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文章

史懷哲 Albert Schweitzer

史懷哲不但是集哲學、神學、醫學、音樂四個博士學位於一身的歐洲才子,更是二十世紀人道主義的最佳典範。他在非洲行醫的犧牲奉獻,對生命的憐憫和關懷,以及貫徹始終的毅力至今仍為後世所景仰、推崇。

學習歷程

史懷哲與老師的關係良好且密切,從認識一直到老師過世,都維持很好的關係。史懷哲會成為20世紀人道主義的巨擘,是因為背後有一群非常好的老師在幫助他。

從小,史懷哲就會對於聖經中的故事向父親提出疑問,看得出他對於求得事情真相不馬虎的態度。5歲開始跟父親學習鋼琴,開啟了他對樂器的興趣。

到慕尼斯達上中學時,史懷哲原本課業表現不佳,而威曼老師認真的教學態度和有趣的課程設計,啟發了他的讀書興趣和奮發求學的態度。這是史懷哲第一次遇到一位身體力行的教育工作者,直到老師去世前,他每年都會去探望老師。

史懷哲十五歲的時候開始與尤金孟許老師學習管風琴,經過一個禮拜苦練,讓老師刮目相看。老師指導史懷哲研究巴哈作品。十八歲時又與魏多老師學習,日後成為著名的管風琴大音樂家、及巴哈研究專家。後來史懷哲寫了《巴哈》,使他名聞全歐,此書可說是師生共同研究產生的。魏多全心全意教導史懷哲,還想讓他繼承自己的衣缽。因此,史懷哲決心至非洲行醫之初,最大力反對的就是魏多老師;但到了最後,最大力支持史懷哲的,也是魏多老師,魏多老師更曾多次幫他舉辦音樂會募款,以便籌集行醫的資金。 

  1. 史特拉斯堡的大學生活:
    於聖湯瑪斯神學院主修神學、哲學,同時也繼續學習音樂。不僅須兼顧學業,另外又需騰出時間到魏多老師那學管風琴,雖然疲憊卻孜孜不倦。當時德國大學,三年修業結束並不能取得學位,尚須花5、6年時間做研究提論文才行,22歲的史懷哲,為了同時拿兩個學位,夜以繼日的用功。後來在24歲取得哲學博士學位,26歲取得神學博士學位。史懷哲兼具牧師、音樂家、作家各種身分,獲聘斯特拉斯堡大學教授,28歲當上聖湯瑪斯神學院史上最年輕的院長。
  2. 重新求學:為了成為醫生,到非洲去幫助當地的病患,以30歲的年紀到斯特拉斯堡大學醫學院登記入學。求學的同時,他同時擔任傳教工作及在大學兼課並舉辦演奏會賺取生活費。史懷哲在37歲終於通過醫學院畢業考試,拿到醫學博士。

非洲行醫

21歲時史懷哲下定決心: 「30歲以前要把生命獻給傳教、教書與音樂,要事能達到研究學問和藝術的願望,那麼30歲以後就可以直接進入一個立即服務的方向,把個人奉獻給全人類。」

從38歲起,到90歲過世,史懷哲非洲叢林裡前後共計53年,他以「向生命致敬」為宗旨,終生不渝。他在蘭巴倫,燃起人道主義的炬火,光芒照耀全世界。史懷哲總共去了蘭巴倫十九次。在非洲他建設醫院,治療病人,管理行政。在歐洲他透過演奏管風琴、寫書和演講為醫院籌款。

1949年(75歲),史懷哲遠渡大西洋,為了替醫院募款而到美國演講。當治療痲瘋病的藥研究完成、證實有效之後,他遠渡重洋的大量訂購這種新藥回非洲,以便治療越來越多的痲瘋病人。因為史懷哲的醫治,原本形同活殭屍得痲瘋病患的生活已經出現轉機,臉上再度出現了喜悅的笑容。

史懷哲他有永不枯竭的精力與永不厭倦的毅力,他凡事親力親為,有些人看到博士不僅要管理醫院,連一些看起來瑣碎的事,他也自己作。常有人對史懷哲說:「你像是蠟燭的兩端點火,這樣忙碌的生活,身體怎受得了?」史懷哲說:「哦,可以的,只要蠟燭夠長的話!」博士到了八十、九十,還是照樣幹著活兒,連他自己都吃驚,他只能說:「這是恩寵」。

重要成就

諾貝爾和平獎 (78歲)
1953年10月31日,史懷哲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當別人問他要怎樣運用這筆獎金時,博士很篤定的回答:「當然用在蘭巴倫的醫院囉!」

一生奉獻

老博士雖然精力過人,但死亡終究不可避免。他直到90歲在監督土人工作時,因心臟麻痺而倒下。十天後辭世,遺體就葬在醫院附近的墓園,夫人海勒娜的身旁。

他曾說:「人生對我這種人來說,和只為自身而活的人相比,實在是自討苦吃。然而,這種人生將更豐富、更美好、更幸福,因為這不是普通的生存,而是有血有淚的人生。」這是史懷哲環顧自己曲折傳奇的一生,所下的註解。他也說:「吾人必須共同背負起籠罩在這世界上的不幸與悲哀的重擔。」這也是他一生的最佳寫照。

對後世影響

史懷哲被尊為非洲之父,因為他的緣故,從此前往非洲支援醫療奉獻的醫師及各國致贈的醫藥品源源不絕。 此外,全世界有50多國(包含台灣)設有「史懷哲之友」聯誼會,宣揚史懷哲「尊重生命,世界和平」的思想,並刊登他的著作。

他的奉獻使成千上萬人追隨他的人道理想和「向生命致敬」的準則。不只是醫護人員,還有許多人因為受到他的啟發,到非洲或貧窮國家奉獻自己。

史懷哲名言

  • 就像白光中其實含有繽紛的色線般,所謂『尊敬生命』,也同樣概括了所有的道德規範─愛、仁慈、憐憫、專注、和平、寬恕。
  • 人絕不能只為自己而活。我們必須了解,所有的生命都是有價值的。我們終將團結起來,心手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