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廣論專區 【story】仁欽崗巴--傑貢巴大師

【story】仁欽崗巴--傑貢巴大師

3 14 1

仁欽崗是個寺院,仁欽崗巴其實就是傑貢巴大師,他也是教授派的傳承祖師,是慬哦瓦的再傳弟子。十二歲出家,先後依止嘉裕瓦、內鄔蘇巴,專門修習依止法與道次第。他持戒非常精嚴,定力非常地堅固,也是經由對上師祈禱,親見本尊給他傳法,心中生起了真實的道證功德。二十九歲就開始弘揚道次第,修建了仁欽崗寺。他一輩子幾乎沒有什麼病,只要是能夠利益有情的事,不管多小都去做。他住世了八十二歲。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仁欽崗巴是對他的尊稱,其實他是傑貢巴大師。當時有位格西來到內鄔蘇這個地方,對內鄔蘇巴大師說:「我們那兒有一個非常智慧聰明的年輕僧侶,如果他能來到你的面前,非常希望您慈悲關注他。」又是一個介紹的。大師聽了之後心中就很歡喜,說:「把他領到這裡來吧!」於是這個格西就把傑貢巴領到他的面前。傑貢巴大師在明天要啟程,今天晚上就作夢了,夢中夢到內鄔蘇巴大師的靜修室和那裡的屋子、佛塔,還有很多。夢完之後第二天早晨他就啟程了,其實當時有一些其他人也一起來到,但他決定還是不要耽擱,馬上就去找善知識。

他到晚上才到(容哇村),到那之後得到了一個靜修者的關注,然後才得到一個住宿地還有臥室。第二天他就和一批僧人結伴來到了康巴隆,也在那裡住了一天。後來終於到了內鄔蘇,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趕忙就到內鄔蘇巴大師那裡去參拜。大師就說:「你是從哪來的呀?」他說:「我是從倫村來的。」大師說:「那麼那個格西說的就是你嗎?」他說:「是的。」然後大師看了看就說:「我好像還見過你呢!似曾相識。」有這麼一個大德這樣說我們,應該很開心喔!說:「今天晚上就回到你的住處那邊先去好好休息,明天黎明的時候再來找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睡好,一般睡不好對不對?因為很激動。

然後第二天黎明,大師當即就傳授給他不動怙主緣念三法的念誦經文,還有一些法,並且告訴他說:「你必須熟記其中的每一個字。」然後他說:「好。」結果就像善知識所說的那樣全部記下來了。後來這個大師就對他說:「欸?你是一個比我好像更加少用專注就可以的人。」就是你少用功就全部能記住了,太聰明了!然後他的老師就對他說:「你可以就住在這裡嗎?」他就回答:「可能我得暫時去找一些吃的,把糧食找到。」善知識就說:「那你趕快去張羅吧!」說完之後還給了他一包酥油,好像還有一大碗好茶葉。

然後他就去自己準備要求法的糧食。再次來到大師面前的時候,大師就問他:「你現在是選擇做照顧我的僕役,就是來回灑掃做這些事呢?還是想要一心修法呢?」他就回答:「願一心學法。」他的老師就說:「如果一心修法的話,你可能要有一個自己的住處。」怎麼辦呢?大師又從自己的腰包裡掏出了兩錢黃金,說道:「你就拿這錢去買一個小屋住在那專修吧!」看看師父對他多好啊!於是大師就傳授他修法的教授,並且對他說了一句非常非常重要的話:「這些教授其他的人來求我都是不傳的,但是現在我找著你,就都傳給你了,所以善加修持吧!」

不知道聽到這裡,大家會做何感想?很羨慕嗎?(是。)會觀過嗎?不會?觀過就掃蕩一下。為什麼求都不給,不求還把他找來傳給他?肯定是他和那個求也不給的人不一樣嘛!不一樣在哪裡呢?傳了他之後都能現起教授,可能還有諸多深邃的原因,那善知識知道。這個不可以理解為善知識心不平等吧?我們不常常這樣非理作意嗎?還是沒有?所以大師對傑貢巴是非常重視的,可以說把所有的教授都傳給了他。

在介紹仁欽崗巴的時候,其實還有一個也是叫仁欽崗巴,但他是傑貢巴大師的姪子。他叫佛陀子,相傳是嘉裕瓦大師的轉世,幼年得到了傑貢巴大師的親自照顧,十七歲就出家了。據說他就是以承事上師作為累積圓滿資糧的無上法門,然後認真地服侍傑貢巴大師,因此求得了很多教授。又因為長時間不停地修習視師如佛,所以得到了本尊的攝受,生起了無量的三摩地、圓滿的修道位。在《師師相承傳》裡記載說他進登十地,將成為賢劫千佛之一,非常了得的這位佛陀子,他也被尊稱為仁欽崗巴。

據說他在依止傑貢巴大師的時候,有一次就看著想:「啊,叔父的那個念珠可真好看,如果給我的話該有多好!」這種念頭很多人都會有。他心裡剛那麼一想,還沒有開口,傑貢巴大師馬上對他說:「念珠如果只是手抓著,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儘管看起來好像很光彩。」意思是什麼?自己去體會吧!還有人說:如果沒有生起修善的意樂到了傑貢巴大師座前,就會發現善知識很不高興。注意,他臉上會現起不悅,然後說:「你那樣沒用。」其實都沒說話喔!然後如果有一天心裡油然生起了修善的意樂,懷著這種心到了大師面前,上師馬上就看他說:「今天早晨你心中生起了什麼呀?」馬上就知道,可能有他心通吧!如果回答:「我生起了如此這般、如此這般的心。」這個大師會反過來說:「那是我加持你生起的。連我現在老了還要這樣地修,你一定也必須這樣地修啊!」這是讚美傑貢巴大師的。

我們所有依止善知識的人都知道,善知識不可能無緣無故對自己不高興,當心中纏縛著煩惱到善知識面前的時候,他確實是會給你臉色看。其實講到這裡我常常想到,我們都很重視對善知識啟白,啟白是很重要的,但是內心修善的意樂更重要,當我們內心一直努力修善的時候,實際上善知識會很歡喜我們。

剛才講到不管是多小的善事都去做,這是說哪一位善知識啊?(傑貢巴。)別忘記這個美德,就是非常非常微小的事,到什麼程度呢?他已經成為那麼大一個善知識了,人家請他到村莊裡去念經,他還要去。其他的人就說:「您就不用去了。」他說:「要是能對為利有情做一些饒益而不做的話,那應該叫作菩薩的放逸啊!」所以他直至未示寂之前,都到村子裡去給人家誦經、修法。到八十多歲,有的時候一個非常非常小的事,就是好像都不認識的一個人來求他做什麼,只要到他面前,他也會非常慈悲地傳授皈依發心,非常認真地教導。他曾經這樣說:「我從幼年的時候開始,從沒有生起過很大的瞋恨心,並且饒益他者的心就會任運地生起。」所以宗喀巴大師想到傑貢巴大師的這種修心的精神,就讚頌說:「以勝乘道修心傑貢主。」頂禮他的足下。這個也是在《師師相承傳》裡邊記載的,大家可以有時間多去看傳承祖師是怎麼修行的。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五講

音檔:38'38"~5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