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頁 福青廣論專區 【story】慬哦瓦大師

【story】慬哦瓦大師

224 83

慬哦瓦大師跟博朵瓦大師同時代,是宋朝時期的人,也是「噶當教授派」開派的祖師。他在童年的時候就親見本尊,是非常了得的人物。十八歲的時候在一個寺院出家,隨後在一個叫拿謨切的地方,這個地方很重要,因為他在那裡拜見了阿底峽尊者,然後尊者授記說這位善知識將成為傳持尊者教法的大德。他還有一個非常了得的媽媽,二十五歲的時候,他非常聽媽媽的話,他媽媽據說是一個有成就的人,依照她的指示就去了熱振寺。同樣地依止種敦巴尊者八年,也是聽受了無量的顯密教法,同時也依止了袞巴瓦等大善知識。他常常以暇滿難得和念死無常來鞭策自心,勤修道次第,在加行法上也是毫不懈怠,後面會講他的很多。然後在宣揚道次第方面也不遺餘力,後人稱他所傳的道次第法脈為「噶當教授派」。他的心子主要有嘉裕瓦、堆隆巴等等,住世七十一歲。

慬哦瓦大師在善知識種敦巴尊者的座前求得了法義之後,其實內心中還是很想到印度去親近一位瑜伽者。但是當他啟問種敦巴尊者的時候,種敦巴尊者就對他說:「你別去印度了,我會很掛念你的。」然後慬哦瓦就想:「既然善知識心中懸念,去是沒有意義的。」注意這個抉擇喔!如果我們要去哪裡,聽了善知識這麼講,我們會想什麼呢?他會說:「如果他心中懸念,我去就沒有意義了。」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抉擇。所以他在意樂、加行兩方面,都非常如法地依止善知識種敦巴尊者,聽受一切諸佛所趣入的大道、一切佛經和釋論的心要義——《菩提道次第經驗引導》。當他對於道次第的一切所緣,都能生起一切思惟力的時候,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就說了:「你這個時候要來找我。」所以慬哦瓦大師就非常聽話,在那時去拜見自己的善知識。據說當拜見的時候,正好深谷間的太陽升起,陽光照射到了慬哦瓦大師的身上,出現了吉祥的八瑞圖等很多形相,然後當時就被種敦巴尊者授記:「緣起是非常非常好的。」就很高興。

當時種敦巴尊者在講《般若波羅蜜多》這個經教的時候,博朵瓦、慬哦瓦還有樸窮瓦他們三個人看一本書。可以想像,你們想像一下那個場景喔,想像一下!他們為了去聽一些宗派的道理,來到了種敦巴尊者面前,因此尊者就對慬哦瓦說:「我對你的希望是你成為一位大修士,你自己內修吧!」因此慬哦瓦就頂禮了尊者,然後離開。種敦巴尊者就說:「所謂的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就像他這樣!」這是一個極高的善知識對自己的評價。

當時還有一個人對慬哦瓦說:「我很明顯地看到種敦巴尊者在心中惦記著你,你如果去求密法的話,一定會求到的。」慬哦瓦就去請求教授了,然後尊者就無餘地傳授他大乘密法的教授。慬哦瓦曾經這樣說,讓他去求法的那位「圓滿瑜伽師」:「圓滿瑜伽師他對我有很大的恩德。」因為他讓他趕快去求法,告訴他說:「上師很惦記你。」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中間也會這樣常常去傳?這樣傳好像很不錯。

善知識種敦巴尊者又說:「覺窩的弟子!佛為了對治八萬四千煩惱而演說八萬四千法門,以所說對治貪欲的一切法門,是不能摧滅瞋恨的;以所說對治瞋恨的一切法門,反過來也是不能消滅貪欲的。因此各別的煩惱,都需要各別的對治法門。而能對治一切煩惱的法門,到底有沒有呢?確實是有這樣一種法可以對治一切煩惱,那麼這種法是什麼?就是甚深緣起空性的修法。」尊者說後,也就對慬哦瓦很好地傳授了聖龍樹菩薩解釋佛陀密意的中觀教授。大家聽到這裡,要發願去學習那種能夠對治一切煩惱非常殊勝的法要。慬哦瓦也是從最初跟種敦巴尊者見面,直到尊者示寂,從沒有離開自己的善知識。

大家都知道,他有一個著名的問話,就是慬哦瓦常常向嘉裕瓦說:「你憶念已經得到暇滿人身了嗎?」所以慬哦瓦是以念暇滿人身難得、義大,與念死本無定期的這些念頭來鞭策自己的內心,剎那也不放逸而空過,他的心就像水流一般不間斷、不間斷地勤修菩提道次第的義理。由於這麼長久精修的緣故,所以他對菩提道次第的覺受已經獲得了究竟。這個時候也得到了無邊的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加持,就是現出了很多徵兆。

慬哦瓦大師是一位精通一切明處的人士,他通曉七種不同的梵文。他自己曾經這樣說過,應該是跟親近的弟子,說:「我想自己應該可以做為一位中等的譯師吧!因為比如說對於那些傳說有極具功德的大乘密法,我的念誦沒有不足量的。」大乘密法念誦沒有不足量的!大家都知道通常一念就十萬、多少萬遍,然後咒數有多少萬遍,有的一個法要念七十萬遍閉關才算完。說:「對於羯摩集等,我也沒有一種沒修的。只是我所印造的泥質佛像還有佛塔這一項來說,堆集起來就像一座小山頭那麼大。」前面不是說在加行法上非常努力嗎?說:「只以我所供的甘松一項來說,可以堆滿一間屋子。」甘松是一種香,一種中藥,據說香氣很濃烈,就像油松節一樣,它的中藥效果據說可以清熱解毒,但是價格很平實,供這樣的香滿屋子。這麼一個大德,得到了善知識這樣的攝護,做了這麼勤苦的修行,聽了很令人驚訝。這一生住世多久記得吧?七十一歲。怎麼完成如此浩瀚的修行,不可思議!

慬哦瓦在熱振寺也依止了阿底峽尊者的弟子大瑜伽師,捨棄此生一切凡俗的事務,進行難行苦行,勤奮地專修菩提道次第。這裡面不只一次地提到,這麼了不起的大德在專修菩提道次第,我們所有學習菩提道次第的人啊,應該效學這種宗風。那個時候慬哦瓦的生活是很貧困的,貧困到什麼程度呢?就可能是一件新的僧服都買不起。所以當他的衣服都襤褸不堪的時候,所穿僧服的下裙連一塊補丁的布都找不到,窮困到這種程度;後來就找了幾塊牛皮把它補起來,因此那個時候大家就稱他為「慬哦皮裙僧」,他的那個下裙會有牛皮。

讀到這兒會不會有人說:「僧眾怎麼可以受用皮革的東西?」有疑問嗎?記得慬哦瓦大師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在學習律藏的時候,學到:「比丘不可以用皮革物。」他就馬上把坐墊的皮革物拿走了;然後又讀、讀、讀,說:「在偏遠地區寒冷的地方,比丘也可以受用皮革。」他又把那座墊又拿回來了。所以是非常非常嚴格修行的一個人,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是非常嚴格、認真的。

所以由於猛利的出離心常時地鞭策著他的內心,以至於到什麼程度呢?到晚上都根本沒有睡,在沒有間斷地勤修菩提道次第。因此有一個善知識對他說:「欸,放鬆一下、放鬆一下,如此努力勤修的話,你小心身體不行喔,小心對身體有害。」然後慬哦瓦就答道:「雖然就像你說的那樣,可是這都是因為暇滿人身太難得了呀!」所以慬哦瓦在每次修行的時候都會唸誦一遍《入中論》的一個偈頌。這個等一會我把傑貢巴大師的小傳講完了之後,再回頭講這一句。他就說:「若時自在住順處,設此不能自攝持,墮落險處隨他轉,後以何因從彼出。」他就是以這樣暇滿難得的意義來鞭策內心,非常精進地修行。這是慬哦瓦大善知識。

 

出自《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第五講

音檔:25'55"~38'38"