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廣論專區

【story】幻化大王 以光明說法

pexels photo 24127 Fotor

我給大家講一下佛陀變成轉輪聖王的故事,在《菩提道次第師師相承傳》裡,說當時有一個邊疆的國王叫迦毗羅,派使臣前往六大城中的所有國王面前,特別是波斯匿王之前,發信通知說:「限你們七天中內前來見我,如果不來的話,我將派大軍毀滅你們國土。」很跋扈喔!然後那個使臣就去其他五個大國傳話了。25'23" 

大家想一想,如果這封信到了這五個國家的國王眼前,會心生恐怖啊!因為如果不馬上見他就來滅國了,那肯定結論是馬上去見他。見他又會發生什麼呢?這五個國家的國王肯定連夜開會,就大概不能休息了。他們一起來到舍衛城波斯匿王前通知這個消息,共同商議對策。然後想想也沒什麼辦法。他們太幸運了,因為那個時候有佛,就說:「啊!我們六個國王一起去求佛,看佛有什麼辦法;不然就來毀滅我們國土了。」所以大家就一起來到佛世尊前稟告了這一件事情,佛世尊就吩咐這幾個王說:「那你叫那個使臣來見我吧!」就是那個送信的使臣。26'25"

然後波斯匿王等這幾個國王就去對那個使臣說:「這裡除了我們這六個王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王,他比我們尊勝很多,叫幻化大王,你要先去見他。」就是要先把你的戰書獻給他,才能收服我們這些小的意思。這個使臣一聽,「還有一個幻化大王?那我要趕快去會一會。」所以他就到了祇園精舍——佛陀駐錫的地方。這個時候佛世尊就不是一身袈裟了,他穿著轉輪聖王的服裝,可能是絢爛威嚴至極!27'16"

釋迦佛坐在寶座上,這個使臣就把信呈在座前。這個時候幻化大王就將這封信扔下來,用腳這樣踩一下,對那個來使說:「我是統領四大部洲的大王,你那個蠢王為什麼不聽命令?你回去傳我的這個命令叫他照辦,七天之內來見我,如果不來依法懲治!」這樣下令之後那個使臣說:「喔,還有更猛的!」然後就趕快逃走,去告訴他那個很威風的國王。那個迦毗羅王一聽說讓他七天來見,因為不知道這幻化大王是什麼人,想想還是來見吧!28'18"

所以迦毗羅王隨即來到了舍衛城,所有中印度的國王都去迎接他了,這個國王是非常威風的。但是都去迎接他了之後,他心裡可能也不是滋味,因為還有一個更大的命令他來,所以就來到了祇園。那個時候佛陀把祇園幻變成像天宮那樣的美妙莊嚴,身著轉輪聖王裝安住其中,尊敬的大目犍連尊者也居然變成了轉輪王的大臣。迦毗羅王一見幻化大王,心裡就想:「這王的容貌的確是比我超勝,但能有多大的力量?得試試這個所謂幻化大王的力量。」29'23"

他這樣想完之後,帝釋天居然就裝成車夫來了,穿著車夫的裝束,運來了一把帝釋弓。這把弓來了之後,大家就抬著把它交給大臣,然後大臣就奉了國王的命令把它交給這個很威風的王,說:「你去把這個弓抬起來。」結果他抬不動。我們可以想像釋迦佛變成轉輪聖王坐在這裡,那個很威風的王拿弓都拿不動。然後轉輪聖王就把這個弓輕鬆拿過來了,第一輪,幻化大王勝!因為拿得動弓,那個王拿不動。30'15"

接下來就比第二輪,現在應該是那個很威風的王要拉弓吧!拿不動要拉弓可能有點困難,所以可能不比就失敗了,肯定沒法拉,因為放在桌上這樣拉嗎?所以他第二輪可能只能棄權吧!結果佛陀就把弓拿起來,用小指頭「唰!」拉開了。這個時候幻化大王——有四個字叫「望空拉弓」,可能是很具畫面感的,用小指頭「唰!」就把一個天上的弓拉開了。拉開之後,地就開始晃動,我在想可能是一種美妙的震動。這個時候他就射出一箭,這一支箭穿過了七重鐵鼓,而且幻變為五支箭,從五個箭端都放出了無量光明,一一光明的前端都出現了一個轉輪聖王。那個畫面,想一下。你想想那個王現在什麼表情?而且出現了這些光明都在作利益眾生的事業,發出了讚頌還有說法的聲音。32'05"

這個時候,迦毗羅王以為他是所有國王裡最有力氣的那個驕慢,立刻都沒有了,這裡面寫四個字叫「頓時息滅」,一點不剩地息滅。所以他就感嘆:「我不應該這樣傲慢,不應該這樣想!」佛陀一看沒有慢心了,接著做什麼呢?我們平常把別人比勝了會說:「啊,我勝利了!」佛陀不是這樣,一看對方的慢心沒有了,趕快為他說法,對他宣說了適合根機的教法,因此他獲得見道,就是現證空性了。這個時候佛陀世尊又變成了本來的樣子,迦毗羅王還有他的臣子們一萬八千人一同出家——隨喜一下,後來證得了阿羅漢果,都稱為「大迦毗羅」。就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國王後來成了比丘、阿羅漢,還有他的臣子都出家,我估計送信那個人也出家了吧!33'20"

所以後來,大凡智者都知道轉輪王調伏了迦毗羅王,實際上就是世尊調伏了這個不可一世的國王。這就是前面講的,光明亦能說法的典故。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八講
音檔:24'27"~33'36"

【story】讚佛偈的由來

pexels photo 108999 Fotor

再給你們講一個小故事。剛才講到釋迦佛用了九十一劫修成了相好,他那九劫是怎麼穿越的,你們想要知道嗎?所有的佛陀都用百大劫,為什麼我們釋迦牟尼佛用九十一劫就修成了?這裡給大家講出自《說一切有部發智大毗婆沙論》的一個故事,是第一百七十七個。說:這樣的相好、異熟的業要經過幾時才能修習圓滿呢?大多都是要經百大劫,唯除釋迦菩薩,以釋迦菩薩極精進故超越九大劫。他太精進了,所以提前修成相好。但經九十一劫修習圓滿,便得了無上正等菩提。47'58"

那麼這個事是怎麼發生的,怎麼超越了九大劫呢?如契經說,過去有佛叫弗沙佛,有兩個菩薩弟子在勤修梵行。這兩個著名的弟子,一位就是釋迦菩薩,一位就是彌勒菩薩。這個時候弗沙佛就觀察兩個弟子,看一看誰能夠善根最先熟、最先成佛。他看了一下,就真實地了解應該是彌勒菩薩先成,釋迦菩薩後成。後來又觀察這兩個大士帶領這些弟子們,誰的根先熟呢?結果一觀察發現是反的,釋迦菩薩的所化機會先熟,然後彌勒菩薩的所化機會後熟。49'08"

他看完了之後就在心裡想:「我今天應該幫他們一下,怎麼樣讓這個機緣能夠成熟。」想了想:是先讓他那兩個弟子中的老師成熟,還是讓他的弟子成熟呢?想了一下,令一個人速熟是很容易的,眾人之心則難可醫治,就是很多人的話可能沒有那麼容易,這個是佛陀想的,好親切喔!作是念已,就告訴釋迦菩薩,說:「我要去遊山了,你可以隨我去。」這個時候弗沙佛取了他的比丘坐具「尼師壇」就先走了,然後到山上了。50'06"

到了山上之後,他就進入一個琉璃的龕裡,把他的坐具鋪好,結雙跏趺,然後進入了火光定,經七晝夜——七天七夜受妙喜樂,難以想像的喜樂,威光熾燃。他自己這樣坐在琉璃的龕裡入定了,但他那釋迦菩薩弟子在找師父,師父上山不見了,大家想想那種感覺。結果到處找、找不到,到處找、一直找不到,急切的心情,這裡面有四個字叫「如犢求母」,就像小牛找牠媽媽一樣。你們有看過嗎?大多數沒看過吧!50'58"

我有一次看過,聽說放生園裡有一頭牛生小牛了,我就去看望牠。發現牠們母子是被分開在兩個房間,這個房間是小牛,母子倆隔一堵牆,那個牛媽媽就在牆的那一面,一直用嘴去聞小牛,小牛就在這邊來回跑,牠倆就隔著牆一直那樣痛苦。我看到了這一幕就去問:「為什麼你們要把牠們倆分開?這是誰在養牛?」就把那個替我們養牛的,據說是一個電腦博士找來。結果匆匆就來了一個養牛的,我說:「為什麼要把牛媽媽和小牛分開,讓牠這麼痛苦?」他就「啊!啊!」很驚慌。他說:「醫生說牛媽媽的乳汁是有毒的,不能給小牛吃,否則小牛會生病。」「有這樣的事嗎?」他說:「有的!獸醫說的。」「已經隔幾天了?」他說:「好像隔一、兩天了。」我說:「那永遠都不能吃嗎?」然後那個博士說:「老師,我給您拿一瓶牛奶,您可以餵小牛。」他賄賂我,我一聽,有這樣的機會也行,就沒再管他,拿著那個奶瓶去餵小牛。52'30"

哇!那隻小牛瞪著眼睛這樣看著我,好像說:「不讓我見媽媽,給我吃這個破東西!」很不高興,瞪著我,還用腳在地上踩,就是那種示威。好像羊和牛發怒都這樣用腳踩,還有松鼠也是這樣。我曾經看到松鼠在葡萄架上發威,這樣來回跑,牠對我示威:「這個葡萄架已經歸我所有了,你不要進來摘葡萄。」後來我就半跪下來餵那小牛,說:「你這麼可憐,剛出生就跟媽媽分開了,我餵你一點牛奶,你好好吃、別發脾氣,過幾天就出去了。」後來那小牛想了想,可能還是很飢渴吧!就過來把那罐牛奶喝了,之後牠飽了,但是依然在屋子裡來回跑,一定要找牠媽媽。所以我看到這「如犢求母」的心理,牠那種很想要見牠媽媽的感覺,真的讓你在旁邊看了很揪心。所以經典這四個字很傳神啊!「如犢求母」就形容一個弟子在找師父的那種心情。53'50"

輾轉找了很多地方,終於找到他師父入定的那個琉璃龕前,忽然看到弗沙佛威儀端肅,光明照耀。一看到這個,因地的釋迦佛專誠懇發、喜歡不堪,就是已經不能自已地產生一種強烈、難以想像的歡喜和虔誠。注意哦!注意這個瞬間,他跑跑突然看到他的師父入定,所以這隻腳還沒有落下,是抬著的,突然看到他師父!這個時候他抬著腳,就看著那尊佛陀的尊顏,目不暫捨七天七夜,以一偈讚佛。那一偈著名的偈子是什麼?「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因地的釋迦佛就抬著這一隻腳,還沒來得及落下來,看著那個佛陀入定的樣子,就這個偈子一直讚、一直讚,讚了七天七夜。就是因為讚七天七夜他的這個佛陀,所以超越了九劫。不可思議喔!所以他在慈氏前先成佛,比彌勒菩薩先成佛,就是因為七天七夜讚佛。55'43"

有人就是喜歡提問,不過好像經典裡都有記載著提問:七天七夜為什麼只唸一個偈子?我們看到這時候,通常還沒現起這疑問,有人就問:「七天七夜那麼了不起的菩薩,他可以換很多偈子唸,為什麼只唸一個偈子?」你們有這疑問嗎?然後這裡面有個回答說:貴心思不貴言多,菩薩當時他是思願勝,所以沒有重視文頌。還有說:這裡有可能是菩薩深畏散亂,害怕散亂,一直唸一個偈子。總之,他得到了一心流注,所以菩薩的心能無厭倦地在一個偈頌上數數發起勝思願,每唸一遍應該都是不一樣,可以想像吧!不然怎麼可能單腳站七天七夜。注意喔!他沒眨眼睛。現在練一練不眨眼睛看能撐多久,馬上就眨了,不要說七天七夜。能不眨眼睛入「吉尼斯大全」的能撐多久?七天七夜單腳讚佛一個偈子,他目不交睫,心中的讚美不斷,所以他就超越九大劫,比彌勒菩薩先成佛了。如果我們發現自己很笨,你的同班同學都比你很厲害,嫉妒有用嗎?趕快想個辦法超越他。57'23"

後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奇怪!為什麼釋迦菩薩的弟子會先成熟,彌勒菩薩的弟子是後成熟,他這兩個是反的呢?這裡面說,因為慈氏菩薩多自饒益、少饒益他,多成熟自己的善根;但是釋迦菩薩是多饒益他、少饒益自,所以他的弟子會呈現這樣一個狀況。所以果報也會出現,釋迦菩薩的上師佛給他這樣一個示現。58'03"

希望大家好好地努力,今天所講的佛陀的功德,還是我們所知的、用現在所能比量的去想像一點點而已。實際上佛陀到底是用怎樣的難行苦行,成就了這麼不可思議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還是要大家在廣論班裡認真地學習,甚至以後學習五大論、學習顯密的教典,在浩瀚的經典之中透過教言量,去揣度、比量、去想像佛菩薩不可思議的身語意功德。58'46"

不過從今天開始我希望大家產生一種感覺,因為所有的佛陀在一時間,可以知道我們所有的心念和行為,所以不用想你在想念佛陀的時候佛陀不知道;你在希望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救救我的痛苦,可是觀世音菩薩不知道,不會有這種事情!只不過是自己可能修的量不夠、虔誠不夠,夠了之後一定會產生改變生命的偉大力量。59'19"

像釋迦佛他自己的修行,居然以七天七夜的時間越過了九大劫,多少億萬年的時間七天七夜就完成了。所以佛陀也正是以這樣一個示現告訴我們,在擁有人身的這個短暫時間裡,我們可能作出超越多少劫的事情。所以大家千萬要好好珍惜自己所獲得的這個人身,善待自己,也善待家人、善待朋友;千萬要好好地珍惜自己這個能對上師三寶具信的人身,有不知道多麼美的價值。一定要兌現它的價值,實在是太美、太美了!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八講
音檔:46'40"~1:00'04"

【story】龍樹菩薩(龍猛菩薩)

龍猛菩薩是生在公元二世紀。佛世的時候有一位童子,名為一切世間喜見,又稱為一切世間樂見離車童子。他得到佛的親口授記,於佛涅槃後四百年當作比丘,大作佛事。他當時出生在南印度毗達婆婆羅門族中,就是貴族,相傳有相師預言這個孩子是活不過七歲的,但他七歲的時候遇到了薩惹哈大師,傳授給他有關無量壽佛的灌頂,在他滿七歲的晚上,通宵唸誦無量壽佛的修法,因此除去了壽命的障礙。後來就出家,法名為「具德比丘」。

 

他曾經擔任聞名遐邇的那爛陀寺的執事,他還用點金術,供給僧眾飲食長達十二年。並且他非常威嚴,驅擯具權卻不守淨戒的八千個人,樹立了戒幢。在五十歲前,指出當時不符順於佛制之處,廣宣戒律。龍樹菩薩曾三次宣大法音,這是第一次。五十歲到一百歲中間,曾經赴龍宮迎回了《大般若經十萬頌》。龍樹菩薩一百歲在做什麼呀?用龍泥塑造了一千萬個佛塔。龍泥就是龍宮裡的泥巴,長什麼樣子呢?諸位有興趣可以去龍宮看一看,最好拿一點回來給大家都看一看,然後我們也用它來塑佛塔,好好地向了不起的菩薩學習。

 

他在五百歲之前開創了中觀學派,著述了「中觀理聚六論」:《中論》、《六十正理論》、《七十空性論》、《迴諍論》、《細研磨論》還有《寶鬘論》,廣泛地開演中觀的空性見,這是他第二次宣大法音。你們在想什麼?五百歲宣大法音、著述!後來就到了北俱盧洲廣作利生的事業,然後再返回南方的吉祥山,宣說大乘的顯密教法,這個時候是他第三次宣大法音。這是有歷史記載的。

 

龍樹菩薩是可以一直住世的,後來因為樂行賢王的小王子,祈求龍樹菩薩布施他頭顱,菩薩想要效仿釋迦世尊捨身布施,所以就用一根吉祥草割頭示寂了。這個可以看傳記,相傳他住世了六、七百歲,還有人說八、九百歲。在《妙吉祥根本續》還有《楞伽經》都說他為初地菩薩,也有一些經典說他是七地菩薩,在密法中說他是即身成佛。總之他還著有《法界讚》、《五次第》等一些顯密教典。龍樹菩薩最主要的弟子有聖天、佛護、清辨、月稱等論師,這都是在佛教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菩薩。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四講

音檔:27’11”~31’32”

nagarjuna

 

【story】覺窩聖父子

adisha阿底峽尊者是公元982年到1054年間的人,出生在孟加拉國,是二王子,名字叫「月藏」。依止當時諸大成就者,在大眾部出家,號「具德燃燈智」,成為佛教的頂嚴。世人為了尊敬他,稱他為「覺窩貝登阿底峽」,就是「具德殊勝尊者」。後來藏王把他迎請進入西藏,維護聖教,樹立業果、三寶等等的正見,所以藏人尊稱他為業果喇嘛,還有三寶善知識、三寶喇嘛,喇嘛就是善知識的意思。創立了噶當派,著有《菩提道炬論》等等。最主要的弟子種敦巴尊者,是他的心子。

 

種敦巴尊者,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居士,在承事善知識的時候都是負責磨麵粉、放牛、放馬這一切雜務,同時也不鬆懈聞思修,努力地修學經典。對他的善知識們,未曾生起過一絲的不敬和不信。他嫻熟許多顯密的經論之後,還學習聲明和梵文。後來從路人的口中聽說阿底峽尊者來到藏地,聽到阿底峽尊者的時候——這裡邊有一段記載,內心不由自主油然地感動,生起了不可思議的淨信,而且非常非常急切想要見到阿底峽尊者。

 

阿底峽尊者也得到了度母的一個預言;綠度母是他的本尊,常常會看見的。度母告訴阿底峽尊者:「從現在起算三天,在第四天的白天有一位大居士會到你這裡來,你應該對他做加持。」阿底峽尊者也就像度母所說的那樣,一直在心裡想著這件事,並且對他周圍的人說:「從現在算三天,在第四天的白天有一位頭戴長頂帽的優婆塞——一個居士,他是我前生的弟子,他會到這裡來。」說完之後,就在自己的枕頭邊準備了一個淨瓶,一天一天地等著種敦巴尊者。這種心情很像是父母想念著要歸來的兒子那種感覺,一天天地數著手指說:「第四天的白天……還要為他準備什麼?」等到已滿三天的時候,阿底峽尊者就四處巡視說:「哎呀,這個居士來沒來啊?怎麼還沒來啊?」等到午間還沒有見到,看起來阿底峽尊者非常地惦記他,想:「至尊度母應該不會告訴我一個謊言,他一定會來到。」然後尊者就到鄉間去講經了,講經的路上可能也惦記著這件事。

zhodunba

講經回來的路上,種敦巴和他的侍從等人就來到了那個地方。一些侍從認為剛到這裡應該先住下來,做其他的準備,可是種敦巴尊者說道:「我就是為了來見大乘上師,早一剎那與晚一剎那見面,二者當中我一定選擇早一剎那見面的。」所以就馬上繼續啟程,趕到阿底峽尊者的住處。在路途中他就和阿底峽尊者見面,然後馬上向尊者頂禮,供上了黃金等禮物。阿底峽尊者就用手放在種敦巴尊者的頭上,給他唸了〈吉祥頌〉,作了祝福、加持。種敦巴尊者也在吃飯之後,來到了阿底峽尊者所住的室內,阿底峽尊者就把淨瓶放在種敦巴尊者的頭上,給他做了灌頂。

 

那個時候種敦巴尊者向阿底峽尊者問了三件事,第一個就是:「印度有怎樣的班智達、大善知識?」第二個問題是:「我過去所學的教法是否都是入於道中?」第三個是:「我是否就在上師您的座前住下來?」聽起來好純潔的赤子之心洋溢其中。阿底峽尊者就回答:「印度有很多善巧、精通的班智達。就以我來西藏的這個階段,在摩羯陀那個地方,仍然每天不斷地有一位成就者出現。」這是第一個問題的回答。第二個問題,回答說:「你過去所學的教法散亂而沒有入道。」針對第三個問題,說:「你現在就在這裡住下來!」阿底峽尊者甚至還告訴他說:「我的本尊度母已經授記了,我的傳承對你是有加持的!」看這師徒之間完全地坦誠相待。有沒有驚訝他們並沒有彼此觀察很久喔?祖師裡有這樣的例子。但是也有觀察很久的,他觀察他十二年,他又觀察他十二年,生命就這樣過了。

 

阿底峽尊者說完有加持的這句話,種敦巴尊者馬上把那天供齋施主送來的一塊酥油熬化,做了一盞能點通宵的油燈,供在阿底峽尊者的枕邊。從此之後,種敦巴尊者從未間斷每天供養阿底峽尊者一盞燈,這就是著名的種敦巴尊者供奉善知識那盞燈的公案。甚至到了阿底峽尊者示寂之後,他還不斷地在尊者的靈骨塔前常供這樣一盞能過夜的明燈,所以他們師徒之間的情誼是非常深的!

 

我們在讀祖師、佛菩薩傳記,或者聽善知識講他們的故事時,其實我發現很多傳承善知識的情感是非常深厚的。像剛才阿底峽尊者等種敦巴尊者那種心情,我曾經真實地看到。我有兩位善知識,一位七十多歲的等一位六十多歲的,就是那樣等法,說:「現在開車到哪裡了?」然後說到哪裡、到哪裡。過了半小時說:「他又到哪裡了啊?」就這樣等著。其實他倆總在一塊兒,但就是那天下雪了,那位弟子他就回來得晚一點,然後師父就是一直念叨著說:「唉呀!還沒到啊?」就是那樣盼著,真的就像父母親盼兒子歸來一樣。所以用「父子」來比喻師生,真是再貼切不過了。這是「覺窩聖父子」。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四講

音檔:40’00”49’19”

 

【story】袞巴瓦、內鄔蘇巴

2 4 FB

袞巴瓦是阿底峽尊者的主要弟子,本名自在幢,還有一個名字是阿蘭若師,很有名吧!他也是年少出家,準備上山靜修閉關,突然聽到阿里來了一位大班智達,想了想:「我還是不要去閉關了,趕快去找這位大善知識。」所以他就去找阿底峽尊者,值遇了阿底峽尊者,隨學多年,同時也兼任許多事務。所以現在大家在法人事業各項承擔,不要覺得委屈,看傳承祖師都是這樣的,連種敦巴尊者都放馬,沒有一個修行者是到善知識面前只學法,不做這些的

 

所以他也兼任許多事務,透過尊者的加持,在心中生起了圓滿道次第的覺受。據說他有廣大神通,這不是傳說,是真的,但是從來不以此為重,而以圓滿道次第為主要修持。在阿底峽尊者示寂之後,就依止種敦巴尊者。曾任幾個大寺院的住持,大弘阿底峽尊者圓滿的教授。住世六十七歲,示寂後往生兜率內院。阿蘭若師的主要弟子有內鄔蘇巴、奔公甲,有名吧?很猛喔!

 

內鄔蘇巴,是袞巴瓦的主要弟子。相傳他是普賢菩薩的化身,擁有與生俱來的堅固三摩地,不用修就有,而且不待他人策勵就能生起強烈、純正的出離心。他出家之後就在袞巴瓦的座前聽受眾多的顯密教法,師徒之間不待言語,就是不用說,他倆就明白對方是怎麼回事。這對師徒倆默契到什麼程度呢?聽一聽。有一個人介紹內鄔蘇巴說是與生俱來擁有三摩地的比丘,袞巴瓦聽了這個消息就彎著身體驚嘆道:「哎呀!太神奇了!太好了!」上師一聽到弟子就這麼歡喜。「像這樣的人,或者是不需要上師而自己可以一直進修;或者也需要一位上師吧!」在說這樣的話時表示了喜悅的態度。所以有一位叫作釋迦戒的,也是一位善知識,他回到寺院之後就對內鄔蘇巴說:「你不要住在這裡了,快到熱振寺去吧!」就是袞巴瓦住的地方。「那個寺中的大德袞巴瓦在掛念著你。」內鄔蘇巴尊者一聽到袞巴瓦的名字,內心非常地感動,感動到全身的毛孔直豎,當下就發願說:「我能和具足阿底峽尊者師徒二者教授的這樣一位善知識見面,可以得到整個菩提道次第的教授,那再好不過了!」

 

他發了這樣的誓願,來到了那座寺院要求拜見善知識袞巴瓦,可是那裡的人說:「袞巴瓦尊者正在閉關,你現在不能去打擾他。」他就繞行袞巴瓦住的靜室三匝,然後在靜室北面一個井邊頂禮三拜,發願說:「哪怕我此生縱或不能作為大德您的應化有情,我來生也一定要做您的應化有情!」表示了徹底地依止他的心。一般我們發願說生生世世依止善知識,那就是確定此心永遠不變。然後這位閉關中的善知識運用神通,突然發現那個具緣的弟子來了,當時就命侍者把他叫進來。他來到善知識袞巴瓦的座前拜見之後,就請求賜他法,袞巴瓦大師就說:「我與上師阿底峽尊者最初第一次剛見面,尊者就傳了入佛教之門的正法——皈依教義導釋,還有朵瑪水陸供軌這兩個法。可是如果不經過思考研修的法,不會產生利益,所以你得到這個法之後,一定要去思維和研修半個月,然後再回來。」

 

所以內鄔蘇巴就照著上師說的話,住在自己的小屋裡,把這兩個法都依照上師的法語一點不錯地進行了精修,得到了相當的修驗。然後又去上師那兒,但他沒有廣大的資財,就用非常虔誠的心捧著一炷名香,來到善知識的面前,把自己的修驗告訴上師。他的上師非常歡喜,又給他傳授了三士道的教授,就像父親教兒子一樣教他。有一次,有一些人在袞巴瓦的座前聽法,內鄔蘇巴第一天沒有來,隔天才來,結果他的上師把昨天內鄔蘇巴沒聽的課再重新講一遍,就為他一個人再重新講一遍,可見對這個弟子是多麼地另眼相看。並且善知識袞巴瓦對內鄔蘇巴說法的時候,每天都重複地說:「阿底峽尊者是這樣說的,阿底峽尊者是這樣說的,這一件事阿底峽尊者一直這樣說!」給他講法都講短短的一段,弟子心裡就想:「哎呀!給我講得太少了,如果能再多講一些,該有多好呢?」然後袞巴瓦好像聽到一樣,馬上就開示:「不在於口中多說話為佳,而是重在此心實踐。」弟子心裡生一個念頭,上師馬上就回答他,並且就在這裡停下來不說法了。

 

他偶爾去禮拜袞巴瓦的時候,心裡想:「我好想得到上師的足加持該有多好啊!」就是想要用頭頂禮他的腳。結果他的上師袞巴瓦知道了,有一天就把他的腳長長地伸過去給他頂禮,很顯然袞巴瓦對內鄔蘇巴真的是十分喜悅。喜悅到什麼程度?有一次為他作摩頂加持,把三個指頭按在內鄔蘇巴的頭頂上,口中居然祝願說:「直至盡形壽,拙師我護持你的手跡都常在。」就是說直到盡形壽,我按下去護佑你的這個手跡,像封印一樣都一直在你的頂上。袞巴瓦把共通道的所有修法都教導了內鄔蘇巴,他依法精進起修,很快生起了徹底的通達。

 

實際上內鄔蘇巴是一個非常非常慈悲的人,他的修業生起了非常卓越成功的徵兆,甚至是生起了證量。他對盲人、乞丐還有一般貧苦的人,表現出極大的慈愛和悲心。有一次有個地方的人,供獻給他一件用細質的氆氌做的衣服,非常精緻又很花錢。結果剛供養完,恰巧就有一個痲瘋病人來找他說:「求你給我一件衣服穿,可憐我。」內鄔蘇巴把這件非常珍貴的衣服,隨手就給那個痲瘋病人。諸位施主想一想,如果是你會什麼感覺?那個人知道之後說:「我的善知識啊!我因為想著要供養您而做的衣服,所以不避勞苦,盡都是用最精細的功夫,費了好多心血縫製的。我非常喜歡,可是一點都不敢把它披在身上,所以就供養您了。您……」下話他就沒說了。然後內鄔蘇巴回答道:「這是什麼話?布施給你自己的母親還不高興嗎?我這一生已經布施出了七千兩黃金。」

 

還有一次發生大災荒的時候,當然弟子們一定不會讓內鄔蘇巴餓到,會想法把食物給他吃。他吃飯的時候就裝著吃飯,不知道是怎麼裝的,大概是假裝吃飯,然後不時地往衣服裡藏東西。其實他沒有放在嘴裡嚥下去、也沒有嚼,就不時地偷著把食物都藏在衣服的背後。藏很多之後,就假裝吃很多吃飽了,等到乞丐來的時候,他就從衣服裡拿東西給他們,其實都是弟子們給他的食物,他沒有吃卻裝著吃了。為什麼要裝呢?他不吃,弟子能饒了他嗎?一定要他吃的,所以你看看他多麼地慈悲。甚至他拿來布施養活了很多人,但自己卻越來越消瘦了。結果有一次有一個人來照顧他,那個人可能沒有布施食物給別人,自己吃得很飽,看起來滿面紅光,內鄔蘇巴就不太高興了——看起來在飢荒的時候身體太好,善知識會說你。他說:「菩薩應該做難行布施的時候,你怎麼儘量都用飽食把自己餵得這麼肥?是不是心眼太壞了?」這話很嚴重耶!結果那個照顧他的人一聽到之後,立刻全身發抖,什麼話都講不出來。就是在此刻,這麼紅光滿面是有罪的。所以你看他是多麼慈悲細心的人。

 

其實我每次看到他把飯偷偷地藏起來這一幕,真的是很感動!一方面讓弟子們不要擔心,一方面想留下食物給那些完全沒有食物的乞丐,真是了不起的大德。如果這件事沒有記下來的話,我們就只能知道他是傳承祖師,生起多高多高的證驗,卻不了解他是用怎樣的一顆心,來對待從不相識的那些人。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四講

音檔:49’19”1:02’26”

 

【story】無著菩薩

無著菩薩是在公元四、五世紀的時候,唯識派的開派祖師。出生於北印度,母親是乘願再來的大乘行者,父親是王族。無著菩薩年少的時候就依母親的願望出家,不久就通達了三藏,但是他為了求得了悟《般若經》中隱義的現觀次第,因此去雞足山專修。雞足山在哪裡?雲南,他去那裡求見彌勒菩薩,前後勤修了十二年。曾經三次萌生退念,那段公案非常有名,大家可以去看一看。他第一次想要退的時候,在路上看到一個人拿個杵在那兒磨啊磨,問:「你在這兒磨什麼?」說:「我要把這個粗的杵磨成一根針。」經過了磨杵為針、滴水穿石,還有鳥翎磨岩的三段因緣,然後繼續專修,我以後再詳講。最後生起大悲心,割捨身肉以濟蛆犬,終於親見天顏,見到了彌勒菩薩,親從彌勒菩薩聽聞了「慈氏五論」,隨後證得無量三摩地,就登了三地。

 

據說他的秉性非常柔和、溫順。柔和、溫順有的時候會被認為好像是老好人、沒原則,但這位菩薩在消滅邪行、邪念的時候卻非常銳利,這真是不可思議啊!一切行為都是先祈請本尊然後施行,並且廣泛地弘揚在那時快衰微的大乘法。他還曾令一個村子的人同時聞法獲得忍位,隨著他修學的弟子沒有一位不成為三藏法師的。他對於宗義的見解也不偏執一方,能以一切法門來演說,因此聲聞眾也很敬重這位菩薩。不管是哪一派,眾人都共許尊稱他為大乘教法的宗主,讚為南瞻部洲的二勝六莊嚴之一,對於教法的弘揚,無著菩薩作出了極大的貢獻,所以我們要頂禮這位菩薩。他曾住持那爛陀寺。那爛陀寺是一座什麼樣的寺院,居然出現這種菩薩!他建立了清淨的見地與戒律,相傳住世了一百五十年。最富盛名的著作是《阿毘達磨集論》、《攝大乘論》,還有《顯揚聖教論頌》。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四講

音檔36’24”40’00”

wudrops

【story】慬哦瓦大師

224 83

慬哦瓦大師跟博朵瓦大師同時代,是宋朝時期的人,也是「噶當教授派」開派的祖師。他在童年的時候就親見本尊,是非常了得的人物。十八歲的時候在一個寺院出家,隨後在一個叫拿謨切的地方,這個地方很重要,因為他在那裡拜見了阿底峽尊者,然後尊者授記說這位善知識將成為傳持尊者教法的大德。他還有一個非常了得的媽媽,二十五歲的時候,他非常聽媽媽的話,他媽媽據說是一個有成就的人,依照她的指示就去了熱振寺。同樣地依止種敦巴尊者八年,也是聽受了無量的顯密教法,同時也依止了袞巴瓦等大善知識。他常常以暇滿難得和念死無常來鞭策自心,勤修道次第,在加行法上也是毫不懈怠,後面會講他的很多。然後在宣揚道次第方面也不遺餘力,後人稱他所傳的道次第法脈為「噶當教授派」。他的心子主要有嘉裕瓦、堆隆巴等等,住世七十一歲。

慬哦瓦大師在善知識種敦巴尊者的座前求得了法義之後,其實內心中還是很想到印度去親近一位瑜伽者。但是當他啟問種敦巴尊者的時候,種敦巴尊者就對他說:「你別去印度了,我會很掛念你的。」然後慬哦瓦就想:「既然善知識心中懸念,去是沒有意義的。」注意這個抉擇喔!如果我們要去哪裡,聽了善知識這麼講,我們會想什麼呢?他會說:「如果他心中懸念,我去就沒有意義了。」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抉擇。所以他在意樂、加行兩方面,都非常如法地依止善知識種敦巴尊者,聽受一切諸佛所趣入的大道、一切佛經和釋論的心要義——《菩提道次第經驗引導》。當他對於道次第的一切所緣,都能生起一切思惟力的時候,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就說了:「你這個時候要來找我。」所以慬哦瓦大師就非常聽話,在那時去拜見自己的善知識。據說當拜見的時候,正好深谷間的太陽升起,陽光照射到了慬哦瓦大師的身上,出現了吉祥的八瑞圖等很多形相,然後當時就被種敦巴尊者授記:「緣起是非常非常好的。」就很高興。

當時種敦巴尊者在講《般若波羅蜜多》這個經教的時候,博朵瓦、慬哦瓦還有樸窮瓦他們三個人看一本書。可以想像,你們想像一下那個場景喔,想像一下!他們為了去聽一些宗派的道理,來到了種敦巴尊者面前,因此尊者就對慬哦瓦說:「我對你的希望是你成為一位大修士,你自己內修吧!」因此慬哦瓦就頂禮了尊者,然後離開。種敦巴尊者就說:「所謂的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就像他這樣!」這是一個極高的善知識對自己的評價。

當時還有一個人對慬哦瓦說:「我很明顯地看到種敦巴尊者在心中惦記著你,你如果去求密法的話,一定會求到的。」慬哦瓦就去請求教授了,然後尊者就無餘地傳授他大乘密法的教授。慬哦瓦曾經這樣說,讓他去求法的那位「圓滿瑜伽師」:「圓滿瑜伽師他對我有很大的恩德。」因為他讓他趕快去求法,告訴他說:「上師很惦記你。」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中間也會這樣常常去傳?這樣傳好像很不錯。

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又說:「覺窩的弟子!佛為了對治八萬四千煩惱而演說八萬四千法門,以所說對治貪欲的一切法門,是不能摧滅瞋恨的;以所說對治瞋恨的一切法門,反過來也是不能消滅貪欲的。因此各別的煩惱,都需要各別的對治法門。而能對治一切煩惱的法門,到底有沒有呢?確實是有這樣一種法可以對治一切煩惱,那麼這種法是什麼?就是甚深緣起空性的修法。」尊者說後,也就對慬哦瓦很好地傳授了聖龍樹菩薩解釋佛陀密意的中觀教授。大家聽到這裡,要發願去學習那種能夠對治一切煩惱非常殊勝的法要。慬哦瓦也是從最初跟種敦巴尊者見面,直到尊者示寂,從沒有離開自己的善知識。

大家都知道,他有一個著名的問話,就是慬哦瓦常常向嘉裕瓦說:「你憶念已經得到暇滿人身了嗎?」所以慬哦瓦是以念暇滿人身難得、義大,與念死本無定期的這些念頭來鞭策自己的內心,剎那也不放逸而空過,他的心就像水流一般不間斷、不間斷地勤修菩提道次第的義理。由於這麼長久精修的緣故,所以他對菩提道次第的覺受已經獲得了究竟。這個時候也得到了無邊的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加持,就是現出了很多徵兆。

慬哦瓦大師是一位精通一切明處的人士,他通曉七種不同的梵文。他自己曾經這樣說過,應該是跟親近的弟子,說:「我想自己應該可以做為一位中等的譯師吧!因為比如說對於那些傳說有極具功德的大乘密法,我的念誦沒有不足量的。」大乘密法念誦沒有不足量的!大家都知道通常一念就十萬、多少萬遍,然後咒數有多少萬遍,有的一個法要念七十萬遍閉關才算完。說:「對於羯摩集等,我也沒有一種沒修的。只是我所印造的泥質佛像還有佛塔這一項來說,堆集起來就像一座小山頭那麼大。」前面不是說在加行法上非常努力嗎?說:「只以我所供的甘松一項來說,可以堆滿一間屋子。」甘松是一種香,一種中藥,據說香氣很濃烈,就像油松節一樣,它的中藥效果據說可以清熱解毒,但是價格很平實,供這樣的香滿屋子。這麼一個大德,得到了善知識這樣的攝護,做了這麼勤苦的修行,聽了很令人驚訝。這一生住世多久記得吧?七十一歲。怎麼完成如此浩瀚的修行,不可思議!

慬哦瓦在熱振寺也依止了阿底峽尊者的弟子大瑜伽師,捨棄此生一切凡俗的事務,進行難行苦行,勤奮地專修菩提道次第。這裡面不只一次地提到,這麼了不起的大德在專修菩提道次第,我們所有學習菩提道次第的人啊,應該效學這種宗風。那個時候慬哦瓦的生活是很貧困的,貧困到什麼程度呢?就可能是一件新的僧服都買不起。所以當他的衣服都襤褸不堪的時候,所穿僧服的下裙連一塊補丁的布都找不到,窮困到這種程度;後來就找了幾塊牛皮把它補起來,因此那個時候大家就稱他為「慬哦皮裙僧」,他的那個下裙會有牛皮。

讀到這兒會不會有人說:「僧眾怎麼可以受用皮革的東西?」有疑問嗎?記得慬哦瓦大師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在學習律藏的時候,學到:「比丘不可以用皮革物。」他就馬上把坐墊的皮革物拿走了;然後又讀、讀、讀,說:「在偏遠地區寒冷的地方,比丘也可以受用皮革。」他又把那座墊又拿回來了。所以是非常非常嚴格修行的一個人,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是非常嚴格、認真的。

所以由於猛利的出離心常時地鞭策著他的內心,以至於到什麼程度呢?到晚上都根本沒有睡,在沒有間斷地勤修菩提道次第。因此有一個善知識對他說:「欸,放鬆一下、放鬆一下,如此努力勤修的話,你小心身體不行喔,小心對身體有害。」然後慬哦瓦就答道:「雖然就像你說的那樣,可是這都是因為暇滿人身太難得了呀!」所以慬哦瓦在每次修行的時候都會唸誦一遍《入中論》的一個偈頌。這個等一會我把傑貢巴大師的小傳講完了之後,再回頭講這一句。他就說:「若時自在住順處,設此不能自攝持,墮落險處隨他轉,後以何因從彼出。」他就是以這樣暇滿難得的意義來鞭策內心,非常精進地修行。這是慬哦瓦大善知識。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五講

音檔:25'55"~38'38"

 

【story】博朵瓦大師

05pc trad

博朵瓦大師,他是「噶當教典派」的開派祖師,應該是北宋時期的人。出生在一個苯教徒的家庭之中,但是他從小就有嚴持戒律、厭捨俗家的習氣,因此就在兩位大德的座下出家。剛出家的時候,其實他非常幸運地在阿底峽尊者的座前,聽聞了一次道次第的法類。後來就到了熱振寺,依止種敦巴尊者長達七年,聽受了全部道次第的法類,並且也在那個寺院裡進行了非常嚴格的專修。之後就在一些地區,其中還有一個博朵寺,弘揚佛法。

他一生不貪著世間的財物,非常清淨地修習教法,有一千個弟子都仿效他清淨的行為,非常專心地修行,所以名震四方,甚至都傳到了印度。印度當時也傳頌說:「藏地出現了這樣了不起的一個大菩薩,能夠住持聖教。」他在示寂前應僧眾的祈請上座說法,說完法之後就合掌發願說:「願做一切有情的依怙!」他放下掌的時候,就在法座上圓寂了,住世七十八歲,然後生在兜率院內。他著名的弟子就是朗日塘巴,知道吧?還有霞惹瓦。這些都在《師師相承傳》裡面講過,我現在再簡單地介紹一下。

博朵瓦大師在孩童時代,應該說是宿生就具有偉大的慈心、悲心還有菩提心的天性。他見到其他眾生的痛苦時內心非常地憂惱,甚至極其憂苦,總是一直在想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夠除去這些痛苦。而如果見到其他有情的內心中生起歡樂的時候,他總要在心裡祝願:他們所得到的這些安樂,無論何時都不要退失,而且一定要一路向上增長,成為一個殊勝的士夫。

而且,他對從大道上而來遠遠的客人,總是對他們做一個祝願說:「我願客人們,你們的家鄉中能夠獲得豐收,願你們在遠方也能夠成辦非常有意義的事業。」他也曾經這樣說:「在我的想念中,除了想念他有情獲得勝利,我就心生歡喜;他方面獲得安樂,我就心生喜悅;他方面有愉快,我就心生愉快的感覺;除此之外,沒有生起過希望我自己的勝利或者很多好事情來到,我才能夠生起歡樂的這種念頭。」大家覺得這容易嗎?這是一個強烈的等流習慣,都是願意他快樂、願意他愉快等等,從沒有願意自己的內心產生愉快的感覺然後才會快樂。而且當看到一些人或者幾個人結伴而行的時候,他總是想著:這些人能夠和氣同心該多好!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大家和和氣氣地不要吵架,有事情好商量,友誼萬古流傳,這樣子該有多好。所以可見那個心啊,非常非常地純淨和善良。

善知識霞惹瓦讚美博朵瓦的頌句中也這樣說過:「從善知識孩童時,剛剛知道說話的時候,他的心已經轉變成共他苦樂的心。」就是會有非常希望,他有情能夠離苦得樂這樣一個任運而成的利他心。雖然顯現為小的時候就不待努力自然而成的樣子,但是大家可以知道,這樣的心是要經過長久地修習、精進地修習,才能夠這樣任運而起,什麼時候都不期待自己很多好事情降臨,都是期待他人能夠快樂。如果我們都懷著這樣一個心的話,世界上應該很少有爭端,應該沒有戰爭吧!

在依止種敦巴尊者的七年之中,尊者對他非常地特別。因為知道他將成為自己的首要弟子,而且會是護持教法的一個了不起的人。所以種敦巴尊者對他看成像眼睛一樣地愛護他、培養著他,開示了尊者所有的菩提道次第,也就是從依止善知識直到最後全圓道次第的教授。而且對於這個全圓道次第每一個觀修時的緣念法門,不停留在僅僅講說,而且一定會給予一個能轉動心續,注意!能轉動心續,必須會生起體驗的引導。因此他對於善知識種敦巴尊者的功德,還有尊者所說的道次第中的所有要點,生起了堅固的決定信念。

在《入行論》裡有一句話:「我獲解脫義,不須名利縛。」依據這個教授在講的時候,實際上他能夠直接轉動內心,而且立刻生起了捨卻現世,一心不離善知識種敦巴尊者這樣一個純淨的修法的心。就是聽了之後就會轉動心,變成是像所修的那樣一個心——所修之量。大家都知道「聽聞隨轉修心要,少力即脫生死城」這句話,什麼叫聽聞隨轉呢?聽了之後,自己的心就立刻轉變成經典上文句所要求的證量那樣,關於證量有不同層次的證量。

博朵瓦大師回憶剛剛開始依止種敦巴尊者的時候,說:「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想的是只一次收穫的時間來求得教授,然後就到其他的地方,」可能是要去閉關修行,「可是現在即使種敦巴尊者讓我滾開吧!到後面去吧!我再也不願意離開了。」因此他體會到:只想得到一些簡單短小的教授是不可以的,而且請求一些教授之後到他處去,趕快就離開這個善知識到遠方去,也是不可以的。必須是不離開具足德相的善知識作長期地依止修行。因為他一直到種敦巴尊者示寂都在種敦巴尊者身邊,所以由此,他在依止尊者的七年之中,因為非常非常專注、虔誠地,對依止善知識的法類進行刻苦地修行,所以經典上寫道:獲得了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對他喜愛的慈意。種敦巴尊者也常常這樣讚嘆:「啊!不料壩塘那個地方,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偉大的人物啊!」可以想像善知識怎樣把這個弟子珍愛在心上。

他在熱振寺專修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同一位善知識一起閱讀《經莊嚴論》的根本頌,這個時候他很認真地學習。這裡面記載他作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塊大木板,上面刺著很多很多的箭,拔去箭之後,只是箭桿拔掉了,箭頭全部都留在那個木板上。這是在學習《經莊嚴論》的過程之中。後來他又將《經莊嚴論》的大疏合起來進行閱讀、學習,然後又夢到那個木板了,很多箭射在上面,但這次所有的箭頭一個不剩地全拔掉了,據說這是一個如實了解至尊彌勒菩薩密意的一個象徵。

所以善知識博朵瓦自從和種敦巴尊者見面開始,一直到尊者圓寂之間,他連一剎那也不想離開自己的善知識,在心和行為兩方面都作了最如法的依止,所以種敦巴尊者對他攝受為自己的首要弟子。有一次種敦巴尊者生病了,當時頭枕在博朵瓦尊者懷中的時候——可以想見師徒之間親如父子啊,像照顧父親才會這樣——博朵瓦的心中很痛苦,痛苦到什麼程度呢?就好像來到一個可怕的地方,旁邊一直有個護送者護送著,然後忽然那個護送者拋棄了他。他在想:怎麼辦,以後又將依止誰啊?就流眼淚,悲痛的淚水就落到了種敦巴尊者的衣領上。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就了解了他的心,因為有通達他的心,就開始跟他說:「我還沒看到你可以依止的人啊!今後就應該以三個或五個以內的人作為助緣,助臂,就像幫助的手臂一樣。應該以經藏為師,向著賢善心作吧!以後會與殊勝者相遇的。」他的老師馬上就這樣安慰他。

當時說話的時候還有一個善知識,也坐在種敦巴尊者的面前,他就啟問尊者:「您所說的賢善心,到底是指什麼而言呢?」尊者就回答道:「是指菩提心啊!」這樣連說了兩遍,「是指菩提心啊!」所以「賢善心」這個教授,在聚會中、在很多地方,尊者也配合經教講說,甚至下至在呵責的時候,也會開示這個教授,可見他對菩提心的教授是非常非常看重的。

後來博朵瓦對賢善心的這個法,已經修行得到了一些效用,但是得到了之後,這上面記載:因此也無時不痛苦。開始是那樣痛,修了一段時間覺得很好,後來修成了也無時不痛苦。大家想一想為什麼?觀無一眾生不是苦故。所以這種痛苦已經不是為名利、為財物、為房子,為自己所眷戀、執著的這些得不到,或者說在追求它的過程中受到阻礙,而產生的這些痛苦憂惱。完全是緣念著他有情,比如說怎麼樣能去除苦因,何時能幫到他不要這麼痛苦啊,完全是由於緣念著他有情而產生的憂苦。

我講到這裡你們會不會覺得:如果生起菩提心這麼痛苦,我還要生起嗎?有人會這樣想嗎?有。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們作乞丐的時候,要不到飯也痛苦吧?假如啊!觀想一下。要不到東西痛苦吧?可是你有一億資財你會痛苦嗎?也痛苦,怎麼樣把這一億變成一百億也痛苦,這兩個痛苦你選哪個呢?既然有錢也痛苦,為什麼要有錢呢?你會這樣想嗎?(不會。)菩提心有如寶藏啊!獲得了這樣的如意寶珠在心懷裡藏著的時候,也會想要珍惜它;由於放眼望去眾生痛苦,觀世音菩薩也有這樣的示現,心非常非常地痛苦,後來得到阿彌陀佛的加持。所以這種憂苦和前面的憂苦是完全不一樣的——要不到半碗飯和考慮我的二十億怎麼樣變成一百億,這種憂苦是不一樣的,對不對?所以還是要努力生起菩提心啊!

那麼生起菩提心的過程中,難道僅僅是憂苦嗎?還有特別多的快樂。有一種快樂就是有一天會發現,你差不多已經忘記自己了,再也不在乎自己是一個什麼,只在乎有情是否能淨除苦因、什麼時候能夠得到究竟的快樂,我應該為他們做什麼。所以每一滴眼淚都是神聖的,都是純潔得像水晶那樣。

在《噶當教法史》裡面也說過,噶當派的三昆仲——博朵瓦、慬哦瓦、樸窮瓦是怙主三尊的化身,實際上也說他們是化身的士夫,即便是以普通的眼光來看,他們的事業史也是極其不可思議的。善知識博朵瓦在依止種敦巴尊者學習菩提道次第中,從依止善知識,直到最後無學雙運果位之間的每個觀修所緣,都得到了徹底的體會,並且在善知識的護佑下,生起了無造作的徹底覺受。

所以修持到共中、下兩士道,他所獲得的成果——大家想一想,共下和共中士會獲得什麼樣證悟的結果?就是他對於此生的色身、受用、名聞恭敬、眷屬等眾,任何一種都不生起剎那的貪戀。注意喔,剎那!就是說這貪戀心已經完全斷除了,猶如傷獸那般,不停地遷換所居的靜處。受傷的野獸為什麼不停地換地方?怕在一個地方住久了,猛獸知道牠受傷了要來把牠吃掉。所以在這個地方住一住趕快搬家,再住一住又搬家,不敢讓當地這些很可怕的威脅性動物熟悉牠,趕快移到下一個地方。而修行人也是懷著不能讓現世這些東西染污自己、傷害自己法身慧命的這樣一個心,不停地移動。所以我在想:這麼多年,師父示寂十年了,我們不停地遷換所居的地方,如果能懷著這樣的心,該有多麼地美好!所以希望大家能夠好好地學習這樣的心呀!

有一次一個施主供養了一顆綠中帶紅潤的大松耳石,應該是很名貴吧,綠中帶紅的。這後面說這種色彩的大松石是極其珍貴、極其難得的。當時供養博朵瓦他不用手去接——比丘律儀裡是手不過金錢的——就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放到他面前,然後非常非常認真地為施主這個供養的功德作了回向。到第二天,博朵瓦就帶著他親愛的弟子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了。然後供松石的這個施主在想:「到底不貪戀錢財到什麼程度?我去看看好了。」他不太相信,就到博朵瓦他們還沒走之前那個住處去看了一下。看了一圈,嚇到了,發現那塊玉石仍然在昨天他放的那個地方的原處,絲毫未動!善知識博朵瓦同他所有的徒眾,都對於任何財物也不起貪著,都是棄捨現世的人士。就單單是從這樣的一個傳記來說,也是對於大寶聖教一個極大的莊嚴,因為修行者能以這樣乾淨的心來修行正法。

而且善知識博朵瓦會集了大概有一千個徒眾一起修行,據說都是能夠捨卻此世的心專門修解脫的這些人。他們全部都是三種律儀的遮制處清淨無染的人士,專注於圓滿教法的修持,身口意三業的行為都是隨學於上師博朵瓦清淨的高風亮節這樣修行。所以那個時候他們的美名遍傳於贍部洲的各地,連在印度的聖地也都傳說:「在藏土中出現了一個,能安置約一千個出家眾都同樣行誼的大菩薩!」

一位噶當派的大善知識所收集的善知識博朵瓦的傳中說:「善知識博朵瓦是生而具有增上心者,是著名的大上座,他對於佛法所做的廣大傳播,顯見了經藏的總義、造論的善巧、持戒的精嚴、僧儀沒有差錯,是一位佛教中非常了不起的主宰人物。從過去直到現在的所有時間,一直都在觀察自己的誓願,」注意!在觀察自己的誓願,「奠定律儀的基礎,一心都在思惟經藏的內涵,常觀貪欲過患等等。修行者能有上面所說的這些功德,哪怕只有一點點,」下面這個結論:「全是仰賴種敦巴尊者的光輝。」弟子能生起這樣了不起的證德。所以大善知識博朵瓦,對三藏非常廣博地通達,並且能將一切都現為教授;因此無論在他面前出現怎麼樣的經論典籍,他都能將它跟三士道體完全地連繫起來,然後對這個教典進行總結的講說,非常非常善巧!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五講

音檔:2'17"~25'55"

 

【story】仁欽崗巴--傑貢巴大師

3 14 1

仁欽崗是個寺院,仁欽崗巴其實就是傑貢巴大師,他也是教授派的傳承祖師,是慬哦瓦的再傳弟子。十二歲出家,先後依止嘉裕瓦、內鄔蘇巴,專門修習依止法與道次第。他持戒非常精嚴,定力非常地堅固,也是經由對上師祈禱,親見本尊給他傳法,心中生起了真實的道證功德。二十九歲就開始弘揚道次第,修建了仁欽崗寺。他一輩子幾乎沒有什麼病,只要是能夠利益有情的事,不管多小都去做。他住世了八十二歲。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仁欽崗巴是對他的尊稱,其實他是傑貢巴大師。當時有位格西來到內鄔蘇這個地方,對內鄔蘇巴大師說:「我們那兒有一個非常智慧聰明的年輕僧侶,如果他能來到你的面前,非常希望您慈悲關注他。」又是一個介紹的。大師聽了之後心中就很歡喜,說:「把他領到這裡來吧!」於是這個格西就把傑貢巴領到他的面前。傑貢巴大師在明天要啟程,今天晚上就作夢了,夢中夢到內鄔蘇巴大師的靜修室和那裡的屋子、佛塔,還有很多。夢完之後第二天早晨他就啟程了,其實當時有一些其他人也一起來到,但他決定還是不要耽擱,馬上就去找善知識。

他到晚上才到(容哇村),到那之後得到了一個靜修者的關注,然後才得到一個住宿地還有臥室。第二天他就和一批僧人結伴來到了康巴隆,也在那裡住了一天。後來終於到了內鄔蘇,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趕忙就到內鄔蘇巴大師那裡去參拜。大師就說:「你是從哪來的呀?」他說:「我是從倫村來的。」大師說:「那麼那個格西說的就是你嗎?」他說:「是的。」然後大師看了看就說:「我好像還見過你呢!似曾相識。」有這麼一個大德這樣說我們,應該很開心喔!說:「今天晚上就回到你的住處那邊先去好好休息,明天黎明的時候再來找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睡好,一般睡不好對不對?因為很激動。

然後第二天黎明,大師當即就傳授給他不動怙主緣念三法的念誦經文,還有一些法,並且告訴他說:「你必須熟記其中的每一個字。」然後他說:「好。」結果就像善知識所說的那樣全部記下來了。後來這個大師就對他說:「欸?你是一個比我好像更加少用專注就可以的人。」就是你少用功就全部能記住了,太聰明了!然後他的老師就對他說:「你可以就住在這裡嗎?」他就回答:「可能我得暫時去找一些吃的,把糧食找到。」善知識就說:「那你趕快去張羅吧!」說完之後還給了他一包酥油,好像還有一大碗好茶葉。

然後他就去自己準備要求法的糧食。再次來到大師面前的時候,大師就問他:「你現在是選擇做照顧我的僕役,就是來回灑掃做這些事呢?還是想要一心修法呢?」他就回答:「願一心學法。」他的老師就說:「如果一心修法的話,你可能要有一個自己的住處。」怎麼辦呢?大師又從自己的腰包裡掏出了兩錢黃金,說道:「你就拿這錢去買一個小屋住在那專修吧!」看看師父對他多好啊!於是大師就傳授他修法的教授,並且對他說了一句非常非常重要的話:「這些教授其他的人來求我都是不傳的,但是現在我找著你,就都傳給你了,所以善加修持吧!」

不知道聽到這裡,大家會做何感想?很羨慕嗎?(是。)會觀過嗎?不會?觀過就掃蕩一下。為什麼求都不給,不求還把他找來傳給他?肯定是他和那個求也不給的人不一樣嘛!不一樣在哪裡呢?傳了他之後都能現起教授,可能還有諸多深邃的原因,那善知識知道。這個不可以理解為善知識心不平等吧?我們不常常這樣非理作意嗎?還是沒有?所以大師對傑貢巴是非常重視的,可以說把所有的教授都傳給了他。

在介紹仁欽崗巴的時候,其實還有一個也是叫仁欽崗巴,但他是傑貢巴大師的姪子。他叫佛陀子,相傳是嘉裕瓦大師的轉世,幼年得到了傑貢巴大師的親自照顧,十七歲就出家了。據說他就是以承事上師作為累積圓滿資糧的無上法門,然後認真地服侍傑貢巴大師,因此求得了很多教授。又因為長時間不停地修習視師如佛,所以得到了本尊的攝受,生起了無量的三摩地、圓滿的修道位。在《師師相承傳》裡記載說他進登十地,將成為賢劫千佛之一,非常了得的這位佛陀子,他也被尊稱為仁欽崗巴。

據說他在依止傑貢巴大師的時候,有一次就看著想:「啊,叔父的那個念珠可真好看,如果給我的話該有多好!」這種念頭很多人都會有。他心裡剛那麼一想,還沒有開口,傑貢巴大師馬上對他說:「念珠如果只是手抓著,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儘管看起來好像很光彩。」意思是什麼?自己去體會吧!還有人說:如果沒有生起修善的意樂到了傑貢巴大師座前,就會發現善知識很不高興。注意,他臉上會現起不悅,然後說:「你那樣沒用。」其實都沒說話喔!然後如果有一天心裡油然生起了修善的意樂,懷著這種心到了大師面前,上師馬上就看他說:「今天早晨你心中生起了什麼呀?」馬上就知道,可能有他心通吧!如果回答:「我生起了如此這般、如此這般的心。」這個大師會反過來說:「那是我加持你生起的。連我現在老了還要這樣地修,你一定也必須這樣地修啊!」這是讚美傑貢巴大師的。

我們所有依止善知識的人都知道,善知識不可能無緣無故對自己不高興,當心中纏縛著煩惱到善知識面前的時候,他確實是會給你臉色看。其實講到這裡我常常想到,我們都很重視對善知識啟白,啟白是很重要的,但是內心修善的意樂更重要,當我們內心一直努力修善的時候,實際上善知識會很歡喜我們。

剛才講到不管是多小的善事都去做,這是說哪一位善知識啊?(傑貢巴。)別忘記這個美德,就是非常非常微小的事,到什麼程度呢?他已經成為那麼大一個善知識了,人家請他到村莊裡去念經,他還要去。其他的人就說:「您就不用去了。」他說:「要是能對為利有情做一些饒益而不做的話,那應該叫作菩薩的放逸啊!」所以他直至未示寂之前,都到村子裡去給人家誦經、修法。到八十多歲,有的時候一個非常非常小的事,就是好像都不認識的一個人來求他做什麼,只要到他面前,他也會非常慈悲地傳授皈依發心,非常認真地教導。他曾經這樣說:「我從幼年的時候開始,從沒有生起過很大的瞋恨心,並且饒益他者的心就會任運地生起。」所以宗喀巴大師想到傑貢巴大師的這種修心的精神,就讚頌說:「以勝乘道修心傑貢主。」頂禮他的足下。這個也是在《師師相承傳》裡邊記載的,大家可以有時間多去看傳承祖師是怎麼修行的。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五講

音檔:38'38"~50'05"

 

日常老和尚說因果故事——金貓因緣

903501金貓因緣是怎樣一個因緣呢?佛世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叫惡生王,你聽了這個名字就可以曉得這個人不大好,叫惡生王。那麼是誰呢?是大迦旃延尊者去化度的。有一天他自己在王家的花園當中玩啊,一看見一個貓,這個貓從那個東南角跳到西北角,一看那個貓跳過去,金光一閃,欸,一看原來這個貓是金子做的,金顏色的。那個金顏色的貓總沒有看見過吧!他馬上找,欸,不見了,一看一個洞,牠鑽到那個洞裡面去了。他是一個帝王嘛!哦,這個誰都沒有看見過,然後叫人家把牠挖出來,一定要去挖挖,挖了半天,貓沒有挖到,「咔!」一下挖到一個銅,一個大的銅罈,好大的一個大銅罈。結果打開來一看哪!一銅罈滿滿的都是金子,這麼個多!這個把它抬出來,抬出來一看,下面還有一罈;再抬出來,下面還有一罈,三罈。哇,這麼多金子!結果三罈拿完了,向前面又有三罈,啊,繼續地挖,反正他是國王嘛,結果挖了五里路都是這個,都是這個!嗯,這個好啊!那個一大罈大得不得了,那個一罈這個容量我都忘記掉了,反正那個大罈裝幾合,一合就是十斗,有一石。你可以想一想一石的稻子穀子都一百多斤,一罈的金子,那不曉得幾萬斤,這麼多啊!結果五里路,這麼一排排得去。

平常他們遇見這種事情都要問那個教士或者婆羅門,那惡生王也信了那個迦旃延尊者,就問迦旃延尊者說:「我居然碰見了這種事情,這個好是壞呀?」「哎,這個好的,這該你得的。」「那什麼因緣?」哦,原來這樣。原來當毘婆尸佛的時候,毘婆尸佛是誰?毘婆尸佛就是七佛之首。現在我們是賢劫,就是賢劫之前是莊嚴劫,莊嚴劫最後一尊佛是毘舍浮佛,最後一尊佛,再下面推,尸棄佛,然後呢毘婆尸佛。所以從……平常我們說七佛、七佛,毘婆尸佛,毘婆尸佛離開現在是九十一劫。那麼那個時候說有一些出家人乞食,那個出家人在那個大街上面把一個缽擺在那裡,說這個是無盡藏,誰去供養他的話,得到的福是無盡的。那麼那個時候有一個樵夫,樵夫就是山裡面打柴的啦!他跑到山裡面打柴,那麼拿了柴去挑到街上面,賣掉了以後換飯吃。現在當然工業社會沒有的了,平常的時候,那生活很艱苦的,往往一擔柴,賣不了幾個錢。那一天就是換了三個銅板,他天天就是換到了,然後呢去吃。

那回來的時候,看見那地方,唉!他一想:我實在太窮了,人家廣興供養,我為什麼這麼窮,就因為以前沒有供養過,所以如果再不供養,也不知道窮到什麼時候!今天遇見這個機會,他就要供養,所以他就捨掉了。他餓著肚子哦,這個不簡單喔!現在我們吃得飽飽的,叫你少吃一點都捨不得。他是餓著肚子,把僅有的三個銅錢,丟在那個缽裡邊。然後一路回去歡喜:「哎呀,好!越想越歡喜,我以前從來沒有種過那個善業,啊,真是歡喜!」結果從那個地方跑到他家裡五里路,他一直歡喜、一直跑,到了家了。然後到了家了,欸,想起來了:「哎呀,今天吃的東西沒有了!」所以這個歡喜的心就停了,到那裡為止。從此以後九十一劫以來,他生生都生到天上,然後人間,永遠是這樣。這一世還感得這樣的果報,這一世還感得這樣的果報,得到那麼多。

他說:你丟他的,供養三個銅錢,得到的什麼?就三罈。然後呢供養完了以後你一直歡喜,這歡喜什麼呢?隨喜嘛,他一路歡喜跑五里路,然後呢這個五里路一直在增長,所以五里路一直這麼多。這個說明什麼?業的增長廣大。這一點不要小看哦!平常我們一點小小的事情就擺在腦筋裡面,成天上晚地去想那件事情,這個惡業的增長廣大。所以我要告訴你們要思惟呀,碰到一點小小的事情就擺在那裡,對不起!你老在那個地方的話,那個都是你的地獄業,你什麼時候放不下,什麼時候就在那個地方。反過來的話,你如果一天到晚想那個的話,那個就是好,造的善業,增長廣大。你們有空好好地去看看那些《賢愚因緣經》、《雜寶藏經》、《百業經》,說得清清楚楚,太多這種類似的公案,上面說得太多的,我也不能一一告訴你們,你們自己去看。

出自《廣論舊版手抄稿》第 7 冊第 64 到 67 頁 

音檔50B 20:53~ 26:27 

經典原文: 

昔惡生王,遊觀林苑,園中堂上,見一金猫,從東北角,入西南角。王即遣人,尋復發掘,得一銅瓮,瓮受三斛,滿中金錢。漸漸深掘,復獲一瓮,如是次第,得三重瓮,各受三斛。漸復傍掘,亦得銅瓮,轉掘不已,滿五里中,盡得銅瓮盛滿金錢。時惡生王,深生奇怪,即詣尊者迦栴延所,即向尊者,具論得錢所由因緣:「我適輙欲用,將無災患於我及國人耶?」尊者答言:「此王宿因所獲福報,但用無苦。」王即問言:「不審往因,其事云何?」尊者答言:「諦聽諦聽!乃往過去九十一劫,毘婆尸佛,遺法之中,爾時有諸比丘,於四衢道頭,施大高座,置鉢在上,而作是言:『誰有世人,能於堅牢藏中,舉錢財者,若入此藏,水不能漂,火不能燒,王不能奪,賊不能劫?』時有貧人,先因賣薪,適得三錢,聞此語已,生歡喜心,即以此錢,重著鉢中,誠心發願。去舍五里,當還家時,步步歡喜,既到其門,向勸化處,至心發願,然後入舍。」尊者言:「爾時貧人,今王是也。以因往昔三錢施緣,世世尊貴,常得如是三重錢瓮,緣五里中步步歡喜,恒於五里,有此金錢。」王聞宿緣,歡喜而去。

出自:《雜寶藏經》卷九(一〇三)金貓因緣

原來到寺院,竟然有這麼多好處...

4 85 1

每年大專班都會舉辦一次寺院參訪,可以在寺院中度過二天一夜清淨的生活。寺院是佛法僧三寶所在之處,非常吉祥,可以累積很多的福報。但你知道為什麼嗎?福報人人都愛,有福報就可以心想事成,如今有機會到寺院,我們究竟希望得到什麼呢?

 

三寶是福田

 

寺院是佛法僧三寶所在的地方,而三寶是福田門。什麼是福田門呢?就好像父母是我們的恩田一樣。因為父母對我們有恩,我們要孝順他們,因此說父母親是恩田。相對來說,貧窮的人就像悲田,看到貧窮可憐的人,會讓我們生出悲憫心,所以說是悲田。那麼三寶為什麼是福田呢?因為這樣的田,可以長出福來。有福的人,自然可以心想事成。

 

經典:至誠合掌,恭敬如來 得十功德

 

每個人心中都有很多願望,可能想要長得好看;人緣好、朋友很多,大家看到你都很喜歡;老師也很喜歡你;希望身體健康、很聰明……等等。 

 

那麼經典中是怎麼說的呢?[] 經典中說:至誠合掌、恭敬如來(佛陀),可以得到福。得到哪些福呢? 

 

第一個,言詞柔軟:講話很好聽,大家會很喜歡聽你說話。讚歎如來,聲音會很好聽。 

第二個,智慧超群。這不是一般的智慧,而是超越一般人的智慧。只要至誠合掌,恭敬如來,就可以智慧超群。 

第三個,人天歡喜。不只是身邊的人喜歡你,就連天人、佛菩薩都會很歡喜你。

第四個,福德廣大;會很有福德,容易心想事成。

第五個,賢善同居;同在一起的人都會是非常善良的人,是非常好的人。

第六個,尊貴自在;別人不會看不起你。如果被別人看不起,別人給了一個白眼,感到痛苦,好好地至誠合掌,恭敬如來,可以得到尊貴自在,因為恭敬如來的緣故,自然別人也會恭敬你。 

第七個,可以得到恆值諸佛,生生世世都可以遇到諸佛菩薩,可以親近諸佛菩薩、親近善知識;這就是至誠合掌,恭敬如來可以得到的果報。 

 

親近三寶 勤修供養 善願早成 

 

每年大專班都會舉辦一次寺院參訪,可以在寺院中度過二天一夜清淨的生活,寺院是佛法僧三寶所在之處,非常吉祥,因為所對的境,全部都是佛菩薩,還有法師,因此可以累積到福報。寺院中有觀世音菩薩、釋迦世尊,只要看到佛菩薩、世尊,就可以合掌,很虔誠恭敬地至誠合掌、恭敬如來,乃至於問訊、禮拜,都可以得到福德。 

 

得到福德有很多好處,因此到寺院前可以先想好:在寺院這兩天,想要得到什麼呢?不只是功課好、長得漂亮這些,可以多想想利他的善行,例如想要幫助別人的時候,真的能夠幫上忙。 

 

在寺院除了至誠合掌,恭敬如來,還可以修供養,大家可以供香、供燈、供花。供燈可以得到智慧光明;供花能感得形貌莊嚴,大家都很喜歡你。經典中說,只要這樣做,就可以得到這些很好的果報。 

 

希望大家可以懷著一種非常期待、非常歡喜的心情到寺院,法師們都非常歡迎大家,期盼與諸位共聚一堂,好好地在福田門累積非常多的福德資糧。祝願來到寺院的每一個人心中所有的善願都可以成辦,所有期盼的善的果報都能夠出現。

 

[]:出自《分別善惡報應經》,節錄於如來塔合掌禮拜之功德:

若復有人於如來塔合掌禮拜。獲十功德。何等為十。一言辭柔軟。二智慧超群。三人天歡喜。四福德廣大。五賢善同居。六尊貴自在。七恒值諸佛。八親近菩薩。九命終生天。十速證圓寂。如是功德。禮拜佛塔獲如斯報。

美麗的福智 成立緣起

304人人都有離苦得樂的本能,但快樂是需要透由智慧的抉擇及練習才能真正擁有。

因此,日常老和尚在福智法人事業體中,開展出淨智事業 財團法人台北福智佛教基金會,以《菩提道次第廣論》為學習主軸,透過成立廣論研討班,建立佛法的知見及行持的方法,引導認識眾生、認識生命的真相和目標,開展人人內在如鑽石般的佛性,圓滿人我的生命。

盧克宙總幹事談基金會成立緣起

民國八十年九、十月之間,師父(日常老和尚)召集幾個人開會,說要成立一個團體。當時我們的想法,覺得師父不是那種喜歡做大事業的人,而是很嚴峻修行的人,所以認為師父的意思,應該是成立一個小的、讓大家可以溝通意見的地方就可以。

後來討論的結果,決定先成立《福智之聲》雜誌,十一月,《福智之聲》正式出版。之後,師父又召集一次會議,再度提起成立團體之事,原來師父的意思不僅於此。

到底我們要成立什麼樣的團體?是內政部管轄的社會慈善宗教團體?還是教育部管轄的文教團體?另外,是要成立社團法人,還是財團法人?這些都要弄清楚。

到了八十一年二月,師父又召開一次會議,我將收集的資料,關於社團法人與財團法人的利弊,提出報告分析。最後師父決定用財團法人,以利於往後的管理。

至於要申請什麼性質的財團法人?最早師父是希望辦教育,想成立一個教育的財團法人,所以一開始是向教育部探路,以「華藏教理學院」提出申請。師父是為了建立教法,而且要在華藏世界建立教法,所以叫華藏教理學院,這是師父最早的心願。但是教育部認為我們是宗教團體,而「學院」是法定用辭,屬於大學的,我們不能用,因此不准我們立案。

不得已我們只好轉個方向,決定成立宗教性財團法人,並定名為「財團法人福智寺」或「財團法人福智基金會」,這時「福智」就出現了,但是完整的名稱還沒確立。

設立登記的過程,其實是很麻煩的,因為那時才發現,內政部的法規上有宗教性質的財團法人,但是沒有實施細則,因此試了各種辦法都行不通。後來找到的唯一一條路,不是宗教財團法人,是寺廟財團法人,這是以寺廟的土地、廟產來成立財團法人。這就衍生一個問題,我們要先蓋一座廟,再用這座廟成立財團法人。但是當時我們到哪裡蓋一座廟?於是與圓明寺的因緣就在這時候出現。

圓明寺的文智長老對師父很景仰、很恭敬、很有信心,我們去拜託文智長老,請求將圓明寺借我們登記。而文智長老一直希望圓明寺能夠出祖師,看到師父以及師父的弟子,他覺得可以信任,因此他把廟借出來。

變更的過程,第一步把圓明寺更名為福智寺,第二步再將福智寺變更為財團法人的管理模式,完成後的全名是「財團法人台灣省高雄縣橋頭鄉福智寺」,這個就是我們團體在政府登記的正名。所以我們應該要好好感恩文智長老!

八十一年五月,師父召開會議,決定成立宗教的財團法人,並定名為「財團法人福智寺」,並於八十二年完成登記,同年,更進一步成立「財團法人台北市佛教基金會」,並陸續於北中南各地成立弘法中心,開展各項淨智事業。

節錄自《福智之聲》第174期「憶念師恩」專題

為什麼要學佛?

475為什麼我們在人生無限的選擇當中,一定要學佛?

人生的真正的中心是「離苦得樂」,不管你懂、不懂。換句話說,在潛意識裡邊真正推動我們的共同的特點,都希望舒服一點,不希望痛苦。不但我們人,所有有生命的是共同的。

而這一條路上面,我們可以用各式各樣的方法、用很多的努力來離苦得樂,但是為什麼要學佛?

這個正確的答案:正因為我們需要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所以必須學佛;而且除了學佛,再沒有其他的路好走!我們可以說很多理由,可是這個理由有一個是最最重要的――正因。正確的「正」,因果的「因」。

只有把這個真正的因果的必然關係,看得最正確,而且究竟圓滿,那這一條路才是對。所以其他的,在這個上面錯了。

因此我們的目標雖然是共同的,但是沒有得到正確的因,所以得出的結果是一定錯的。這雖然人人希望這個離苦得樂的結果,因為他找不到正確的因,忙了半天是白吃辛苦;不但白吃辛苦,得到的最後的效果――相反的,表面看起來似是而非,實際上的內涵背道而馳。

基於這個理由,所以我們只有學佛。這個有它絕對的理由,而我們研討《廣論》,最主要的就是在這個理念上面要確立。

摘自日常法師嘉義朴子農場灑淨法會開示(1995/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