有情!」表示了徹底地依止他的心。一般我們發願說生生世世依止善知識,那就是確定此心永遠不變。然後這位閉關中的善知識運用神通,突然發現那個具緣的弟子來了,當時就命侍者把他叫進來。他來到善知識袞巴瓦的座前拜見之後,就請求賜他法,袞巴瓦大師就說:「我與上師阿底峽尊者最初第一次剛見面,尊者就傳了入佛教之門的正法——皈依教義導釋,還有朵瑪水陸供軌這兩個法。可是如果不經過思考研修的法,不會產生利益,所以你得到這個法之後,一定要去思維和研修半個月,然後再回來。」

 

所以內鄔蘇巴就照著上師說的話,住在自己的小屋裡,把這兩個法都依照上師的法語一點不錯地進行了精修,得到了相當的修驗。然後又去上師那兒,但他沒有廣大的資財,就用非常虔誠的心捧著一炷名香,來到善知識的面前,把自己的修驗告訴上師。他的上師非常歡喜,又給他傳授了三士道的教授,就像父親教兒子一樣教他。有一次,有一些人在袞巴瓦的座前聽法,內鄔蘇巴第一天沒有來,隔天才來,結果他的上師把昨天內鄔蘇巴沒聽的課再重新講一遍,就為他一個人再重新講一遍,可見對這個弟子是多麼地另眼相看。並且善知識袞巴瓦對內鄔蘇巴說法的時候,每天都重複地說:「阿底峽尊者是這樣說的,阿底峽尊者是這樣說的,這一件事阿底峽尊者一直這樣說!」給他講法都講短短的一段,弟子心裡就想:「哎呀!給我講得太少了,如果能再多講一些,該有多好呢?」然後袞巴瓦好像聽到一樣,馬上就開示:「不在於口中多說話為佳,而是重在此心實踐。」弟子心裡生一個念頭,上師馬上就回答他,並且就在這裡停下來不說法了。

 

他偶爾去禮拜袞巴瓦的時候,心裡想:「我好想得到上師的足加持該有多好啊!」就是想要用頭頂禮他的腳。結果他的上師袞巴瓦知道了,有一天就把他的腳長長地伸過去給他頂禮,很顯然袞巴瓦對內鄔蘇巴真的是十分喜悅。喜悅到什麼程度?有一次為他作摩頂加持,把三個指頭按在內鄔蘇巴的頭頂上,口中居然祝願說:「直至盡形壽,拙師我護持你的手跡都常在。」就是說直到盡形壽,我按下去護佑你的這個手跡,像封印一樣都一直在你的頂上。袞巴瓦把共通道的所有修法都教導了內鄔蘇巴,他依法精進起修,很快生起了徹底的通達。

 

實際上內鄔蘇巴是一個非常非常慈悲的人,他的修業生起了非常卓越成功的徵兆,甚至是生起了證量。他對盲人、乞丐還有一般貧苦的人,表現出極大的慈愛和悲心。有一次有個地方的人,供獻給他一件用細質的氆氌做的衣服,非常精緻又很花錢。結果剛供養完,恰巧就有一個痲瘋病人來找他說:「求你給我一件衣服穿,可憐我。」內鄔蘇巴把這件非常珍貴的衣服,隨手就給那個痲瘋病人。諸位施主想一想,如果是你會什麼感覺?那個人知道之後說:「我的善知識啊!我因為想著要供養您而做的衣服,所以不避勞苦,盡都是用最精細的功夫,費了好多心血縫製的。我非常喜歡,可是一點都不敢把它披在身上,所以就供養您了。您……」下話他就沒說了。然後內鄔蘇巴回答道:「這是什麼話?布施給你自己的母親還不高興嗎?我這一生已經布施出了七千兩黃金。」

 

還有一次發生大災荒的時候,當然弟子們一定不會讓內鄔蘇巴餓到,會想法把食物給他吃。他吃飯的時候就裝著吃飯,不知道是怎麼裝的,大概是假裝吃飯,然後不時地往衣服裡藏東西。其實他沒有放在嘴裡嚥下去、也沒有嚼,就不時地偷著把食物都藏在衣服的背後。藏很多之後,就假裝吃很多吃飽了,等到乞丐來的時候,他就從衣服裡拿東西給他們,其實都是弟子們給他的食物,他沒有吃卻裝著吃了。為什麼要裝呢?他不吃,弟子能饒了他嗎?一定要他吃的,所以你看看他多麼地慈悲。甚至他拿來布施養活了很多人,但自己卻越來越消瘦了。結果有一次有一個人來照顧他,那個人可能沒有布施食物給別人,自己吃得很飽,看起來滿面紅光,內鄔蘇巴就不太高興了——看起來在飢荒的時候身體太好,善知識會說你。他說:「菩薩應該做難行布施的時候,你怎麼儘量都用飽食把自己餵得這麼肥?是不是心眼太壞了?」這話很嚴重耶!結果那個照顧他的人一聽到之後,立刻全身發抖,什麼話都講不出來。就是在此刻,這麼紅光滿面是有罪的。所以你看他是多麼慈悲細心的人。

 

其實我每次看到他把飯偷偷地藏起來這一幕,真的是很感動!一方面讓弟子們不要擔心,一方面想留下食物給那些完全沒有食物的乞丐,真是了不起的大德。如果這件事沒有記下來的話,我們就只能知道他是傳承祖師,生起多高多高的證驗,卻不了解他是用怎樣的一顆心,來對待從不相識的那些人。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四講

音檔:49’19”1: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