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文章

用金沙累積成金山

當兵歷程可說是我人生在身心上一段極大的考驗,一入伍隨即被關在營區裡,面臨無止盡的催促與吆喝。在裡面最強烈的感受是『委屈』,為什麼能不能休息,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全得仰賴他人的定奪?為什麼問久了就變成了無奈。無奈地算著自己還有多少月、多少天,只要撐到退伍就沒這些苦悶了?但退伍它好遠、它到底在哪裡?

很多人紓解壓力的方式就是打電話給朋友抱怨,尤其是在新訓期間,電話亭前永遠排著長長的人潮。我剛開始也跟著排隊去打電話,但打了一兩個禮拜後就不想打了。跟朋友聊聊天只能稍稍紓解情緒,並不能解決我日復一日的苦悶,覺得日子過得很沒意義。

有位大專班老師告訴我,就算日子是這樣過的,還是可以試著把每天光明面的部份記錄下來,例如:當長官嚴厲責難,你卻能夠不發脾氣,就是善行一件。我聽了就試著每天晚上把任何一個微小的善行紀錄下來,這小小的改變卻讓我面對每個流淌著汗水,不斷被吆喝、站崗的日子,有了正面的力量。

甚至我開始試著去開發,去為自己當兵的日子創造不同的價值。我發現有很多小事情是可以做到的,像多幫助晚來的新兵,陪他們聊聊,跟他們分享軍中很多忌諱的事情,分享怎樣才能夠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看到地板髒了,別人不願意做,那就我自己犧牲午休時間去清掃乾淨。默默的在背後做一點點事情,但正是因為這些微小的小金沙,讓我不用否定自己過日子。在原本認為無奈的部隊裡,看到一些原本看不到的光亮,每晚紀錄著這些善行的金砂,讓我在如沙漠般荒涼的心頭上,泉湧了慰藉與積極面對未來的力量。

從入伍到領到退伍令,若不是師長及同學們不斷的鼓勵支持,我是沒有辦法這樣順利退伍的。有了師長的引導,對面苦熬數饅頭的絕望氛圍,我能用更正向的態度來走不一樣的路。脫下戎服,除了有卸下千斤擔的解脫感之外,還有一股突破一道生命關卡的喜悅,以及對所有陪我走過來的人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