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好事多 大型演講 愛與和平-John Robbins台灣公開演講全文

愛與和平-John Robbins台灣公開演講全文

愛與和平-John Robbins台灣公開演講全文

謝謝你們在地球上出生,有暇滿人身,有人的體驗。當然其中會有痛苦,有年老、疾病、死亡等生老病死苦,但同時也包含了美、愉悅、療癒,以及愛的機會。這個愛是服務人群的愛,從中能有機會成長。在智慧的部分,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對全世界行善,也是你們的特質,所以我要謝謝你們,感恩各位。

V MG 0076 M14

出生富豪之家 死亡帶來生命覺醒

我出生於一個冰淇淋王國的企業家族,我的姑丈和爸爸成立了31冰淇淋,是全世界最大的冰淇淋公司。我是唯一的獨子,有姊妹、沒有兄弟;我的爸爸總認為我會繼承事業,他訓練我、培養我,希望我能接班。以財務觀點來看,這家公司經營得非常成功,我的父親認為他提供了一個年輕人會感恩的機會給我,當時我也很感恩他對我的信賴。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非常喜歡吃冰淇淋,直到一些事情慢慢發生了。

我的父親的合夥人就是我的姑丈,54歲時因心臟病往生。他很胖、體型很大,吃好多冰淇淋,在當時被認為還很年輕就死亡了。我問我父親:「你覺得姑丈心臟病發作跟吃那麼多冰淇淋有沒有關係啊?」我的父親看著我說:「絕對沒有關係!沒有!NO!他的心臟就是累了,不想工作了!」父親的意思是絕對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我的爸爸完全不會考慮有這樣的可能性。他當時生產銷售的冰淇淋比其他廠商加總起來還要多,對於我們家族的產品可能有害,這件事他連想都不會去想,其間可能會有這樣的關聯性。也有可能因為死亡的是姑丈,所以他避而不談這個話題。

但我很坦白地想要知道答案,想知道兩者之間是否具有連結性:一個單一冰淇淋吃一口或一桶當然不會怎麼樣,但是吃得越多呢?我的姑丈真的吃得很多。吃得越多是否越有可能有醫學上的問題呢?在病理學上是否就有可能得到心臟的疾病?這對我來說是個覺醒的時刻,打開了我的眼睛,看到另一些事情。而另一個時刻也來了。

20151107001

真相 揭開人生的抉擇

那時候我們的冰淇淋連鎖店有好幾千家,在連鎖店櫃台後有非常大的照片,上面有許多漂亮的乳牛,飼養在美麗的威斯康辛州的草原上,哇!很棒的草原、陽光,是帶給大家的感覺和印象,彷彿跟全世界和諧共存,動物很快樂地生活在草原上。

但是有一天,我跟我爸爸去一個養牛的牧場,那是我們家族企業的供應商,在加州中部。情況跟我當時想的完全不一樣,這些牛完全被禁制在牛棚裡,完全沒有給他們吃草,他們站在泥巴裡、站在牛糞上,擠得要命,密度非常高地集體放在一起,根本動彈不得。我當時還是個小孩子,想要接近一頭牛,跟牠說:「哈囉!」打個招呼,但小牛馬上很害怕地往後跳,顯然牠很害怕我。他為什麼害怕我呢?在人的手上,這些牛是怎麼回事?他們害怕人類。牛的本性是非常和平、有耐性的動物,可是這群牛非常地急躁、非常地有壓力、非常地害怕,因為人給他們生活的條件非常差。下一次再進入冰淇淋店,我看著照片的時候,我知道它們沒有說實話,照片都是假的。

我開始覺得,銷售冰淇淋賺錢是我父親當時的作為,也是我要繼承的,但是我不要這麼做。我非常尊敬父親,但是他希望我接班的願望非常強烈,在這種情況下,我該怎麼辦呢?於是我試著跟他談一談。我說:爸爸,你和我的世界不一樣,今天的環境一直在惡化,人的活動一直在傷害地球,牛奶製品和工廠化養殖方法是衝擊這個世界的重大原因。你可能不認為高糖含量對心臟有害,可是現在確實證明有關連性。我們生活在這恐怖的陰影之下,如此令人害怕的事實,您有看到嗎?這些議題對我來而言沒什麼道理,如果我對冰淇淋有什麼正面回應,也是我所不願的。不過他聽不懂啊!他不了解。他就是很希望我能接班,進入冰淇淋王國,可是我要走的方向不一樣。於是我得面對這些衝突和矛盾。

公司當時做得非常成功,父親有數百億身價,而我若做他想要做的事,我的財務狀況應該是相當不錯的。但是有一些比錢更為重要的事,互相照顧、關懷地球、互相依賴、能共同成長、關懷,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最後我告訴父親,我不準備做他要我做的事,這決定讓他很受傷、非常生氣,我們好多年都不講話,彼此之間壓力很大。我做了選擇,雖然我盡量地想尊重父親,也想告訴他我之所以這麼做的理由,但那段時光還是讓我們都很痛苦,我覺得很抱歉,但我一定要這麼做。

20151107005

與大自然共存的生活

我跟太太搬到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的一個小島上。我跟父親說:我完全不要你的信託基金、不要你一分錢。我必須在道德上做一個好的選擇,完全不想依賴他的財富。我們在小島上造了一個很小、很原始的小木屋,住在那裡十年。我們自己種菜自己吃,當時並不知道如何耕種,就在錯誤中學習、嘗試,慢慢知道如何種植。

剛開始我們決定種甘藍菜。之前從來沒種過,在島上要依賴自己,必須種得出來。我們買了幾袋種子,在每三英尺的空間撒下種子。我想若用工業化的方式種植,把作物種成一排一排的,是有道理的,但我們只是人工在做,用手挖個洞、把種子丟進去,不用一排一排、整整齊齊密集地種,像紐約市棋盤式的市容那樣整齊。我用很自然的方式做,照自己的意思來,到處灑種子,以為過幾天就會長出菜來。其實我也不知道種子發芽要多久時間,隔了一天,有些小芽冒出來,以為這就是我要的菜了。種子發了芽,我就在把它移開來,給它更寬廣的空間,澆水、照顧它。我當時也不知道甘藍菜的頭應該長什麼樣子,想說它不應該在地底下嘛!可是也沒長出像甘藍菜的外形,反而像菜園外的植物(雜草),我還想:這很奇妙啊!我的菜園外有野生的甘藍菜呢!我真的以為會種出像在超市中買到的菜一樣,結果並沒有順利生長。這就是我們第一次的失敗,因為無知。可是我們一直企圖想要學習如何種植。那一年沒有收成,我們便從錯誤中學習。我常想,我們只是一般人,都會做錯的,重要的是可以從中學習,不會持續犯相同的錯,只要願望和方向正確就可以了,這些價值如果能把持住,有愛、關懷與承諾就可以,這樣的方向就對了。

當時我們就是想要回到自然界。在這之前我們跟大自然沒有連結,我小時候家庭很富有,我常開玩笑說,在家裡都是人家在服務我,現在我們真的自己在服務自己,完全依賴大自然過生活,我也讓它漸漸實現。我們很努力地工作,也做了很多瑜珈、禪修,試著學習與美麗的世界和平共存。

20151107006

邁向和平之路

慢慢地,我從當時以金錢衡量一切的價值體制中移開了。之前我對我父親感到有點尷尬。他當時判斷人不是用他的個性特質,不是看他的善,而是看他擁有多少錢。這樣的價值是病態的,我們的社會卻用這個作為正常的評斷方式,我不想接受,不想用金錢衡量一切,我要對它表示抗議,所以我們完全用不同的模式在生活。

之後我寫了《新世紀飲食》這本書,告訴人們,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食物,因為食物影響我們的健康、影響動物、地球和各種生物,我們選擇哪一些食物對我們的身心靈是健康的,同時也可以開放一些空間來修行,讓我們的腦袋和心靈更為清晰,大部分的情感能達到內部的平和。我認為以工廠化的方式生產肉類來吃是夢靨,無法達到內心的平衡,無法造成人的福善。我也閱讀醫療期刊,書中談到心臟病、癌症和吃肉之間的關係,我認為我們不需要飼養動物,把牠們關在其中,也不能用廉價的工廠式養殖方式,我們不應該這麼做。

我的父親最後賣掉他的冰淇淋王國,獲得數以百億的身價,他擔任總裁和董事長,自己的健康卻越來越糟了。他在七十歲的時候有非常嚴重的糖尿病,醫生告訴他,可能要截肢、切掉一隻腳,有可能眼睛會看不見。他的血壓非常高,一天要吃十顆降血壓藥,產生很多副作用,身體當然不舒服。醫生宣判父親一輩子都要吃降血壓的藥,他的體重也是很大的問題,可以說病得很嚴重。

《新世紀飲食》出版之後,我送給他一本,但我知道他沒有讀。出版這本書之後,他去看他的心臟科醫生,是當時加州最棒的醫生,地位非常崇高。這位醫生做了很棒的事,他跟我父親說:「你病得不輕,我們最能做的就是調整一些藥物,試著把副作用降低,讓你接下來的幾年稍微過得舒服一點。可是如果你願意在生活上做些主要的、重大的改變,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喔!」我的父親聽了很害怕:「我的生活要做什麼改變?」醫生就到書架上拿了一本我的書給了他,「你應該讀這本書!」他的醫生並不知道作者跟眼前的病患是父子關係,我在書中只提了一句我的父親,醫生應該是沒看到;我的父親當然知道,可是未告訴醫生。我真希望當時能在診間看見父親的反應。因為對我而言,一邊是我的爸爸,面對地位非常崇高的醫生,一直在治療他的心臟病,把生命都交給了他;而這位醫生建議他讀的這一本書,竟然是他兒子寫的,也是他當時拒絕閱讀的。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時刻,而且是一個對我父親來說很緊張、壓力很大的時刻。

父親開始讀這本書了,因為他很關心自己的病。慢慢地,他做了改變,好的結果漸漸出現,當他做了更大的改變,更好的結果又接著出現。過了不久,他就不再需要胰島素了,也不再吃糖尿病的藥,完全變得像隱性糖尿病一樣,再也不用談到截肢、眼盲的問題,原本要吃一輩子的高血壓藥物,也不用吃了,因為血壓已經正常了。他的體重降了很多,又開始恢復打高爾夫,成績非常好。他打電話告訴我,「小約翰,你絕對不會相信的!這非常奇妙!非常難以置信。我覺得你當時都是對的!」我開始覺得,父親之前對我很失望,可是長期來看,我可以給他更有意義的東西,不只是接班而已。我們開始變成朋友,彼此之間有了聯結,他後來又很健康地活了二十年。

我是唯一一位與父親沒有條件式連結的家族成員。在他周邊的人都聽他指揮,父親給他們錢,他們就聽他的話做事,甚至於我的姊妹和媽媽也是如此。至於我呢,如果我打電話問候他,他知道我絕對不是來要他的錢,因為我從來沒接受過他一分錢,也因此搏得了他的信任。他信任的人只有我,會跟我分享一些事情,這些事他是不會和其他人分享的。我開始確定,給了他更為重要的東西,如果當初接班就不會有這些了。

有一天他跟我說,「你知道你讓我最困擾的是什麼嗎?」我說不知道啊!他說:「我碰到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價錢,你沒有價錢。」我跟他說:「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這是你對我的稱讚吧!」他說:「是的。」

少一點痛苦 多一點愛

最後我爸爸活到九十初頭,又生了病,後來就往生了。往生前在加護病房,我在他的病床邊。他使用手動式的嗎啡注射器,因為身體很痛,必須注入很強的嗎啡藥劑止痛,否則就會昏迷而立刻死亡。當然也不能太頻繁,院方允許他每15分鐘注射一次。於是他痛的時候就打嗎啡放鬆,15分鐘後又有痛的感覺,又開始緊張了,注射了嗎啡又覺得好一點。我很想為他多做一點,卻無能為力。

在某個時刻,我跟他說:「你要痛少一點嗎?」
他說:「是啊!痛苦少一點。」
我說:「少痛一點,要多愛一點。」
他說:「少痛一點!」
我說:「是啊是啊!少痛一點,可是要多一點愛。」
他就說:「少痛一點!」他不說多一點愛。
我就說:「好吧,少痛一點,那就多一點愛嘛!」

在某個時刻,他又打了一次嗎啡,慢慢閉上眼睛,好像睡著了。我想,既然他睡著了,我要表現我的愛嘛,就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他馬上嚇醒,我說:「抱歉抱歉,我不是想要讓你緊張,我只是親了你的額頭一下」他逼問:「你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因為我愛你啊!」「喔!你總是在講愛嘛,對吧!你一直在講愛對吧。我沒有啊!我不講這些事。」

事實的確是如此。幾年前,我的雙胞胎孫子出生了,是早產兒,情況並不好,必須住在育嬰箱裡。我的父母來拜訪我,看到這些小嬰兒抱在一起,我的爸爸跟我說:「約翰,你覺得所有的小孩都需要愛嗎?還是只有早產兒需要愛?」

我說:「爸爸,我確實認為所有的小孩都需要愛。」
他說:「這對我來講是新的觀念喔!」

我爸爸在病床上時說:「如果大家都講愛,人家就會利用你。」
我說:「也許你的生活一直都如此吧!」
他說:「你關懷人群,對吧!?」
我說:「我試著關懷大家。」他就點了頭了。
這時他身體又痛了,又打了嗎啡,閉上眼睡著了,我又親了他的額頭。這一次啊,他說:「喔~有愛,這邊真的有愛,我感受到了!」
我說:「是啊,有啊,痛少一點,」
他說:「多一點愛。」這一回他說了。

然後我們就來來回回一起說,「痛少一點,愛多一點。」他又睡著了。

這些都是他最後講的幾句話,那一天晚上他就往生了。我非常感恩,到目前都覺得非常感恩,長遠來看,我能用我的方式愛他,不管我們有差異,不管我之前曾讓他完全失望,最終我給他很重要的東西,比接班還重要的。

VIMG 2523 W10

尊重自然本性

對我來說,學習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當你尊重連結的感覺,在內心完全尊重自己,完全地遵守內心的呼喚,遵循你的心靈、遵循人對地球的本性、以及人生活的本質,就可以把自己調整到這樣的特質上,那會得到很大的力量。這力量比數以百億計的金錢力量還大,而且更為重要。如此做,對地球的未來、對眾生、對靈性都非常重要。如果把自己調整到這個位置,就可以保持通道,讓大家可以表現出人的特質,這是人心本具備的。

也許有人覺得慈悲是一個弱點,像我的父親當時就這麼認為,可是我不認同。我相信慈悲很重要、愛很重要,這遠比有多少錢要來得重要。我們都知道這個事實,但是在這個時代、這個社會有很多壓力,讓我們遠離了真實,讓我們追求壓力性的物質,感覺非常地害怕,而且一直想著賺錢。當然我們是需要賺錢來供給基本生活,但是我在這世界上生活,看了一些事情,有些現象讓我覺得很悲哀。

在這地球上有幾十億人,有數以億計的人類因為生病、不適當的吃而生病、痛苦,因為不知如何飲食;又有些因飢餓而死亡。同時,在同樣的時刻,有數以億計的人因為吃進太多膽固醇、脂肪和肉而生病。我們用十六磅的穀物做出一磅的肉,其實只要一磅的穀物就可以等比的做成食物,這就是這地球上的不平等性。甘地說,過簡單的生活,別人就可以生活得很簡單,我把它翻譯成:吃得簡單一點,別人也可以簡單吃。少吃一點肉,吃食物鏈中比較低階的植物類,如此就不用看到動物痛苦,牠們不用被關在監牢中飼養,也降低了碳足跡、生物足跡、降低了溫室氣體的排放,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實際上不吃肉,就能對氣候變遷做出貢獻,比開豪華轎車來得更有貢獻。而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做的,不僅讓自己心裡感覺更好,也可以與地球上所有美麗的生物建立很密切的聯結。

我們被教導很多迷思,其中一個迷思是動物沒有感覺、沒有靈魂,也沒有意識,只是一個物體而已,所以我們可以掌控牠們,用我們的方式來處理牠們,吃牠們的肉。我知道這不是事實。學習尊重其他生命,對我而言,在精神道路上是很重要的一步。學習尊重其他的人,尊重其他不同想法、不同膚色、不同文化的人,尊重不同的性別、族群、不同宗教的人,對我而言,在靈性的道路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尊重需要學習。在靈性的道路上,所有的愉悅和痛苦都需要擁抱,因為身為人就會有這些。走的道路越長,用我們所相信的來生活,讓心靈依照正確的真理來生活,當它越來越強,我們的心靈也會越來越成長,大家會漸漸聚集共同的力量,慈悲心就培養出來了。慈悲心越強,大家的內心會越來越平靜,得到更多和平,身體也會增進療癒的能力。當我們的心靈成長得越好,就會有更好的願望和願景去認知,為什麼我們要來到這個地球上?為什麼我們要出生?生為人身,我們是誰?而不是被教導我們是誰,並非照別人的期待做自己,我們不是被掌控的,而是與其他人以關懷、照顧、愛的方式來互動。這是我一開始感恩大家做為智慧人類的一群,感謝各位身而為人。在這個地球上,要得到人身不容易,卻是值得的,把愛放進來,這是一件很美的事,感謝每一個人所做的善,我相信你們都能做到。

20151109 John Robbins台灣公開演講全文

推薦閱讀:日常老和尚 介紹「新世紀飲食」(影音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